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432章 被打昏了

第1432章 被打昏了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陈乐斌接到权赫的电话,顾不上在文莱那边的生意,就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他守护了那么多年的胜利果实,马上就要摘取了,怎么能够让别人给抢了去。

    陈乐斌一下飞机,就直接去了小雪的学校。

    当初小雪入学,他还专门过来踩过点,刷了刷自己的存在感,让别人知道小雪有男朋友了,那些对小雪心怀不轨的,都滚到一边去。

    女生宿舍,陈乐斌自然是进不去的。

    陈乐斌在宿舍楼下,等着小雪。

    小雪的手机不通,也没有回家,那就一定在学校。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陈乐斌终于见到了一个熟人,他上前拦住了小雪的一个舍友,还没有等陈乐斌开口询问小雪是不是在宿舍里,舍友的话,让陈乐斌差点暴走。

    “咦,你不是小雪的叔叔吗?”

    “叔叔?”陈乐斌嘴角抽了抽,他搞不懂,他明明应该是小雪的男朋友,怎么就变成了叔叔。

    小雪的另一个舍友热情的说道,“陈叔叔,小雪去约会,恐怕今天晚上回不来了。你要是等小雪的话,就别等了。”

    “约会?和谁约会?”

    “你不知道吗?她姐姐给她介绍的男朋友。小雪说,人挺好的,她可能大学就结婚,生孩子了。”

    小雪的姐姐不就是季云冉,陈乐斌就没有见过这么给自己添堵的“姐姐”。

    “你知道小雪去哪里约会去了吗?”

    “两个人去了福利院了。”

    “哪一个福利院?”

    “爱之家福利院。小雪是那里的志愿者,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趟。”

    陈乐斌连告辞的话都没有说,出了校门口,打车去了爱之家福利院。

    出租车司机喜欢和客人聊天,本来还想和陈乐斌聊几句的,结果看到陈乐斌那张阴沉的脸,打消了念头,这男人一副要杀人的表情,司机只想赶紧把这尊瘟神送走。

    这事老婆出轨了,被戴绿帽子了吗?

    出租车还真是猜对了,陈乐斌现在还真的被人戴绿帽子了。

    ……

    爱之家福利院,

    小雪能歌善舞,一段新疆舞,赢得了满堂彩,吴兴洲坐在一群小孩子中间,跟着鼓掌。

    “跳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小雪腼腆的说道。

    吴兴洲带头说道,“姐姐跳的好不好?”

    “好!”

    陈乐斌看着宛如明月一般在星空熠熠生辉的小雪,心头只往外冒火,他守护了这么多年,要是被那个男人给抢走了,他直接吞弹自杀,也不用活了。

    这个世界上就找不到像他这么窝囊的男人了。

    “姐姐再跳一个。”孩子们起哄着。

    吴兴洲也跟着起哄,“……跳一个,跳一个!”

    小雪抬眸,目光不经意的往陈乐斌的方向一瞥,看到陈乐斌,表情大惊。

    “你怎么在这里?”

    瞧瞧,这口气多么不希望见到自己,陈乐斌磨着后牙槽,恨不得上去狠狠吻住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这些可恶的话来。

    心里这么想着,陈乐斌的身体随着心动了起来,陈乐斌上前,在众人的瞩目下,真的吻住了小雪的嘴。

    他不是第一次亲她,她的味道让他着迷,小雪震惊的张大了口,陈乐斌的舌头瞬时钻了进去。

    正当他要好好品尝那让她销魂的味道,后脑勺一痛,有人砸了他,陈乐斌放开了小雪,转身,就看到了自己的情敌——吴兴洲!

    “是你?”

    “你是谁?怎么可以耍流氓!”

    “他是我的女人!”

    吴兴洲看向了小雪,用眼神询问小雪,他们两个的关系,陈乐斌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对着吴兴洲直接动手。

    周围都是小朋友,陈乐斌这么一动手,把好几个小朋友给吓哭了,场面一时混乱了起来。

    “小朋友,到姐姐这里来。”

    小雪想先孩子带到安全地带,不让发疯的陈乐斌伤了他们,这才开始阻止两个扭打在一起的男人。

    小雪喊道,“陈乐斌,你住手!”

    “挖墙脚,啊?我看你有没有那个命!”

    陈乐斌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文弱书生,他早就练了一身的武功,可以保护小雪,当然也可以打死和他抢女人的男人。

    对付吴兴洲这种毫无武功的人,自然不在话下,没几下,吴兴洲就被陈乐斌给揍的鼻青脸肿。

    “别打了!”

    陈乐斌骑在吴兴洲的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打着吴兴洲,吴兴洲的脸很快就青一块紫一块,鼻子里都冒出血来,小孩子被吓的哇哇大哭,场面一时混乱了起来。

    “陈乐斌,你别打他了。”

    小雪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陈乐斌只想揍死这个该死的男人。

    “混蛋,我说了,别打了!”

    小雪的话音刚落,陈乐斌的脑袋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陈乐斌看向了小雪,就看到她手中拿着一个小板凳,榆木的,杀伤力还不小。

    “你打我?”陈乐斌的声音无限的委屈。

    小雪赶紧扔掉手中的凶器,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打你的,你打吴大哥,要把他打死了。”

    “吴大哥?”叫的可真亲热啊。

    “……”

    “你今天不打死他,我就跟你姓!”

    陈乐斌抡起拳头,打算打死吴兴洲,结果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陈乐斌!”

    ……

    市人民医院,病房。

    陈乐斌头上缠了一圈纱布,表情阴沉可怕,权赫抽着烟,看着陈乐斌。

    “没出息,居然被人打昏过去了。”权赫取笑道。

    “夫人把吴兴洲介绍给小雪,你为什么不阻止?”陈乐斌向权赫发脾气道。

    “你让我怎么阻止?”

    “当然是不能介绍给小雪了。”

    “哦,我怕老婆。”

    陈乐斌:……

    权赫抽完了一根烟,看着陈乐斌,说道,“你没死就好了,那我先走了。”

    “喂,你去哪里?”

    “回家!”

    陈乐斌耍赖道,“我被季云雪给打的残废了,她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她没完。”

    权赫锐利的眸子扫了过来,质问道,“没完?你想怎么着?”

    “六爷,你知道我对小雪的心思,我都等了那么多年,夫人怎么能把吴兴洲介绍给小雪,那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