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393.第393章 泼脏水

393.第393章 泼脏水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季云溪说道,“左瑞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和我离婚,我就把你干的那些好事都说出去。你别忘记了,我养父心脏病发的时候,是你把我养父的药拿走的。要不是你,我养父就不会死……”

    左瑞林说道,“是吗?别忘了,你养父心脏病发的时候,你也在现场。我是拿走了药,你不也什么都没有做吗?”

    “……”

    “我们是同谋!这件事情要是暴漏了,我跑不了,你也跑不了!”左瑞林说道。

    “……”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不是怨恨季靖对冉冉比对你好。你嫉妒冉冉,所以你恨季靖,所以他心脏病发的时候,我拿走了他救命的药,你没有阻止。

    在你的心里,你更希望季靖死掉!

    因为季靖死掉了,这个季家,你就是最受宠的人了。”

    “你……你胡说!”季云溪说道。

    “我有没有胡说,你最清楚!”

    ……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子的……”

    在满庭的哗然声中,季云溪开始楚楚可怜的哭泣着推卸责任,试图把自己撇干净,

    “被告,你可承认你杀死了你的养父季靖?”威仪的法官问道。

    “……”

    “被告,请回答问题!”法官见她一个劲的哭泣,也不回答,再一次询问道。

    “是,我承认季靖心脏病发的时候,我没有把他的救心丸给他!”

    坐在听众席上的季云冉还以为季云溪会狡辩,死不承认,没想到季云溪会这么痛快的承认了,这倒是让季云冉意外了。

    “这个恶毒的女人!”

    谢韵漪知道季云溪杀了季靖是一回事,听到季云溪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她愤怒的盯着被告席上的女人,恨不得上去抽她几巴掌。

    “你冷静点,这里是法庭。”季云冉提醒着情绪激动的谢韵漪,她也愤怒,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乱来。

    现在她们是受害者的形象,她们要博取舆论的同情,通过舆论向法官施压,重判季云溪。

    季云溪怀孕了,不能被叛死刑,那她就要让季云溪这辈子都在监狱里渡过。

    “……我没有故意要杀她……是左瑞林想要杀他,我只是……没有阻止……”

    季云溪哭起来还是那么好看,一点儿狰狞的表情都没有,睁着大眼睛就跟琼瑶电视剧里琼瑶女郎那样,大滴的眼泪就直直的往下掉。要是季云冉不知道内情,看着也许还真有点儿可怜起季云溪了。

    “你这个妹妹,有点意思……”

    权赫看着季云溪表演,都忍不住要替她叫好了,季云冉狠狠瞪了一眼权赫,不高兴的说道,“什么妹妹?!”

    “我说季云溪!”权赫立刻解释道。

    “她不是我妹妹!我可没有这种杀了我父亲的妹妹!”

    “知道了。”

    季云冉冷笑道,“她毕竟年轻,表现的还算是镇定,但这会儿季云溪连辩驳都没有辩驳道到点子上,提不出反驳证据的要点,哭得再梨花带雨,说全世界都诬陷她有什么用啊?”

    这个道理,季云冉在被季云溪诬陷偷东西的时候就明白了。

    铁证面前,任凭你有一百张嘴,任凭你哭瞎了眼睛,也没有用。

    “……是,季家是养大了我,给了我富足的物质生活,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季靖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男人,我12岁就被季靖给强暴了……”

    季云溪哭喊出了这句话,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季靖强暴了季云溪?

    季靖的活着的时候,形象一直都是很正面的,长得帅,品行正直,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毛病不说,宠爱妻子子女,对家庭忠诚,还热衷于慈善,在西南山区建了好几所希望小学,还免费给当地供应药品……

    这么一个人,却被季云溪污蔑成一个人面兽心,挖弄小女孩的丑陋男人。

    季云冉根本就不相信季云溪的鬼话,她的父亲是怎么样的艺人,她清楚!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那么小,他那么大,我好痛的,我每次都好痛,季靖威胁我,如果我敢说出去,就把我赶出去,扔到孤儿院去……我什么都不敢说,……我只能每一次都拼命忍着……”

    “……”

    “好痛,真的好痛啊……我每次都生不如死……”

    “……”

    “季靖是魔鬼,她折磨我,还喜欢玩虐待……特别喜欢把我打扮成小女孩,还用各种道具玩弄我的身体……

    我每一天都活在恐惧之中。”

    季云溪的话很有感染力,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仿佛能够让人身临其境,感受到她的无助,她的痛苦……

    “可是,即便是这个样子,我还是感恩的,我知道如果没有季家,我绝对没有限制的生活。

    我感念季靖养大了我,我咬牙忍着……

    后来瑞林知道了这件事情,瑞林爱我,看不得我受折磨,这才在季靖心脏病发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

    “……”

    “我当时并不是故意袖手旁观的,我只是……被吓到了……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季靖已经断气了……”

    季云溪又开始洗白自己,先黑化了季靖,然后又开始把罪证往左瑞林的身上推,试图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谢韵漪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在所有的人都陷入怀疑中的时候,谢韵漪大声的喊道,

    “你个毒妇,你给我闭嘴!我养了一条毒蛇,不知道感恩罢了,杀了我的老公,现在他死了,你居然还往她的身上泼脏水!”

    “……”

    “季云溪,我真是后悔!后悔养了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

    “你还是人吗?你小的时候,我和季靖不知道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季靖是怎么对待你的?就算后来,冉冉被我们找回来了,季靖可曾亏待过你……”

    季云溪和谢韵漪当听喊话,“……是,他是对我好!可是,那是补偿!

    他每次都把我下面弄伤,等我养好了伤,就继续折磨我……你一定不知道吧,季靖说你在床上就像是一块木头……”

    “季云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