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1001.第1001章 卷卷打人事件

1001.第1001章 卷卷打人事件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季云冉知道权赫说的话是事实。

    在商场上混了那么久,有钱就变坏的男人太多了。

    若是感情没有了,散了也就散了,无可厚非。

    但是,很多有钱人在外面养情妇,根本就不是因为爱情,只是贪恋美色罢了。

    “怎么不说话了?”

    权赫知道季云冉这个人好面子,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过火了,改口道,“好吧,你们中国的男人都是好男人,行了吧?”

    季云冉愤恨的说道,“中国有很多好男人,坏男人也不少。我最痛恨的是那种和发妻一起创业,发达之后,抛弃糟糠妻,娶了美艳小三的男人。

    他们简直是一点道义不讲,坏透了。”

    “你不是经常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吗?为了那种男人生什么气,又不是你老公抛弃你,和美艳小三跑了。”

    季云冉看着权赫,眼神变得不对劲起来,“权赫,你若是有一天敢背着我乱搞,我就给你下点药,给你化学阉割了。”

    “好啊,下重点,别手软。”

    季云冉笑了,“我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

    “……”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到底穿什么衣服去?”话题扯远了,权赫的衣服还没有选出来呢。

    权赫烦恼的说道,“我觉得这身衣服不够正式,可是穿西装,有太正式了一些,会显得我不够矜持。”

    季云冉看了那一堆的衣服,说道,“简单点就好,你已经够帅了,如果过多的修饰自己就是‘画蛇添足了’。”

    伟岸健美的身躯,一身简洁到极致的条纹衬衣搭合身西裤、雕花正装皮鞋,亮色皮带,季云冉手中拿了一个复古的墨镜,权赫弯下腰,季云冉给他戴上。

    “画蛇添足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人本来打算画一条蛇,却多事的给蛇画上了四条腿。”

    “……”

    “六爷好帅,都把我迷住了。”

    权赫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问道,“这一身,是不是有点娘?”

    “我喜欢!”季云冉的双手扶着权赫的胸口,踮起脚尖吻了他,权赫拖着她的腰,把她抱起来,让她吻的舒服一些。

    “哎呀,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卷卷闯进来,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一幕。

    卷卷的手捂住了眼睛,却又从手指缝里,看父母接吻,偷窥的好明显。

    “放学了?”

    “嗯。”卷卷站在那里,背着手,用脚搓着地毯,那样子一看就是有事。

    “你一放学就来找我们,有事?”

    “妈妈,我们老师让你们两个明天去学校一趟。”卷卷小声的说道。

    季云冉第一直觉是卷卷闯祸了,“为什么?”

    “我打人了。”

    季云冉的脸色当场阴沉了下来,声色俱厉的说道,“打人?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怎么可以打人?”

    “是他们不对。”

    “他们?你打了,还不止一个?”

    季云冉失望的看着女儿,没想到她老实了一段时间,又开始闯祸了。

    权赫走过来,蹲下来,看着卷卷问道,“你为什么打人?”

    “因为他们是坏人。”

    “他们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动手打人?”

    “他们欺负张中伟。”

    季云冉生气的说道,“那你也不应该打人!不管什么原因,打人都是不对的。你是女孩子,更不应该动不动就和别人动手,像什么话?”

    卷卷仰起头,一脸的桀骜不驯,“他们欺负人,我就打他们!”

    “季清!”

    阿华站在门口,对季云冉说道,“六爷,夫人,外面有一对对父子要见你们。”

    季云冉看着女儿,问道,“你看,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我看你怎么收场?”

    “我没错!”卷卷固执的说道。

    季云冉扭了一下卷卷的耳朵,卷卷推了季云冉一下,季云冉呵斥道,“季清,你敢和我动手!”

    “我没错!”卷卷冲着季云冉大喊了一声,跑了出去。

    季云冉追了一步,又停住了脚步,她冲着权赫发脾气,“都是你的错,你看看你现在把她惯的无法无天的,现在都敢和我顶嘴了。”

    “她说她没有错,你为什么不问问清楚?”权赫说道。

    “打人总是不对的!”

    “对待恶人,拳头最管用。”

    权赫相信自己的女儿,不是那种坏人,心中有是非,她既然动手打了人,肯定是对方不对。

    “怪不得她动手打人,你就是这么教育她的?”

    “……”

    “权赫,这里是中国,不是文莱!你能不能不要用你们文莱那一套来教育我女儿?!”

    一碰到孩子的问题,季云冉就特别的不冷静,她想要把孩子教育好,心情太过迫切,就有些急躁。

    权赫说道,“我去看看卷卷,你去见见那个孩子,问问是怎么回事。”

    权赫说完,没有看季云冉,就大步走了出去。

    “你看看他们父女两个,一个个的,还有理了?”季云冉被气的不行。

    阿华低着头,不吭声,这种话,她可不敢乱接,说了绝对要得罪人。

    ……

    会客厅,

    小石头陪着一对父子坐在那里等着,小石头举止落落大方,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反倒是那两个人一直低着头,屁股挨着椅子坐着,一脸的拘束。

    季云冉在阿华的陪伴下,走了进去。看到上门来讨说法的父子,楞了一下。

    男孩子的父亲一看就是中国底层苦力的形象,手指骨节粗大,手指甲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男孩子的形象差不多。

    两个人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长久不洗澡的臭味。

    季云冉心里很不是滋味。

    卷卷打的若是一个骄纵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季云冉还不至于这么生气,可是卷卷欺负的是这么一个畏畏缩缩的孩子。

    季云冉一进去,父子俩同时都站了起来,还没有等季云冉说好,父亲就开始揍男孩子。

    “你在做什么?”

    “都是我儿子的错,我打死他!”

    阿华忙上前,把父亲给拉开,小石头也趁机把小男孩拉开。

    小石头解释道,“岳母,这就是张中伟,这是张中伟的父亲张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