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697.第697章 王子求上门

697.第697章 王子求上门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那我们还回权宅吗?”

    “回!为什么不回,那是我的家!”权赫口气里明显带着怒气。

    想到基亚的所作所为,想到权懿被人污蔑,季云冉的心情也非常的糟糕。她真的是看错了基亚,看来基亚也不过是和他父亲一样的男人罢了。

    “也好,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他既然执意想通过我们见到小懿,那就见见,让他死心就是了。”

    权赫脾气可不好,“我为什么要见他?”

    “你不见他,回权宅做什么?”

    “我们回权宅,是怕累着你,去休息一会儿再走。谁说我们回去,是要见基亚?

    我和基亚的关系,也仅限于曾经他是我妹妹的老公,如今他已经不是了,我和基亚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

    权赫的车子刚来到权宅没有多久,接到消息的基亚就赶到了。

    权时进来汇报的时候,季云冉正在吃午饭,权赫的意思是不见,季云冉倒是想见见,听听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只不过,季云冉故意怠慢基亚,便说道,“我和六爷正在吃午饭,他要是不忙,让他去会客厅等的;他要是很忙,赶时间,那就有时间再约吧。”

    基亚有没有时间,她不知道,反正他们是没有时间。

    “这……”权时有些为难。

    ****殿下来了,他们不立刻去门口迎接也就罢了,居然还让****殿下等着,这实在是太失礼了。

    权时他看向了权赫,等待着权赫拿主意。

    权时没想到权赫和季云冉是一个鼻孔出气,“还愣着做什么?没有听到夫人刚才的吩咐吗?”

    “是!”

    六爷都这么说了,权时也不好再说什么,硬着头皮去应酬****殿下了。

    整个文莱,敢这么怠慢****殿下的,估计也就他们家六爷和夫人了……不,还有一个,他们家嫁出去的姑奶奶——权懿。

    基亚一身便装,站在权宅的门口,心里失落不已。

    他知道,权懿并不在这里,他的宝贝儿子也不在这里。她们躲起来了,不想见到他了。

    “****殿下,不好意思,六爷和夫人正在忙呢,你看你能去会客厅等一会儿吗?”权时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基亚恼羞成怒。

    “好。”

    权时见基亚这么配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基亚真的吵着现在就见权赫,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殿下,请这边走。”

    权时带着路,把基亚带到了权家用来招待尊贵客人的会客厅。

    会客厅被设计的古色古香,窗外就是栽种满池荷花的湖泊,风吹过,满室的荷花香,近处是一丛翠竹,会随风发出沙沙的响声。

    权时让人给基亚泡的是功夫茶,水用的山泉水,茶叶是上好的碧绿春,只是基亚哪有心思品茶。放在他面前的功夫茶,都凉了,都没有动过一口。

    过去了半个小时了,权赫他们还是没有来,权时都开始擦冷汗了。

    怎么说都是****殿下,这也太怠慢了。

    基亚口渴了,低头要喝茶,权时阻止道,“殿下,茶凉了,我给你在倒一杯吧。”

    “不用了。”基亚举起杯子,仰头把冷掉的茶喝掉了,权时都不知道敢说什么好了。

    “王妃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吗?”基亚突然问道。

    “是的。”

    “她们还好吗?”

    权时小心谨慎的回答道,“她们都很好。”

    “她们还在岛上?”

    这话,权时就不能说了。

    “湖里的荷花开的真好,什么时候种下的,我记得这里以前没有荷花……”

    权时恭敬的回道,“我们家夫人很喜欢荷花,夫人当年离开后不久,我们家六爷就为夫人种下了满池的荷花,已经栽种了好久了。

    自从湖里的荷花长出来之后,就一直开着……”

    文莱没有冬季,所以荷花不会休眠期,花开花落又花开,并不需要一个漫长冬季的等待。

    “我倒没想到你们家六爷是这么懂得浪漫的一个人。”

    “六爷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六爷遇到了夫人,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权赫和季云冉姗姗来迟,权时看到两个人终于来了,松了一口气,再不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六爷,夫人……”

    “嗯。”

    季云冉怀孕了,自然不能喝茶的,权时本来让人给她准备了果汁,季云冉喝烦了,让人在白开水里,放了几颗清心的莲子。

    “****真是好耐性啊,等了这么久,我还以为****走了呢。”季云冉揶揄道。

    “我的王妃在哪里,我要见她。”

    “你的王妃?你的王妃不是在皇宫里吗?……哦,就是那个尼泊尔公主。”

    季云冉可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权赫觉得,她回来就是专门让基亚难受的,这不,听到这句话,基亚脸色果然更加难看了。

    “我想见小懿!”

    “她不想见你!”季云冉毫不客气的说道。

    “求你们!”基亚放下****的尊严,低三下四的说道。

    季云冉口气凉薄的说道,“基亚,你都和尼泊尔公主订婚了,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你这幅嘴脸很丑陋!”

    “我是逼不得已!”

    季云冉冷笑了起来,“好一个逼不得已,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还有什么,比‘逼不得已’四个字更好的借口。”

    记者招待会之后,基亚就没怎么好好休息了,如今他是身心俱疲,没有人理解他,没有原谅他,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与他为敌。

    “她们在哪里?”

    “不是我们不肯让你见,而是小懿不想见,再说,见到又如何?你已经和尼泊尔公主订婚,现在又发生了那种事情,你觉得你们两个还可能吗?”季云冉语气尖锐的说着。

    “你爱过人吗?”基亚突然问道,目光直视着季云冉。

    “无可奉告!”季云冉态度十分的强硬,根本就不把基亚的王子身份放在眼里。

    季云冉端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一副老僧入定,什么话都打动不了她的铁石心肠的样子。一旁的权赫,进来之后,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怎么做,你们才肯让我见到小懿?”基亚无力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