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609.第609章 夜枭接近季云冉

609.第609章 夜枭接近季云冉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把燕窝卖给齐老板?

    开玩笑,我才不会白忙活一场,为别人做嫁衣。

    谁不知道原材料和成品价格差了几倍。

    我现在有资金,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为什么不自己建立一个加工厂,自己营销一个燕窝拼品牌出来?”

    “嗯,你自己决定就好。”

    权赫对小小的燕窝那点利润看不上,在权赫的眼里,季云冉的生意就是小打小闹而已。不过季云冉喜欢,他也不好太打击她的积极性。

    “我刚才看了,燕窝加工厂并不是多么需要技术含量的工作,而且投入也不大,主要是是人工费一块。

    这里的人工费和殷汌市差不多,本来我可以把燕窝原材料运回去,在殷汌市建一个加工厂,但是国内的人对国内的食材并不放心,他们还有点崇洋媚外的心里,总觉得国外的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

    我如果把工厂建在文莱,贴上文莱加工厂的牌子,顾客的接受度会更好一些,也有利于后期燕窝品牌的宣传和推广。”

    “嗯,好。如果有什么想需要我帮忙,尽管说。”

    “谢谢,六爷了。”

    “这么没有诚意的感谢,还是算了。”

    李炜打来了电话,权赫看了一眼季云冉,接了起来,“喂……”

    “六爷,我现在在精神病院,从医院的监控录像中,看到是两个男的把姚小姐接走了。那两个男的有些面熟,我确定我一定是认识他们的,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们。

    我先把他们的照片发给你,六爷你先看看,是不是有印象。我这边继续查。”

    “嗯。”

    挂了电话,李炜很快把照片发了过来,权赫漫不经心的打开,在看到那两个人的照片之后,神色大变,那两个人,他记得。

    一个叫李子平,一个叫李子安,是两兄弟俩,他们两个还教过权赫功夫,这两个人是舅舅身边的人。

    他们为什么要接走姚珺晗?

    权赫的心七上八下的,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权赫!你怎么了?”

    季云冉看他神情纠结,一连唤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反应,不由担心的问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去忙你的就好,不用管我。再说了,不是有保镖吗?我没事的。”

    权赫看了一眼季云冉,说道,“我生意上出了点事情需要我马上去处理,我不能陪你了,你小心点儿。”

    “嗯,好。”

    权赫下了车,上了后面跟着的保镖的车,离开了。季云冉目送着权赫的车离开,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这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

    季云冉今天参观的第二家燕窝加工厂,规模要比齐老板的小得多。季云冉之所以选择参观这家燕窝加工厂,是因为这家燕窝加工厂,因为经营不善,打算出售这家燕窝加工厂。

    如果合适,季云冉打算收购这家燕窝加工厂。

    毕竟收购一家成型的燕窝加工厂,要比从头开始建立天一家燕窝加工厂,成本要小得多。

    车子在燕窝加工厂的门口停下来,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出售”二字,季云冉心中一喜,有一种捡到大便宜的感觉。

    季云冉在黄坤和塔图的陪伴下,走了进去。

    工厂有些萧条,生产线已经完全停掉了,有一个老头正在打扫卫生,看到季云冉,用马来语问到,

    “请问你们是来买工厂的吗?”

    “我们有这个意向,不过要参观之后再决定。老伯,请问,你们老板呢?我想见见他。”

    “我们老板在办公室呢。我带你去吧。”

    “谢谢就你了。”

    黄坤和塔图都被权赫留在了季云冉的身边,两个人沉默着,却高度戒备着,生怕季云冉出了什么事情。

    要是季云冉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用活了。

    季云冉跟在老伯的身后,去了工厂老板的办公室,这间办公楼是典型的马来西亚建筑,可能是因为这里地处雨季,所以这里的屋顶都是尖尖的、斜面的,这样子雨水就不容易存在屋顶上。

    “少爷,有人要买工厂。”老伯喊道。

    里面的琴声噶然而至,然后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让他们进来。”

    季云冉向老伯道了一声谢,便走了进去,门敞开着,季云冉让黄坤和塔图留在了门口。

    黄坤和塔图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里面一目了然,门还敞开着,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充进去,便顺从了季云冉的意思。

    “你好,我叫季云冉,我们在电话里联系过,我今天要来工厂参观的。”季云冉自我介绍道。

    坐在钢琴前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季云冉便看到了男人的脸,她的眼中闪过惊艳,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一些吧。

    “你好,我叫……贾——非!”男人起身,微笑着看着季云冉。

    男人的身材欣长,一双含着笑意的眸子,隐在镜片后,修目挺鼻,容貌极其俊秀,那一身黑色的昂贵手工西服趁着深紫的衬衣,似一支开在暗处却灼灼其华的紫色重瓣曼荼罗。

    “您好,贾老板。”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质,和权赫有些像,实在不像是做燕窝加工这种普通生意的。

    “这家工厂是我父亲的,我并没有当过什么老板,你还是叫我贾非吧。”

    季云冉笑了笑,没有直呼贾非的名字,他们并不熟悉,而且还是第一见面,直接喊对方的名字,并不合适。

    “我看到工厂外面挂着‘售卖’的牌子。你打算卖掉工厂?”

    “是的,你也看到了,我并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而且,我对做生意没有什么兴趣,我的理想职业是当一个医生。

    我今年就要从医学院毕业了,工作的医院也找好了,我打算一毕业就去医院上班。

    至于这家工厂吗?我打算卖给有缘人,至少比在我手里垮掉要好。”

    “你喜欢喝茶吗?”

    办公室里摆放着茶具,茶还在小红炉上煮着,看来刚才这个男人正在煮茶喝。

    一边弹琴,一边煮功夫茶喝,这工厂都要倒闭了,还有这份闲情逸致,季云冉不知道是该佩服他,还是该说他没心没肺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