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197.第197章 卷卷的初吻木有了

197.第197章 卷卷的初吻木有了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小石头傻傻的笑了起来,“你告诉卷卷,我会全部都吃光的。还有,我没事了,你让她不用难过。”

    “我会告诉卷卷的,再见。”

    “再见。”

    ……

    周孝达离开之后,张媛媛恨得牙痒痒的,一巴掌拍在了儿子的后脑勺,教训道,“石清岩,你以后出门别说你是我儿子,我没有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儿子!”

    被打的是后脑勺,小石头却捂着自己的跨步,痛叫一声,“妈,好疼!”

    “疼?疼?你刚才怎么说的?你刚才不是说你没事,不疼吗?人家还以为我是在讹诈他们家的钱,故意撒谎骗他们。”

    张媛媛这辈子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妈,我要是说很疼,卷卷父母打她怎么办?她那么脆弱,不经打的。”

    张媛媛揪着儿子的耳朵,也不管他疼不疼的问题了,“石清岩,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怜香惜玉的?”

    “爸爸说过,男人要有绅士风度。”

    “……”

    “权叔叔,你说是不是?”

    冷哼一声,权赫讽刺道,“没出息!”

    “我才不管了,爸爸说了,要让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就要对她好,宠的她无法无天,除了自己,谁也忍受不了她的坏脾气,除了自己,谁也不会要她……”

    “……”

    “权叔叔,抱歉,我不能娶你女儿了,我爱上别人了。”小石头捂着胸口,一本正经的说道。

    只是,这些话若是从一个年轻男子口中说出来,倒是会让人感动一把,可是从一个三岁的小屁孩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有一种违和感。

    这年头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早熟?!

    “小石头,你把文莱的男人的脸都给丢光了。”权赫扶额,看着那个傻啦吧唧的小子,暗想,幸亏自己没有女儿。

    小石头才不管呢,拉着张媛媛的胳膊,说道,“妈,咱们家的传家宝呢?你让爸爸赶紧带过来,我们两家把亲事给定了吧。”

    张媛媛看着儿子,满目的不敢置信,“石清岩,你真是我儿子?”

    “当然!”

    “小石头,你才三岁,你考虑这些问题是不是太早了?”早恋啊,这也太早了。

    想当年,她上学的时候,早恋是严格禁止的,一经发现,那是要被严肃处理的。

    她儿子才三岁啊,就开始考虑这些离他很遥远的事情了。

    “我快四岁了!”

    “三岁和四岁有差吗?”

    “当然不一样,我已经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

    张媛媛:……

    ……

    季家,

    周孝达说卷卷知道自己错了,伤心难过的连晚饭都没有吃,结果是……卷卷手里啃着一根鸡腿,吃的那叫一个有滋有味啊,谢韵漪看着孙女的吃相,眉头皱的都能够夹死一只苍蝇。

    “卷卷,你能好好吃饭吧?”

    卷卷看着谢韵漪,说道,“季太太,我再好好吃饭啊。”

    季云冉喊谢韵漪季太太,巻宝学说话的时候,也跟着喊,就一直喊了下来,改不了口了。

    “小孩子嘛,你让她一板一眼的,多无趣。我们家卷卷这样子挺好,豪气,像他太爷爷。”老太太慈爱的看着卷卷,一个劲的给她夹菜吃。

    “太奶,你也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哎呦,你这个小嘴,就是甜。”

    卷卷把自己啃过的鸡腿递给老太太吃,老太太也不嫌弃巻宝脏,啃了一口,巻宝继续啃。

    季云冉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匆匆回来,就看到老太太正在给卷卷喂饭吃,“卷卷,妈妈怎么说的,你要自己吃饭。”

    卷卷晃了晃手中的鸡腿,说道,“我在自己吃啊。”

    老太太宠溺的说道,“她还小,你别对她太严厉了。”

    “奶奶,她都三岁了。你不是经常说,三岁看老吗?你们在这么惯她,会把她给惯坏的。”

    想到今天白天在公园发生的事情,季云冉心有余悸,在季云冉的眼里,女儿一直都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刚才周孝达从医院打电话来说,告诉了她,那个小男孩的情况,****破裂。季云冉听到这个消息,感觉眼前一黑。

    “妈妈,你是不是工作很累了,我晚上给你洗脚,捶背好不好?”卷卷乖巧懂事的说道。

    季云冉心里的火气就这么一下子消了,她是被这个小丫头给吃的死死的。

    “你今天做错了事情了,知不知道?”季云冉可以宠她,却绝对不溺爱,她不希望卷卷,长大了变成一个骄纵的大小姐。

    “可是,是他先招惹我的。”卷卷放下了手中的鸡腿,耷拉下了脑袋,连头上那两个翘翘的小辫子似乎都萎靡了。

    “怎么回事?”老太太问道。

    卷卷嘴巴一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太奶,卷卷的初吻没有了。”

    “啊?”

    季云冉看着女儿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头疼的厉害,卷卷哭哭啼啼的说道,“今天卷卷和妈妈去公园玩,碰到一个小哥哥,那个小哥哥突然亲了我,亲了这里……”卷卷嘟着唇,“卷卷的初吻没有了……那么珍贵的初吻……”

    “卷卷,你的初吻给妈妈了。”季云冉提醒道。

    “那不算,你是女人!我不喜欢女人,我喜欢男人!”

    谢韵漪说道,“那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卷卷,你有没有打他?”

    “打了,我还骂他是流氓!”

    季云冉教育道,“他亲你不对,但是你也不能那么踢他?哥哥现在都住院了。”

    “那以后有人非礼我,我该怎么办?难道亲了就白亲了?”

    “这个……”

    “果然没有亲爸爸的孩子,就是一根草。”卷卷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我要是有爸爸,那个臭男人,就不敢非礼我了……呜呜,卷卷好可怜呢……”

    季云冉被女儿说的心酸不已,这个小东西,总是有办法牵动她最柔软的心弦。

    “妈妈,你赶紧和周爸爸结婚吧。那样子,我也是有爸爸的孩子了,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卷卷突然话锋一转,开始逼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