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690章 孙子,加油

第1690章 孙子,加油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这些都是我给你买的书,回去好好看看,这些书对你有用。”元将军皱着眉头说道。

    元勋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给我买书?我不爱看书。”

    元将军看着孙子,一脸的嫌弃,“我还不是为了你!倾倾只是同意交往试试,可没有说一定要做你女朋友。

    我厚着老脸,帮了你一把,你自己也要争气。

    否则交往了一场,人家最后还是不喜欢你,你还得被甩。”

    元勋皱起了眉头,不喜爷爷的话。

    “听到了吗?别倔!我都是为了你好,回去好好看看。”

    元将军给孙子买了一堆追女孩子方面的书,还连女性身体探秘,女性心理方面的书都买了,为了元勋,元将军真是操碎了心。

    元将军说道,“我还帮你请了一个泡妞高手,过几天,你好好向他请教请教。孙子来,你要加油啊。”

    《泡妞宝典》、《指男针》、《怎么样征服美丽少女》……元勋被这些书雷得里焦外内,写这些书的人,真的是泡妞高手?

    元勋嫌弃的说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能够让你抱得美人归的书!你别瞧不上这些书,这些都是畅销书,说明很管用。

    你别听部队里那群大老粗的,他们那些人,成年累月见不到一个女人,懂得什么泡妞方法。他们净瞎吹。

    你以后就照着上面的学,抓住了倾倾的心,人才不会跑了。否则我告诉你,我也帮不了你。”

    “……”

    元将军看着孙子,说道,“还有一句话,权倾是个好女孩,我豁出去老脸,为你求了一个机会,你自己要努力,但是以后你们两个要是真的在一起了,你可不能学那陈世美,始乱终弃,知道吗?

    你要是敢干出这种事事情来,我第一个不饶你!”

    元勋皱眉,不服气的说道,“我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吗?”

    “这可不好说,男人吗,有几个不花的。”

    元勋说道,“那是你,不是我。”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花了,你奶奶都死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我还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元勋说话能把老爷子给活活气死,“三十年了,多寂寞啊,那我给你找个老伴吧。”

    元将军吹胡子瞪眼,拿起书就朝元勋脑袋上砸去,这一次元勋没有躲,让爷爷砸了一下。

    “臭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有这么上赶着给自己个后奶奶的吗?”

    “我不是看你人老,心骚,闲不住吗?”

    元将军彻底的火了,拿起桌子上烟灰缸就要砸元勋,元勋可不想被脑袋上砸一个窟窿,这一次没让元将军得逞。

    “混小子,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有你这么说你爷爷的吗?你这是要活活气死我。”

    元勋抱起了桌子上的纸箱子,说道,“谁让你说我花心。”

    “我是提醒你!我今天豁出老脸去了,给你求来的。人家那么好的小姑娘,你别辜负人家。”

    他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辜负她呢?老头瞎操心。

    “听到了吗?”元将军看到孙子那不争气的样子,直接发脾气了。

    “老头,谢谢你!”元勋真心的道谢道。

    他没想到老爷子能这么帮自己,他和权倾如今陷入了僵局,他也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

    “喊爷爷!”

    “爷爷!”元勋真的喊了,认真的喊了。

    老爷子楞了一下子,看着孙子高大的背影,眼眶有些湿润。他还记得他小的时候那么小,刚到他的大腿高,现在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要是儿子和儿媳还活着,不知道该多高兴。

    “臭小子!”元将军骂了一句,却笑了。

    ……

    元勋和元将军住在一个酒店,而且是相邻的两个房间。元勋从元将军的房间里出来,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抱着装满了书的纸箱子,一回到房间,元勋就反锁上了门。

    他把大纸箱子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从中挑了一本《泡妞宝典》。

    他的一双大长腿放在桌子上,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元勋认真的钻研了起来,希望能够从中学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他虽然在元将军面前表现的很不屑一顾,但是他现在确实需要这些东西。

    他要努力学习,然后虏获权倾的心。

    元勋不爱念书,这些追女人的书,倒是看进去了。他翻书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翻完了一本书。

    钟表滴滴答答的走着,很快外面的天亮了,而元勋也讲这些书快速的翻完了。

    他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自言自语道,“真的要这么做吗?”

    ……

    季家,

    季清上了班,才知道妹妹病了。季清提前下了班,回来的时候,经过一家糕点店,还给妹妹带了她爱吃的小点心。

    “怎么好好的,病了?”季清看着妹妹那柔弱的样子,直皱眉头。

    权倾体制不好,小的时候经常三天两头的生病,大了倒是好些了,没想到又病了。

    “可能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权倾说道。

    “不用学习太好,能考上大学就行。咱们家的家庭条件,不需要你太努力。”

    “我知道了,姐。”

    季清摸了摸她的额头,烧倒是退了,她说道,“爸妈走的时候,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结果爸妈刚走,你就病了。爸妈要是知道了,又该怪我了。”

    权倾笑道,“我病了,不关姐姐的事情。”

    “……”

    “对了,姑姑的病怎么样了?”权倾问道。

    季清说道,“有些麻烦。”

    “病情没有好转?”

    季清看着妹妹,说道,“具体什么情况,爸妈也没有告诉我。我给阿留打电话了,说是心绪郁结,导致的病症。”

    “姑父不是对姑姑很好吗?姑姑为什么心绪郁结?”

    “一开始可不好。”在季请的眼里,妹妹就是孩子,所以季清没有把那些丑陋的事情告诉她。

    季清看着善良单纯的妹妹,总担心她会吃亏,便以过来人的身份劝着,“你以后找老公,一定要找个无父无母的,以后就不用担心婆媳关系了。”

    “姐夫的妈妈还对你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