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924.第924章 六爷画画

924.第924章 六爷画画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结果,咔嚓一声……

    桂花树毕竟是桂花树,不是小白杨,怎么承受得住高大的权赫的重量,一截长了几十年的桂花树的树干,就这么阵亡了。

    “权赫,这是我奶奶最喜欢的一颗桂花树!”季云冉不忍直视。

    “我的秋千!”

    卷卷蒙了一下,反映过来,知道自己的秋千不能坐了,差点哭出来。

    权赫没有防备,直接摔在了地上,摔的倒是不疼,可是心疼啊。

    自己疼在心里的两个女人,居然没有一个关心他。

    “我摔在了地上,你们就没有一个人关心我吗?你们都不问问我有没有受伤?”

    “权赫,离地连一米都不到,要是把你摔成了残废,真是奇迹!”

    “权太太,我好像受伤了,拉我起来。”

    权赫故意赖在地上不起来,季云冉知道这个男人又在撒撒娇,她若是不顺了他的心意,不知道又怎么闹腾呢。

    季云冉走过去,伸手拉他。

    “你是怎么想的?你这么大的块头,那个树干能撑住你才怪呢……”季云冉数落着他。

    权赫握住季云冉的手,一拉,把季云冉也给拉倒了,季云冉跌倒在他的怀中,两个人姿势暧昧。

    “坏蛋,我就知道你要使坏?”

    他亲了亲她的眼睛,他最爱她的眼睛,比山泉还要清澈,比印度洋的海水还要透彻,就像是一颗黑宝石。

    他的手顺着她的脸部轮廓,划过她的眼睛,鼻子,唇,然后捏住她的下巴,用力晃了晃,笑道,

    “还有七天!”

    季云冉瞪他一眼,打掉他的手,教训道,“孩子在呢,别闹。”

    卷卷根本就看不到打情骂俏的父母,她的眼里只有那截断裂的树干,树干正孤零零的倒在地上。

    “我的秋千,我的秋千……”卷卷呢喃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权赫听到哭声,看向了伤心难过的卷卷,也没有了和季云冉继续打情骂俏的心思。

    他抱着季云冉起来,扶着她站好,然后来到了女儿的面前,哄着,“没事,花园里好多树呢。”

    “我就想在桂花树下荡秋千。”

    季云冉说道,“做个支架吧,把秋千放在支架上,比放在桂花树上坚固多了。”

    “不要,我就要放在桂花树上。……都是爸爸的错,我的秋千做不成了……”

    “……”

    “你别碰我,我不喜欢你了,我要换一个爸爸。”卷卷推了权赫一下,恼羞成怒的说道。

    “胡说,爸爸怎么可以换!”权赫呵斥道。

    季云冉哄着,“可是,你放在桂花树上,爸爸妈妈就不能陪你一起玩了?”

    “为什么?”

    “因为桂花树太脆弱了,支撑不了爸爸妈妈的重量。我们可以在桂花下做一个架子,做三个秋千,爸爸妈妈就能够一起和你玩了,到时候,我们比赛,看谁荡得好高好不好?”

    卷卷看看桂花树,又看了看爸爸妈妈,点头同意了。

    “好吧,可是我要粉红色心形的秋千,你们谁都不能够和我抢。”卷卷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好。”

    “……”

    “不准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嗯。”

    ……

    因为卷卷心急,吃过了晚饭,季云冉就在花园里帮权赫一起做秋千。

    支架找了工人来安装的,绳子和木板则是权赫和季云冉两个人弄的。

    “你的秋千要画什么?”季云冉问道。

    卷卷的秋千画了漂亮的心形,季云冉画了最喜欢的荷花,不知道权赫的秋千要画什么?

    “画你的脸。”

    “滚。”

    “我就是想在上面画你的脸。”权赫一脸无辜的说道。

    “那我岂不是要被你坐在屁股下面?”

    “那你画我的脸,我心甘情愿被你坐屁股下面。”

    “才不要!”季云冉嫌弃道。

    “你不画,我自己画!”权赫夺过季云冉手中的笔,打算在自己的秋千上作画。

    “你还会画画?”

    “画画有什么难的?”权赫根本就不觉得画画是一项特殊的技能。

    “呵呵……六爷,好自信呢。我倒要看看,六爷画的有多好。”

    季云冉来了兴趣,她还是第一次看权赫作画。

    权赫盯着季云冉的脸,仿佛是画家动笔之前,在仔细观察模特的样子和特点,还真有大画家作画的范。

    季云冉蹲在那里,托着腮,任由他打量。

    花园的里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投下了明爱对比,让她的轮廓更加的立体,她美的像是月宫中的嫦娥仙子。

    十分钟过去,权赫笔上的颜料都要干了,还是没有动笔。

    “大画家,你都看了我十分钟了,现在可以动笔画画了吗?”

    季云冉嘀咕道,“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每天睁开眼睛,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

    “你睡醒的样子和现在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难道我现在还换了一张面皮?”早上她是素颜,现在她也是素颜。

    “你早上有眼屎。”

    “权赫!我要杀了你!”

    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在心爱的男人面前,被爆料说早上起来有眼屎。

    季云冉红着脸,挥拳打他,嫌这个男人不会说话。权赫一只胳膊就挡下了她所有的攻击。

    “你打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早上起来有眼屎,不很正常吗?”权赫完全闹不明白,季云冉怎么会突然翻脸。

    有人说男人和女人是两个星球的,所以男人永远都搞不明白女人这种生物。

    “权赫,闭嘴,我不想和你说话!”

    权赫放下胳膊,季云冉趁机偷袭他,权赫的反应力惊人,季云冉自然没有占到便宜。

    “嗯,我正好要画画了。”

    季云冉生气,把头扭向了一边,不搭理他,权赫在那认真画画。

    秋夜的凉风习习,没有了酷夏的燥热,季云冉坐在桂花树下,闻着桂花香,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画好了。”权赫说道。

    季云冉托着腮,扭过头来,看到权赫的画,差点闪瞎了她的眼。

    “怎么样?”

    季云冉的画,画得很好,17岁那一年,她画的一副题名为:“思念”的画,还卖出了两万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