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583章 自杀

第1583章 自杀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季清在整治刘美佳之前,先出手对付了那个小男生,就是刘美佳的帮凶。

    当初在楼梯口撞了她一下,趁着她不注意,把作弊用具塞到她口袋里的男生。

    当初,若不是这个助纣为虐的小男生,季清不会被逼去德国留学。

    季清的方法很简单,她也没用什么心思,只是把刘美佳和小男生曾经用过的招数又用了一遍,让他被认定为高考作弊。

    小男生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季清不过花了两千块钱,季清就轻易的毁了他这么多年的寒窗苦读。但小男生毁掉她的成本更低,也许只是刘美佳的一句话。

    刘美佳让小男生栽赃陷害自己之后,小男生试图利用这个把柄让刘美佳当他女朋友,纠缠了几次之后,刘美佳动用了她父亲的权势,砸了小男生母亲的包子铺,那个小男生知道惹不起刘美佳,也就不敢在继续纠缠她了。

    刘美佳就这么利用完了小男生,然后一脚把小男生给踢开了,那个小男生还屁都不敢放一个。

    季清对这个男生是一点同情和怜悯都没有,只想说他活该!

    ……

    小男生被学校开除之后,还被禁止三年之内参加高考,小男生的求学之路被彻底的斩断了。

    于是,某个凌晨时分,在所有的学生都陷入梦乡之后,小男生从学校最高的一座楼——实验楼上跳楼自杀。

    他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已经僵硬了。

    季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摆弄母亲的首饰,然后就沉默了。

    季云冉让薛芷安下去,看到女儿沉默的样子,宽慰道,“你不用为那个男生的自杀感到内疚,若是当初你也想不开,自杀而亡,那个男生也不会为你内疚。”

    季清说道,“妈,我没有为他内疚,我只是不明白,他怎么就这么轻易选择自杀,毕竟活着才有希望不是吗?死了,不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还记得,他还有一个母亲。

    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那个可怜的母亲考虑考虑。”

    季清和季云冉感情很好,将心比心,季清不同情自杀的小男生,却同情那个可怜的母亲。

    季云冉不以为意,说道,“这个世界上,内心强大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很怯懦,遇到一点挫折,就撑不住了。

    季清,你要勇敢点,坚强些。”

    “妈,我会很勇敢,很坚强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季清都不会自杀,她知道自己若是死了,最伤心的就是爸爸妈妈。

    她就算有一天绝望了,不想为自己活了,也要为父母活着。

    “我一直教导你,做人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给被人留一条活路,就是给自己留一条活路,但是……”季清话锋一转,说道,“你若是不想给别人留后路,记得一定要狠下心肠,斩草除根!”

    “嗯,我不会心慈手软的。”下一个就是刘美佳了。

    季清拿起母亲的一条祖母绿的镯子套在自己的手腕上,她皮肤白,这水头足的玉镯子戴在她的手腕上,特别的漂亮。

    “妈,这个镯子送给我吧。”季清又来讨要东西了。

    季云冉拒绝了,“不行,这是你妹妹的。”

    季清不高兴了,“妈,你偏心眼,凭什么给倾倾不给我?”

    季云冉说道,“这是你外婆送给我的,当初一共是两副,你外婆送给我一副,送给你小姨一副。你七岁那一年,已经把你的那一个要走了,你手上这个是倾倾的。”

    “……”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妈妈不想偏心,所以不能给你。你选个其他的吧。”

    当年季云溪住在季家,谢韵漪偏心季云溪,季云冉受够了这种苦,所以两个女儿,她尽量一碗水端平,好在小女儿很是乖巧,不争不抢的。

    季清问道,“那我怎么不记得我的首饰盒里有这么一个玉镯子?”

    季云冉说道,“因为你当年摔碎了。”

    “什么?”季清看着这个价值不菲的玉镯子,心肝脾肺肾疼,她怎么就这么败家。

    “摔碎了,没有了。”季云冉说道。

    季清想要哭,“妈妈,你怎么不揍死我?”

    “我倒是想来,可是你爸爸拦着不让。”季云冉笑道。

    季清恋恋不舍的把玉镯子放了回去,只是太喜欢了,越看越想要,季清决定待会回去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挑一件出来和权倾换过来这个玉镯子。

    她怎么就把这么漂亮的玉镯子给摔碎了,这可得值多少钱啊。

    季云冉见不得女儿受委屈,说道,“首饰盒里还有好多呢,你在从首饰盒里挑一件。”

    季清说道,“不是最好的,不想要。”

    季云冉问道,“那石清岩也不是最好的,你怎么就要了?”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季清想了想说道,“就是不一样!”

    ……

    比起锋芒毕露的季清,权倾性子恬淡,待人亲和,与世无争,没有人不喜欢权倾的。

    季清看上了那个玉镯子,和权倾说了一句,权倾就问母亲要了过来,送给了季清。

    季清不喜欢占旁人便宜,用等价值的祖母绿的项链换,权倾说什么都不要。

    “你是我姐姐,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你喜欢给你就是了,这条项链,我不要。”权倾推辞着。

    “妹妹,我的东西是我的,你的东西是你的,我比你有钱多了,你可别占我便宜。”

    权倾眨了眨眼睛,说道,“你的东西是你的,我的东西是你的,行了吧。”

    妹妹这么大公无私,季清这个当姐姐的更是干不出来坑妹妹的事情来,坚持要给权倾交换,否则就不要了,虽然她很想要。

    权倾看你看季清保险箱里的那些宝贝,从中挑了一块平淡无奇的玉佩。

    玉佩很普通,至少比起季清那一堆宝贝来,太普通了,可是权倾却一眼就喜欢上了。

    “这个玉佩,我很喜欢,把这个送给我吧。”权倾把玩着手中的玉佩,说道。

    “倾倾,你换一个吧,这个玉佩,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这块玉佩是我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丢在保险箱里,也没有管过,这个玉佩不值钱的。你要是拿玉镯子换,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