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1013.第1013章 不能保释

1013.第1013章 不能保释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我们总有知情权吧?”

    季云冉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被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抓了。

    “到了警察局,自然就知道了。”

    两个人手上都被拷了手铐,冰冷冷的手铐贴着皮肤,很不舒服。

    警察局不远,开了十来分钟就到了。

    下了车,进了警察局,季云冉和权赫被分开关押,他们都知道反抗也没用,听从警察的安排。

    在季云冉的强烈要求下,季云冉给白杨诗韵打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诗韵,你看你认识刑事案子的好律师吗?赶紧帮我找一个,我和权赫被抓了。”

    “知道是谁死了吗?”

    “他们没有说。”

    白杨诗韵叮嘱道,“记住,警察问你什么,你一律回答不知道,等律师到场了再说。”

    “嗯。我倒还好,我现在就担心权赫。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把枪。”

    在文莱,男人出门带一把手枪和戴一块手表一样平常,可是中国不一样,枪支是严格管制的。

    “我去了再说。”

    “诗韵,我有些害怕。”

    “冷静点!事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白杨诗韵安慰着。

    “这么晚了,谁的电话?”穿着睡衣的秦悯阳从白杨诗韵的身后抱住了她,生意还带着困意。

    “冉冉出事了。”白杨诗韵一脸严肃的说道。

    秦悯阳看了一眼白杨诗韵的表情,知道事情一定不小,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她和权赫被指控杀人!”

    “怎么会?”

    “我现在要去一趟河滨市,小轩留给你照顾。”

    现在外面下雪呢,秦悯阳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去,“外面下雪呢,根本没有办法开车。不行,你不能去,明天早上雪停了,我陪你去。”

    “我现在必须赶到!”

    他们都是律师,知道时间的宝贵性,耽搁一秒,证据可能灭失,他们失去胜诉的可能。

    “我陪你去!”

    秦悯阳给秘书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了起来,“哪个混蛋,半夜三更打电话,我诅咒你全家。”

    “百合,我是秦悯阳,我现在有急事要出门,你现在马上到我家里,帮我照顾我儿子。”

    “秦律师,现在外面下雪呢,现在是凌晨啊……”有这么剥削员工的老板吗?

    “给你三倍的日工资。”秦悯阳许诺出了优厚的条件。

    “……”

    “休假一周。”

    “成交。”百合也不困了,牺牲一个晚上的睡眠换来一周的假期,值了。

    “你快点过来,我们马上要出发!”

    “是。”

    两人迅速的洗漱,换衣服,秦悯阳还给河滨市的一个同学打了电话,问了河滨市有没有杀人案发生。因为时间太短,消息还没有扩散开来,所以他们也不知道。

    秦悯阳深色西服,白杨诗韵同样是一身深色的职业装,百合穿着一身休闲装进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还以为进了律师事务所。

    “老板好,老板娘好。”

    秦悯阳和白杨诗韵结婚之后,两人合伙成立了一个事务所。目前规模很小,只有他们两个,百合一个秘书兼助理。

    因为白杨诗韵的前夫卷款和情人跑了,给白杨诗韵留下了一堆的债务,秦悯阳为了表示他的诚意,把自己名下将近一千万的财产全部转到了白杨诗韵的账户。

    律师事务的法人则是自己,若是将来有了债务,也和白杨诗韵没有多少关系。

    白杨诗韵看着百合说道,“百合,我儿子就拜托你了。”

    “老板娘,你放心吧。我保证把小轩养的白白胖胖的。”百合认真的说道。

    “你以为你养猪呢,还白白胖胖的。”秦悯阳奚落道。

    “呵呵……”

    秦悯阳交代好了家里的事情,和白杨诗韵出门了。好在雪不下了,只是气温低,路面结了冰,秦悯阳开的特别小心。

    ……

    他们是在第二天八点到达的河滨市。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开了将近七个小时才到。

    两人一人灌了一大杯咖啡,直奔警察局。

    白杨诗韵去找了季云冉,秦悯阳去找了权赫。

    白杨诗韵坐在季云冉的身边,替季云冉问话道,“您好,我是季云冉的律师,我当事人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什么吗?”

    “一个叫彭晓米的人被杀了。”

    “彭晓米?”季云冉张着口,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她还和她说话来着。

    “是!有人看到你们争吵,后来她就死了。所以,我们怀疑有可能因为这个,你们杀害了她。”

    白杨诗韵说道,“就因为死者和我的当事人发生了口角,你们就认定是我的当事人杀了死者?

    你知道中国每天多少人会发生争吵吗?如果一争吵就杀人,中国人早就灭绝了。”

    “当然还有别的证据。”

    “什么证据?”白杨诗韵紧张的问道。

    “我们在犯罪现场发现了一把匕首,上面有权赫的指纹。”

    “上面有我当事人的指纹吗?”白杨诗韵继续问道。

    “没有。”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抓我的当事人?我的当事人没有嫌疑。”

    “他们是夫妻,我们怀疑她包庇罪犯,畏罪潜逃。”

    白杨诗韵气势逼人,“那请你先给权赫定罪,再来给我的当事人定罪吧。我要保释我的当事人。”

    季云冉符合保释条件,很容易就保释了。

    警察局门口,季云冉只看到了走出来的秦悯阳,却并没有看到权赫。

    “权赫呢?”季云冉问道。

    “警方认为权赫属于高危人群,不同意保释。”秦悯阳说道。

    季云冉说道,“那就尽快找出证据来,救他出来吧。”

    白杨诗韵看着季云冉,安慰道,“你别担心,我们会帮你和权赫的。”

    “嗯。”

    ……

    彭晓米死了,被人割破了颈部大动脉,失血而死,身体旁边有一把匕首,上面有权赫的指纹。

    漏洞百出,他们是在说权赫没脑子吗?

    杀了人,还把带有自己指纹的匕首放在死者的身边。

    季云冉和白杨诗韵积极的找证据,洗脱权赫的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