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617.第617章 上门救夫

617.第617章 上门救夫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冉冉,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到岛上去吗?”权赫舍不得凶季云冉,只能用眼神谴责黄坤和塔图,责怪他们办事不利。

    两个人心里叫屈,季云冉这个倔强的性子,就是他们家六爷自己都搞不定,更何况是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很聪明的低下头,什么都没有说。

    季云冉进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看了看权赫,他的半张脸都是血,身上的衣服都被血给染红了,她今天要是不来,这个男人能流血而亡。

    他以为他开了外挂,可以补血升级?还是能像他这个舅舅一样,来个死而复生?

    季云冉走到了医生的面前,从他身边的桌子上拿过来医药箱,拉着权赫走到了沙发前,将他按在沙发上,打开了医药箱,旁若无人的给权赫资料。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岛上去的吗?”权赫压低的声音里带着不高兴。

    季云冉清淡的眉眼扫了一眼权赫,权赫瞬间就感觉底气不足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居然在怕这个女人!

    身上的皮肉伤,季云冉没有管,只管头上的两个大血洞,这到底下手有多狠,居然能把他的头给砸出了两个血窟窿。

    季云冉眼中怀疑,那个姚先生真的是他的亲舅舅吗?

    季云冉先给自己的手消了毒,然后将止血的药粉洒在了他的伤口处,看到药粉和血液里的凝血因子融合,阻止血液继续流动。

    看到血不在继续流,季云冉松了一口气,用镊子沾着棉签给他擦着伤口周围,另一个伤口比较大,必须缝针。

    “你伤口太大了,我要给你缝针,没有麻醉药,你忍着点!”

    “没事,我不疼。”

    她讽刺道,“六爷是谁呢?这点疼,六爷怎么会放在眼里?”

    待血止住了,季云冉消毒过后,一针针地将伤口缝了起来。

    现场诡异的安静,看着一个漂亮的女人,面不改色的像是缝衣服的时候,给人缝着皮肉,因为太过安静了,针穿透皮肉的声音,传到人的耳朵里,让人心里瘆的慌。

    “你生气了?”

    没有打麻药,权赫却仿佛根本就感觉到不到疼痛似的,仿佛针根本就不是扎在自己的身上。

    “我今天就回殷汌市!”

    真是生气了!

    权赫一下子握紧了季云冉的手,咬牙说道,“不准!”

    缝完了最后一针,季云冉的手上都是血,连红润的指甲缝里都是血,她看着权赫,冷笑了一声,“我如果不来,六爷你知道你自己的下场吗?”

    “……”

    “你会流血而死!”

    “不会的,我没有那么脆弱!”

    “你不要把自己当成了打不死的小强,人的生命很脆弱,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命,我估计你也活不长。”

    这是在赤裸裸的诅咒他们家六爷啊,也就这个女人敢这么大逆不道。

    “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权赫安抚着,握着她的手,此刻她的手上都是她的血。

    “现在人都在,大家索性把话说开了吧。”

    “……”

    “你放开我!”

    “不放!”

    “我要给你打一针葡萄糖和破伤风的针!”

    权赫这才松开了季云冉,季云冉从很齐全的医药箱里找出来了这两个针剂,给权赫注射进去。

    注射葡萄糖,是为了给权赫补充体力,毕竟流了这么多血,可不是闹着玩的。

    注射完了,季云冉又查看了下他额头上的伤口,发现不流血了,这才用干净的纱布给他缠了几圈。

    一切都弄好了,季云冉这才让人把医药箱还给了医生,医生一脸的无语。

    “你倒是个厉害的,居然还会医术。”姚天睿说道。

    “那也不如姚先生你厉害,我若是今天不来,估计他今天就失血而死了。”

    “那么脆弱,死掉了也不可惜。”姚天睿冷酷的说道。

    “是吗?你女儿整天只会哭哭啼啼,玩自杀,是不是死掉也活该?”季云冉针锋相对。

    “放肆!你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撒野?”姚天睿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放肆,出声呵斥道。

    不过,季云冉可不怕姚天睿。

    “我是权赫的老婆!你把我老公打成了这个样子,我难道屁都不敢放一个吗?”季云冉直接爆粗口。

    “冉冉……”

    “你给我闭嘴!”

    权赫的手下立刻低头,低得不能够在低了,他们可不想目睹自己的老大被老婆训斥的样子,作为最忠诚的手下,他们有义务要给静子的老大留点面子。

    “我问你,你凭什么把我老公达成这样子?”季云冉直接对姚天睿开炮。

    “就凭我是他舅舅?就凭我曾经对他有恩!”

    “有恩?你对他的恩情,能比生他养他的父母大?他父母都不能打死他,你这个外姓的舅舅就仗着自己是长辈,摆长辈的谱,打死他?你是欺负他无父无母是不是?”

    “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姚天睿没想到季云冉这么难缠。

    “是不和我一般见识,还是说不过我?”

    “……”

    “麻衣,你给我滚!离开我家!”

    姚珺晗看着季云冉的眼神都能够喷出火来,她上一次见到季云冉,还是在她和权赫的婚礼上,没想到这才多久,她就又怀上了。

    如果她的眼神是一把刀,此刻她的眼神早就把季云冉的肚子划开,把里面的孩子给杀死了。

    “季云冉,我叫季云冉,你记不住吗?”

    “季云冉,你给我滚!”

    “说完了,我自然会走,走了,我和权赫也不会再登门了!”这门亲戚是做不成了。

    “你不要登门,我六哥是可以来的!”

    季云冉冷笑连连,“人都快被你们打死了,还来做什么?再被你们打一顿?你看权赫长了一张找虐的脸吗?”

    权赫:……

    “姚珺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权赫吗?权赫被打成这个样子了,你在做什么?躺在床上,装你的柔弱,还是你心里算计着,要利用你这个父亲,逼着权赫娶了你?”

    “你到底要不要脸?阴奉阳违,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口口声声说爱权赫,你却和权赫的好朋友勾搭上了,还生了儿子,居然还想把那个孩子栽赃在权赫的头上。

    你到底要多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