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1058.第1058章 惩戒

1058.第1058章 惩戒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毕竟是亲戚,季云冉也不好公开撕破脸。

    年后,东明制药厂的一个分厂将在平南市正式运营,她还需要外公家,对她多多照顾呢。

    “夫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是让阿华偷偷的,阿华听明白了季云冉的意思,点头,去处理不知死活的古清荷了。

    季云冉收起眼神中的狠辣,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表情,走了进去。

    房间里,季云冉看到权赫正和女儿坐在床上,数红包。

    “卷卷,这次收了多少红包。”季云冉问道。

    卷卷看到母亲突然进来,赶紧把红包往自己的面前揽,一副生怕季云冉要抢走的架势。

    看的权赫是哭笑不得,刚才这个丫头还向自己炫耀来着。

    “妈妈,这都是我的。”

    卷卷抱着一堆红包,躲到了权赫的怀中,然后一脸戒备的看着母亲。

    季云冉伸手,也不说话。

    卷卷憋了瘪嘴,向父亲求助。

    权赫心软的说道,“没多少钱,你让她拿着玩吧。”

    “这些红包,少说得几十万,她才多大,你就让她拿着几十万玩,我就没有见过你这种宠孩子的。”季云冉并不赞同。

    权赫笑笑,“她是我和你的第一给孩子,又是女孩子,自然要宠着点。”

    “把她宠坏了,嫁不出去,你自己养一辈子吧。”

    卷卷不服气的说道,“追我的人多着呢,我才不会嫁不出去。”

    “那是他们没有看清楚你的真面目,等到看清楚你的真面目了,就不喜欢你了。”

    “哼,看清楚了我的真面目也喜欢我。”

    权赫帮女儿把红包收好,塞到她的手里,她的手小,拿不了。权赫放到她的小书包里,两父女眨了眨眼睛,当着季云冉的面,就敢“狼狈为奸”。

    季云冉也没有硬抢,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卷卷,很晚了,该睡觉了。”

    “妈妈,我想和爸爸睡。”

    “不要,爸爸是妈妈的,你找你老公睡去。”

    卷卷:……

    ……

    阿华像是一道影子,隐藏在夜色里,悄无声息的跟在古清荷的身后。

    古清荷正在讲电话,在花园里来回的走动着,阿华也不着急,慢慢的等待时机,这个天气这么冷,要是掉到游泳池里去,可就好玩了。

    “……我觉得百惠很聪明啊。她虽然嫁的男人老了一些,可是有钱啊。

    百惠生了孩子,根本就不用自己带,还请了好几个保姆,自己每天只要健身,让自己变得美美的就行了。

    哪像齐琼安,嫁了一个穷光蛋,住在租的房子里,怀孕期间,还需要去挤地铁上班,生了孩子,婆婆不给带,还要自己带孩子。

    女人的青春就那么几年,我宁愿嫁给一个老一点的,有钱的男人,也不愿意嫁给一个穷光蛋。”

    古清荷脑海里浮现出了权赫的样子,脸一红,觉得权赫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完美了。

    年龄不大,长得帅,有钱多金,就是有两个讨厌的孩子。

    不过没有关系,孩子一般都归母亲的,就让季云冉那个老女人去养孩子吧。

    “嗯,碰到一个合适的,现在还没有确定关系,不过很快,他就会被我迷住了……才不是呢,长得超帅。我给你发照片。”

    阿华在一旁看着,眼力极好的阿华看到古清荷把权赫的照片发了出去,气的牙痒痒的。

    他们家六爷是夫人的,怎么就成了古清荷的男人。

    太无耻了!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意淫的女人。

    “……是吧,很帅吧?我没有骗你吧。”

    “……”

    “……以我的魅力,分分钟钟搞定他,你等着给我当伴娘吧。放心了,有钱人只和有钱人玩,到时候,我给你多介绍几个有钱的,让你也嫁入豪门。”

    阿华听不下去了,正打算把这个女人敲昏,丢进泳池里,就看到这个女人朝泳池的方向走去。

    “那你赶紧和你那个穷光蛋男朋友分手啊,你长得那么漂亮,不好好利用自己的美貌太可惜了。

    大不了,过几年就离婚,分一笔钱,找个小鲜肉,哈哈……”古清荷算计着。

    阿华看到古清荷走到了泳池旁,捡起一块石头,照着她的膝盖砸过去,古清荷完全没有防备,膝盖一痛,脚下一个趔趄,掉进了游泳池里。

    噗通一声,古清荷入水的姿势很狼狈。

    “啊……”

    冬日里的游泳池,水冰冷刺骨,古清荷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一身衣服都是吸水的,古清荷一个劲的往下沉,阿华看着她在泳池里沉浮,扑腾……渐渐的,古清荷连呼救声都喊不出来了。

    “真没用,才五六分钟就撑不住了。”阿华嫌弃道。

    季云冉交代只是教训教训古清荷,可没说闹出人命来,阿华正要下水去救人,就看到有人发现了古清荷。

    “来人呢,有人落水了……”

    这一嗓子吆喝,谢家人都被吵醒了,阿华见状,迅速离开。

    “谁落水了?”

    “古清荷。”

    有人经过他们的门口,说了上面的话。

    季云冉和权赫也听到了,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出去看好戏的样子。

    “那个女人怎么蠢成这样子?”权赫问道。

    季云冉笑笑,没有说是自己让阿华干的。两个人的中间,卷卷睡觉的姿势十分的不老实,身子已经斜了过来。

    季云冉给卷卷调整睡觉姿势,卷卷抬起一条腿,就要朝母亲的肚子上砸去,被权赫给制止了。

    季云冉也被这丫头给吓了一跳,“你赶紧把她抱给我妈去,我可不敢和她一块睡。”

    “嗯。”

    权赫用一床被子裹住了女儿,抱着她走出了房间。三楼走廊里,古清荷被人给抬了回来。

    古清荷脸色青紫,泛白眼,模样儿看起来狼狈又凄惨。权赫扫了一眼,就吝啬的收回了目光,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权赫连一个眼神都觉得浪费。

    “清荷,你怎么了?”古清韵疾步走来。

    ……

    第二天,季云冉醒来,听到阿华说起了古清荷的事情。

    古清荷重感冒转肺炎,病情加重,必须住院,这个年估计都要在医院渡过了。

    阿华把古清荷说得那些话讲给季云冉听,季云冉听完,只说了一句,

    “这年头,想要不劳而获,偷别人胜利果实的女人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