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878章 婚姻并不是都美好(3)

第1878章 婚姻并不是都美好(3)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权赫见季云冉拿起了电话,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他问道,“你要干嘛?”

    “当然是告诉赵太太,她老公出轨了,给她戴绿帽子了。”

    权赫一把夺过了她手机,阻止道,“赵太太就是个母夜叉,你要是告诉了赵太太,老赵会没命的!”

    季云冉冷冷一笑,笑得权赫咯噔一下子,她说道,“有种出轨,难道没种承认吗?

    权赫,把手机还给我!”

    “算了,不用你去联系明德医院的vip病房了,我让老赵自己想办法吧。”

    权赫提醒过赵青森,这事不能让季云冉知道,结果赵青森完全不听,老赵是被季云冉温柔的外表给欺骗了,他是不知道季云冉当年醋劲多大。

    “权赫,有句话说得好:人以群聚,物以类分,你现在的交往的朋友都开始玩小姑娘了?你是不是也要跟着学?”季云冉开始审问权赫。

    “那个小丫头还没有你漂亮呢,我看不上。”权赫立刻表明自己的坚定不移的态度和立场。

    这种原则性的问题,权赫是一点都不敢开玩笑,季云冉就是个醋坛子,而且还是陈年老醋。

    “那要是碰到漂亮的小姑娘呢?你是不是就要学人家老赵,也开始搞外遇,弄个私生子出来?”

    明明比季云冉更高,更壮,权赫的气势完全被季云冉给压住了,硬生生的矮了一头。

    “哪有什么私生子?我都结扎了。要是生出来,肯定不是我的种!”

    “你敢给我弄出私生子来,我就阉了你!”

    权赫感觉到蛋疼!季云冉这可不是开玩笑,季云冉骨子里十分的彪悍,她绝对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权赫,把手机给我!”

    季云冉和赵太太关系不错,她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肯定是要管的,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了,赵太太还不知道。

    季云冉都替赵太太难过,遇人不淑,晚节不保啊。

    “老赵和他老婆早就没有感情了,听说两个人最近要闹离婚呢,你就别馋和了。”

    “离婚?那正好,我告诉赵太太,让赵太太告老赵一个重婚罪。老赵属于婚内过错方,离婚的时候,赵太太还能够多分一点!”

    权赫:……

    ……

    文莱,

    石清岩一到文莱,先去了权家的老宅,拜访了权倾他们。

    季恒和杨晓穗出去玩了,元勋刚刚接手权赫的生意,很多事情需要去熟悉,元勋也不在,权家只有权倾一个人在。

    石清岩找到权倾的时候,权倾正在荷花池边,摘荷花。

    “倾倾……”石清岩走过去,喊道。

    权倾扭头,看到了一身石清岩,石清岩穿的很多,一身黑色的长裤,上面是一个蓝色的衬衣。

    文莱的天气也很热,石清岩穿这么一身,权倾就替他热得慌。

    “姐夫,你怎么来了?”权倾捧着一大束荷花,朝石清岩走了过来。

    石清岩很贴心,给权倾带了她喜欢吃的小糕点,糕点是从殷汌市一家百年老店带过来的。

    “我是来向你赔罪的。”

    石清岩把小点心递给了权倾,充满了歉意的说道,“我知道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太过没有诚意,但是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

    “倾倾,我替我母亲向你道歉,请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有这么一个越来越无法沟通的母亲,石清岩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别人不喜欢张媛媛,可以远离,可以不搭理他,但是他不行。毕竟那个人是他的母亲。

    权倾一手接过了五色的小点心,她笑道,“我早就不生气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谢谢。”

    权倾看到石清岩神情不自在,便体贴的问他什么时候来的,吃饭了没有?

    石清岩也问了她的身体好不好,知道她一切都很好,石清岩着急去看母亲,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权倾看着那盒小点心,叹了一口气。

    她再不喜欢张媛媛,可是对石清岩这种男人,她是讨厌不起来。

    ……

    石清岩从权家出来,又去了文莱的几家店,买了平时母亲喜欢吃的,用的,拎了两大包回了家。

    佣人看到石清岩回来了,一脸的高兴,立刻跑过去告诉张媛媛,石清岩来了。

    石清岩站在院子里,停留了一会儿,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父亲去世之后,石家越发的冷清了。

    母亲也不再宴客,过起了寡居的生活,石家也渐渐的不在有人上门了。

    殷汌市的季家有多热闹,这里就有多么冷清。

    石清岩一直觉得遗憾,若是母亲能够接受季清,他把季清带到石家来生活,她们一家人住在一起,快快乐乐的,那该多好?

    石清岩站了一会儿,走了进去。

    佣人说母亲在房间里,石清岩把给母亲买的东西交给了佣人,来到了母亲的房间。

    母亲的房间里,常年拉着窗帘,房间里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一进来就让人很不舒服。

    更让石清岩不舒服的是,父亲的骨灰盒。

    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不让父亲入土为安,父亲的骨灰盒就摆放在母亲的房间里,这让房间里更多了一丝的阴森和鬼气。

    “妈,我回来了。”

    张媛媛躺在床上没有动,石清岩走了过来,坐在她的床边,他看着母亲,母亲紧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

    “妈妈,你睡了吗?”

    “……”

    “妈妈,今天天气好,我陪你出去走走好不好?”石清岩柔声说道。

    “花园里的花都开了,可漂亮了,我们去采几朵放在你的房间里好不好?”

    张媛媛蓦地睁开了眼睛,眼神冷冷的看着儿子,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妈!”

    “你这个白眼狼,我白生了你,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石清岩除了忤逆母亲娶了季清,其他的都顺从着母亲的意思,他搞不懂母亲为什么会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妈妈,我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梳头好不好?”石清岩说道。

    “季清怎么舍得放你回来?”她言语冰冷,看着石清岩的眼神充满了讥诮。

    “妈,卷卷怀孕了,很辛苦,我不放心她,就回来的少了。妈,你要做奶奶了,你高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