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1144.第1144章 我也很想她

1144.第1144章 我也很想她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章节内容开始-->    一轮弯月挂在天空,长长的码头延伸到海里,权赫站在尽头,身后拖了一个长长的影子,周身的孤寂和悲伤。

    阿华走到离权赫十米的距离,没敢上前去,权倾看到父亲的背影,哇哇大哭,伸出小手,让权赫抱。

    “倾倾乖……”阿华哄着,却怎么都哄不好权倾,权倾如今特别没有安全感。

    权赫遥远的思绪被权倾的哭声给拉了回来,他转身,看着哭成了泪人的女儿,皱了一下眉头,大步走了过来。

    “倾倾,你怎么了?”

    “刚才好像做恶梦了,醒来就开始哭。”阿华解释道。

    权赫把女儿抱在怀中,轻轻地哄了几下,权倾慢慢不哭了,只是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特别没有安全感。

    “我们家倾倾是不是想妈妈了?”他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问道,声音里透着化不开的悲伤。

    思念像是潮水,汹涌而来,快要将他淹没,季云冉对他很重要,他一直知道。没有了季云冉,他感觉他的世界一片黑暗了,再也没有了彩色。

    “我也很想她。”他低声在女儿耳边说着。

    ……

    权赫带着女儿回到了季家。

    季家孩子多,若是在平时,几个孩子能把季家闹翻天了,今天却特别的安静。

    明菲看到权赫回来了,上来打招呼,“权先生,你回来了……季太太正在等着你呢。说你若是回来了,就让我带你去见她。”

    “孩子还好吧?”

    “卷卷一直不高兴,恒恒经常哭闹……”唯一镇定的就是君安了。

    权倾趴在他的肩膀上正在睡觉,权赫正要抱她下来,把她交给阿华,让阿华带她回房,结果权倾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哭了起来。

    权赫无法,只好抱着她去了谢韵漪住的地方。

    此刻,他也不愿意回到他自己住的地方,那里没有了季云冉,一定是冷冷清清的。

    老太太去世之后,季家重新做了调整。

    季云冉和权赫作为季家的女主人和男主人,搬进了季家的正房,谢韵漪住在西厢房。

    三个孩子如今暂时住在谢韵漪那里。

    权赫到的时候,小雪正在给君安讲故事,声音柔柔的,更像是在催眠,君安的眼皮一张一合的。

    恒恒睡了,卷卷盘腿坐在床上,很沉默。

    “爸爸。”君安眼尖,首先看到了权赫。

    “爸爸,你回来了?妹妹也回来了?”

    卷卷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看了一眼权赫,就往权赫的身后看,却没有看到季云冉,她眼中的神采一点点的变得暗淡。

    “妈妈呢?”卷卷问道。

    君安也问道,“妈妈?”

    权赫无法面他们,他抱着权倾走了进来,谢韵漪看着熟睡的权倾,问道,“倾倾没事了吧?”

    谢毅昌并没有告诉权倾被注射了镇定剂的事情,所以谢韵漪只以为权倾只是被单纯的绑架了。

    她见倾倾没有受伤,安全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有些受到惊吓。”

    “给我抱抱。”

    权赫小心翼翼的把权倾交给了谢韵漪,权倾又醒了,看看爸爸,又看看外婆,又闭上了眼睛。

    “喝奶了吗?”

    “在车上喂过一次。”

    小雪起身,拿了一个毯子给权倾盖上,她轻轻的摸了摸倾倾的头发,一脸的疼惜。

    “妈,你把她放婴儿床上去吧。”

    “她吓到了,我抱她一会儿。”

    权倾睡眠浅,他们说话大声一点,权倾都能够惊醒,也不知道绑架她的那些人,都对她做了什么。

    明菲端来了一碗鸡汤面,放在了权赫的面前,谢韵漪说道,“你应该没有吃晚饭,吃点吧。”

    权赫没有胃口,不过也不好拒绝谢韵漪的好意,低头吃了起来。

    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权赫吃面的声音,权倾醒了,权赫喂她喝了一点面汤,面汤是炖的火候很足的鸡汤,权倾很喜欢喝。

    “倾倾,喜欢喝啊?明天外婆再给你炖一只鸡,好不好?”谢韵漪声音柔柔的说道。

    权倾终于露出了笑容,权赫看着她笑,也跟着够了下唇,还好,只是被吓到了,没有傻。

    四个孩子睡了,谢韵漪这才问起了季云冉的事情。

    “冉冉,还是没有找到?”

    “嗯。”

    “绑匪没有要赎金之类的?”谢韵漪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绑架案。

    “妈,我会把冉冉带回来的。”

    谢韵漪想到听到的那两个女人的谈话,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女儿又长得漂亮,谢韵漪更是担心不已,这两天,她白头发都冒了出来。

    “他们要多少钱,就给他们多少钱,要是不够,我这里还有,实在不够,我去你外公家借一些,人平平安安回来就好。”

    “我知道了。”

    这根本就不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

    权赫又安抚了谢韵漪和小雪几句,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如他所料,房间里冷冷清清的,想到他们去夏令营的那一晚,季云冉还在收拾行李,还问他喜不喜欢她准备的亲子装。

    权赫说:丑死了。

    其实,他很喜欢。

    不是觉得亲子装多么好看,只是觉得和季云冉穿一样的衣服,让他觉得高兴。

    “冉冉……”

    他坐在季云冉的梳妆台前,拿起了一把桃木的梳子,梳子上还有她的几缕长发,他把头发放在手心里,悲从中来。

    “夜枭,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权赫就恨不得杀了他。

    手机突然想了,是一条彩信。

    权赫打开,看到裸露出肩膀的季云冉,夜枭吻在她的面颊上,笑的一脸的得意,来了一张自拍。

    “夜枭!”

    又是一条短信进来了,还是夜枭的。

    ——她是我的女人了!

    权赫冷笑连连,回了他一条短信。

    “你在冉冉的心里,不过是一个强~奸犯而已!而我才是她爱着的男人!”

    “……”

    “夜枭,你得意什么?”

    “……”

    “你不过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冉冉永远都不会爱你!”

    权赫一连发了几条短信,夜枭却没有在回复信息,权赫期盼着夜枭的反击,但是夜枭没有。

    只是发了一张图片,他赤~裸着半个身子,压在季云冉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