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第1298章 不准你犯法

第1298章 不准你犯法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罗敏航看着季云冉,季云冉长得更像谢韵漪,性子却完全不同,季云冉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目光中透着坚定和自信。

    “季靖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无憾了。”罗敏航说道。

    “我一直在努力变成让爸爸骄傲的女儿。”

    才说了几句话,就有人过来和罗敏航套近乎,看来这个会长职务竞争的人可不少,而季云冉同样势在必得。

    宴会接近尾声,季云冉和几个相熟的朋友告别,一家人离去。

    权懿和张扬晖走了,季云冉和权赫乘车回家。

    车上,季云冉用面巾纸一点点的擦掉唇上的唇膏,白色的纸巾上是一个唇的形状。

    “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季云冉开口道。

    “你想问什么?”

    “那个白霜霜是怎么回事?”

    “你不相信我?”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会招惹上了白霜霜那种人。”

    权赫说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在走廊上抽烟,那个女人过来勾搭我,约我去开房,我就把胖企鹅介绍过去了。”

    “……”

    “我知道她是谁?我还以为她是妓~女呢……你们中国女人都这么开放吗?”

    好女人是不会和男人随便去开房的,而且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说过几句话,那个女人就勾搭他,权赫对这种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饭局,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说,白霜霜在美国行为特别放荡……

    你离这种女人远一点,别到时候惹祸上身。”季云冉提醒着。

    “嗯。”

    季云冉握住了权赫的手,她的手有些凉,权赫的手却很暖,季云冉能够感觉到他手的热度传到她的胳膊上。

    权赫胳膊一伸,把这个女人搂进了怀中,他亲了亲她的发,问道,“真的想当会长?”

    “想。”

    “那就当吧。”权赫妥协道。

    季云冉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他不希望她出去抛头露面,只不过季云冉和父亲感情深厚,季靖惨死,季云冉作为季靖的女儿,想要帮季靖完成他生前的遗愿。

    以前是实力不够,现在有实力了,季云冉不想放弃。

    “我爸爸没有儿子,被人笑话了一辈子……我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我爸就算生个女儿,没有儿子,也比别人强。”

    “好,权太太,你最厉害了。”

    季云冉靠在他的胸口,说道,“……医药协会的会长一直都是男人,还没有女人当过会长呢。我的希望其实不大,也许最后我想当也当不了呢。”

    权赫自信的说道,“你想当,我自然有办法让你成为会长。”

    季云冉猛地坐起来,头撞到了权赫的下巴,“权赫,我警告你,不准你用非法的手段帮我当上会长!我宁愿不当会长,也不要你去犯法。”

    “疼!”

    “你听到了没有!”

    “我今天和胖企鹅聊了一会儿,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权赫摸索着自己的下巴,早上刚刚刮过胡子,他的下巴很光滑。

    “你别叫他胖企鹅,他叫张大山,张总。”

    “……”

    “张总说什么?”

    “他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

    “你既然想在那个圈子里混,就不要太单纯了。大家都在走歪门邪道,你太正直了,就要被淘汰掉。”

    季云冉没有那么单纯,她当然知道竞选的时候,会有很多暗箱操作。

    “我知道,但是你不准用武力去逼迫别人。……那些竞选者,都是同行,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还要在这个圈子里呆着呢,你把人都给得罪了,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我到时候也很被动。”

    “嗯,我知道了。”

    “你肚子饿不饿?回去,我给你做蟹黄包吃,好不好?”季云冉突然想吃蟹黄包了。

    “很晚了。”

    “早上妈做蟹黄包剩了点馅料,冻在冰箱里,没有那么麻烦,半个小时就做好了。”

    宴会上,两个人都没有吃饭,现在肚子早就饿了。

    “嗯,那多包点吧。”

    “稍微吃点就行了,吃多了,睡觉容易积食。”

    权赫不正经的说道,“那晚上‘运动’会就好了。”

    季云冉掐他腰上的肉,“你在乱说话,我回去,用针把你嘴巴缝上。”

    “权太太,你想什么呢?吃多了,我们去散散步,不行吗?”

    “……”

    “还是……”权赫咬着她的耳朵,暧昧的说道,“你想我干你……”

    权赫的腰上都是肌肉,她掐不到,季云冉就瞅准他最脆弱的部位,下狠手。

    权赫看着季云冉的狠手,疼的咬牙,“痛死了,放手!”

    “还乱说话吧。”

    权赫抓住了她的手腕,不敢用力,怕伤到了她,只能慢慢哄,“不乱说话了,你放手……”

    “……”

    “不是干你,是和你繁衍后代……行,行了吧?”

    这个女人是真的下得了狠手啊,权赫是真的疼,“可恶!”

    他说了这么多求饶的话,这个女人还不放手,权赫把这个女人扑倒在座椅上,决定要好好惩罚她。

    ……

    琉璃瓷器店,

    这家店是张扬晖开的,算是副业,雇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看着。

    因为这家店位于老城区,而且还是巷子的深处,所以生意并不怎么好。

    货架上摆放着一个个造型独特的瓷器,暖黄的灯光下,瓷器泛着温润的光,像是玉器一样。

    权懿爱不释手,“张秘书,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

    张扬晖脱掉了外套,里面是一件灰色的衬衣,他解开衣服袖子,戴上一条黑色的围裙,开始制陶。

    淘泥、摞泥、拉坯……权懿看的津津有味。

    “张秘书,你太厉害了。”

    权懿一脸崇拜的看着张扬晖,真的没想到会遇到一个会制陶的人,而且还能做出这么漂亮的瓷器来。

    权懿很喜欢中国的瓷器,大学的时候,还专门去外面学习了制陶。

    “……你这是做的什么?”

    “顾客要的观音瓷瓶。”

    今天晚上的宴会上,两个人聊着聊着,权懿得知张扬晖开了一家瓷器店,权懿看到张扬晖手机里的那些瓷器照片,心里痒痒的,硬着缠着张扬晖来看他的瓷器店。

    来到了张扬晖的店,看到他亲手制作的一个个漂亮的瓷器作品,权懿觉得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