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767章 我想离婚

第1767章 我想离婚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政委看着元勋,严肃的说道,“这属于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就算是你爷爷来了,也没用!”

    元勋抿着唇,不说话。

    政委声音降了下来,说道,“元勋,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离婚,第二退伍!你自己想清楚了,回来给我答复吧。”

    元勋敬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

    政委看着元勋的高大的背影,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捧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说道,“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

    元勋从政委的办公室那里出来,朝宿舍走去。

    经过训练场的时候,元勋看到正在操练的士兵。

    士兵正在喊号子操练,声音如洪,气势冲天,他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眼神有些迷茫。

    他从小就在部队里长大,当了几乎半辈子的兵,他不知道自己不当兵了,还能够干什么?

    和权倾离婚?

    若是能够割舍掉对权倾的感情,他早就割舍了,谁愿意那么辛苦的,毫无尊严的追一个女人,一追还追了那么多年。

    他从见到权倾第一眼,就只能看到她了,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了。

    元勋一身军绿色的迷彩服,身姿笔挺的站在那里,面部线条冷硬,略带萧索。

    “权倾,你真的给我惹了一个大麻烦。”他呢喃道。

    他知道权倾父亲的背景不简单,却没想到他居然还贩卖军火,贩卖军火这种违法的事情,他都敢做?

    怪不得权倾能过着如此挥霍无度的生活,原来有一个军火商的父亲。

    元勋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拨打了权倾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了起来。

    听到她接电话了,元勋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权倾继续和自己闹,不搭理自己。

    “我听说你去文莱了?”元勋声音冷漠的问道。

    权倾没有隐瞒他,说道,“是的。”

    “你和那个老男人一起。”

    “是的。”

    元勋看到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点都没有要隐瞒他的意思,冷笑了一声,语气恶劣的说道,

    “权倾,你是连隐瞒我都不屑隐瞒我了,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着急找下家了?你也算是离过婚的女人,那个老男人还要你吗?”

    权倾说道,“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在这么说话,我只能挂电话了。”

    “有种你就挂!”

    啪……权倾真的挂了电话,元勋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挂了电话,一口气憋在那里,差点没有被她给活活气死。

    “权倾,你真是有种!”

    元勋本来想赌气不理睬她的,却越想越觉得气愤难平,他今天要是不把这口气发泄出来,别想好过了。

    元勋气急败坏的又拨打了过去,对方却不再接听了。

    “可恶,居然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元勋和权倾赌气着,一直不停的拨打,势必要让对方接电话,元勋不知道拨打了多少次,权倾揍总算是接了。

    “你到底想干嘛?”权倾态度冷淡的说道。

    “谁让你挂我的电话的?”元勋责问道。

    “我说了,你再嘴巴里不干净,我就挂电话!我和池叔叔的事情,我和你解释过了,你不要在往我们两个人的身上泼脏水……”

    元勋说道,“既然你们两个是清清白白的,为什么要跟着他去文莱?我才几天不理睬你,你就耐不住寂寞的去找男人了。”

    权倾没有吭声,却也没有接他的话。

    “你和他去文莱做什么?权倾,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你要是敢和池重乱来,我就告你重婚,让你去坐牢!”

    权倾赌气道,“好,我今天晚上就去爬池叔叔的床,你去告我吧,我明天给你照片、发视频当证据。”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在你的心里,我不就是一个不要脸,水性杨花的女人吗?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听,那我就不辜负你的期盼,去做一个不要脸,水性杨花的女人!

    元勋,你满意了吧?”权倾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口气,元勋心里又痛又酸,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

    “你还有事吗?没有我挂电话了!”权倾语气冷漠的回答道。

    元勋没有说话,权倾继续说道,“元勋,我不怕你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想去告我重婚就去告我重婚,你想离婚,我们就离婚,什么都随你,这总行了吧?”

    这不是元勋想要的结果,他怎么舍得和她离婚。

    “我还有事,再见……”

    “倾倾!”元勋慌乱的喊了她一声,“你不要挂!”元勋心里生出了一种感觉,他的权倾要飞走的感觉。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过了半响,权倾先开口了,“我陪池叔叔来文莱是给池叔叔当翻译,顺便来文莱散散心。我爷爷奶奶的忌日也到了,我正好过来拜祭他们。

    我和池叔叔真的没有什么,池叔叔把我当成女儿一般看待,我也很敬重他,请你以后不要再说那种话了,我听了很难过。”

    元勋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把内心里不安告诉她,“我就是吃他的醋。”

    “我都嫁给你了,你还吃什么醋?”

    “可是你喜欢过他。”元勋在心里计较着,非常计较权倾曾经喜欢过池重的事情。

    “你以前喜欢过谁,我不也没有计较过。”

    元勋接话道,“我只喜欢过你。”

    烈日下,士兵光着膀子,正在进行格斗术的训练,元勋看着他们,问道,“你什么时候回青川?”

    “暂时不想回去。”

    “因为我?”

    权倾说道,“池叔叔说我们两个人总是吵架,是因为不爱彼此,我想了想,觉得池叔叔说的很对。

    我姐姐和姐夫,我姐姐性格强势,我姐夫因为爱我姐姐,一直包容我姐姐,所以他们两个一直过得很好。

    我爸爸和妈妈因为深爱着彼此,是互相迁就,元勋,我们也许并没有那么爱彼此……”

    “胡说八道,我还不够爱你?为了你,我付出了多少?”他没告诉权倾,他可能连要放弃在部队里打拼的一切了。

    “元勋,我和你在一起很累。”

    “所以呢……”

    “我想离婚!”

    元勋的心被人捅了一刀子,政委让给他做决定,是离婚还是退伍,他一直犹豫不决,权倾却帮他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