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703章 不会怜香惜玉

第1703章 不会怜香惜玉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嗯。”权赫回答道。

    那种时刻处在危险之中的环境,他必须随时保持警惕,一旦放松了,小命可能就丢了。

    元勋看着权倾手中的枪,觉得她手里拿着一把枪,特别的不和谐,这种杀伤力武器不应该出现在权倾的手上。

    “女人不要拿枪!”元勋把枪从权倾的手中夺了过来。

    权倾不以为意,说道,“我有学过射击,我枪法不错。”

    元勋挑了挑眉看着她,说道,“两年不见,你倒是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

    “在军校里,总是学了点东西的。”

    权倾当初不愿意来青川大学上学,但是来了之后,确实学了不少东西,性情也比以前坚强多了。

    果然,人只有离开了家,离开了父母的呵护,才能够学会成长。

    元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她的脸庞,滑滑的,不像那些外国女人,皮肤粗糙,毛孔粗大。

    权倾以为他还想要,身子哆嗦了一下子,反抗道,“不要,我还疼。”

    元勋知道她身子弱,也不敢要的太狠了,毕竟是自己将来要娶回家,给自己当媳妇的,可不是外面那些小姐,可以随意糟蹋。

    “你倒是比两年前乖了不少……”

    两年前,这个女人是整天让他心里不痛快,他总是被她气的情绪失控,现在虽然眉眼里还是不喜,倒是没有激烈的反抗。

    元勋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和这个女人慢慢的磨,磨到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

    “我喜欢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元勋说道。

    权倾心中一片黯然,她能怎么样?喜欢他又如何,不喜欢她,他能放过她吗?

    “我今天还有课,我先回学校了。”权倾轻声说道。

    元勋皱眉,问道,“刚才不是说疼吗?现在不疼了?还能去上课了?”

    “我们不能逃课的。”

    军校里,是军事化管理,一向严格,不像普通的高校,学生很自由,想做什么做什么,想不上课就不去上课,她们是不行的。

    “昨天都夜不归宿了,你还有什么不管的。”

    权倾恼道,“那还不是都怪你,我说要回去,你非不让我回去!”

    元勋一把将她搂进怀中,在她的雪峰上抓了一把,权倾气的打他的手,元勋下流的说道,“你也要体谅体谅我,我都两年没有见过你了。”

    说着,又要动手,权倾不乐意。

    元勋笑道,“你说你,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多没意思?做那事的时候让你叫一声都跟要了你命似的……啧啧,你老实说,我昨天让你爽不爽……”

    这话越发的不要脸了,权倾一张脸通红,感觉像是烈火烤着她,又听元勋无耻的继续说道,

    “我觉得你是爽到了,最后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这会子还疼呢。”

    权倾实在是受不了他这副不要脸的样子,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要脸!”

    元勋吻着她脖子上的嫩肉,说道,“这怎么不要脸了?那下回我们办事的时候,你不下流一把让我瞧瞧。比如背个马列主义……你背我肯定认真听,我就爱听那会子你发出的声音来,浪死了……”

    权倾从来都不是元勋的对手,听到这话是又羞又气,她深吸了一口气,索性不再搭理他,翻身就要下床,元勋好不容易见到人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她走。

    他一把搂住了她,搂了一个香玉满怀,“别走,再让我干一次!”元勋被她撩的难受,实在是憋不住。

    权倾恼恨的说道,“不要,我累了。”

    这不耐烦的小模样儿透着十足的慵态妩媚,权倾越发的喜爱,抱着她躺回了床上,手摸到了她的雪峰上,“你累,就躺着不要动,我反正是不累!”

    权倾一惊,元勋已经又压了下来,权倾忙求饶道,“真的不行了,我疼的厉害,我待会还要去上课呢。”

    上课?今天,元勋根本不会让她下床。

    元勋冷冷一笑,说道,“好倾倾,你算算,我们多久没有做过了……”

    元勋缠着权倾又缠绵了一次,虽然还是没有尽兴,看着权倾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好放过了她,想着晚上在来几次,总要把这两年的都补回来。

    ……

    权倾在酒店的大床上昏睡了一整天,元勋晚上有应酬,这才放她回来了,否自权倾晚上还要被元勋折腾。

    权倾被元勋折腾的浑身都疼,他就像是蛮牛似的,横冲直撞,权倾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散架了。

    权倾觉得这个男人根本不喜欢自己,不过是看她长得漂亮,发泄心中的欲念而已。

    真正的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每一下,都是疼痛,权倾连呼吸都是痛的。

    权倾好不容易过了两年的安生日子,她还以为元勋早就把她丢到脑后了没想到……

    光线昏暗的安全通道里,权倾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因为周围没有人,权倾的情绪便宣泄了出来,哭出了声音来。

    “倾倾?”张晓珊喊了一声,声音不大确定。

    权倾立刻不哭了,“是我。”一出声,声音带着哽咽,和嘶哑。

    张晓珊走进来,看到站在阴影里的权倾,说道,“你吓死我了,我刚才在外面听到哭泣声,我还以为是个女鬼呢。”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你怎么了?”张晓珊走了过来,听到权倾双肩一抽一抽的,因为太难过了,还在哽咽着,她问道,“你怎么哭了?他欺负你了?”

    “我就是特别……想哭。”

    张晓珊握住了权倾的手,发现她的手有些凉,拉着她回了寝室,回到寝室,她才发现权倾的狼狈。

    权倾一双眼睛都哭肿了,身上的衣服更是皱巴巴的,露出的脖子里,好几处吻痕,一看就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欺负你了?”

    权倾摇头,泪水总算是止住了,眼睛却刺痛着。

    “你去洗个澡吧。”

    “我洗过了。”权倾看向她的脖子,她的脖子上有一条细痕,是元勋用刀子割的,权倾问道,“你的脖子没事吧?”

    张晓珊叹气道,“哎,多亏你舍命相救,否自我估计小命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