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 > 93.第93章 婚礼那一天逃跑

93.第93章 婚礼那一天逃跑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女继承者嫁到:权少要入赘最新章节!

    “下个月6号走。”

    “下个月6号……”季云冉可是对这个日子记忆深刻,今天是19号,下个月6号正好是权赫和姚珺晗的婚礼。

    季云冉脸色不好看,冷讽道,“为什么要6号走?

    你该不会以为我想留下来参加完权赫和姚珺晗的婚礼再走吧?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想参加他们的婚礼!你把时间提前,我想在他们的婚礼之前走。”

    季云冉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以权赫的社会影响力,婚礼那一天人一定很多,我们那天走最好。权赫白天参加完婚礼,肯定要和姚珺晗洞房的,到时候,我们有一天一夜的时间。”罗金替季云冉分析着。

    季云冉不是不长脑子的女人,罗金这么一说,她明白了。权赫婚礼那一天,人多事杂,权赫作为新郎官是最忙碌的,趁着那个时候,季云冉离开最合适。

    一天一夜,等到权赫和姚珺晗洞房完,她应该逃出生天了。

    “好!就等那一天。”她等了那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了。

    “……”

    “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吗?”季云冉问道。

    “没有!你只要不要露出破绽就好。”

    “不会!”

    季云冉还是不放心,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有把握能带着我逃走?”

    “你如果不信任我,可以去找别人。”罗金一句话就噎得季云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罗金这个男人十分的不好相处,冷冰冰的,话更是少的可怜,能说一个字,他绝对不会说两个字的那种人。

    “我知道了。”

    ……

    季云冉不想回去那么早,让游艇开向了无名岛。

    岛上的人看到大着肚子的季云冉,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季云冉无视那些壮汉各种表情,在香香的搀扶下,下了船,上了岛。

    “夫人,你怎么来了?”

    季云冉看着岳明,恭喜道,“听说你要做父亲了,恭喜。”

    权赫带着李炜一行人离开岛之后,岛上所有的事物暂时归岳明管,季云冉和岳明接触不多,对他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过,任何一个生活在一夫一妻社会中的女人都不会对这个娶了十个老婆的男人有好感。

    岳明没想到季云冉知道这事,挠了挠头,憨厚的笑道,“夫人怎么知道的?”

    “听塔图说的。”

    “六爷和塔图他们还好吧?”

    “好。特别是六爷,六爷要娶姚小姐了,好得不得了。”季云冉阴阳怪气的说道。

    岳明是知道季云冉的脾气的,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不远处的草地上,她经常骑的一匹黑色的马正在吃草,远处的山顶上有一块空地,尹修杰曾经在哪里教她格斗术。

    因为她,尹修杰被驱逐,尹修杰的哥哥也一起离开了。

    “你知道尹修杰的消息吗?”

    无名岛上,尹修杰如今是一个忌讳,私下里都没有人敢议论。岳明是知道尹修杰和季云冉那档子男女情事的,看了看季云冉的肚子,不满的说道,

    “夫人,你现在是六爷的女人就不要想其他男人了。尹修杰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

    季云冉打量着岳明,嘴角浮现一个泛着嘲讽的吻,“岳明,你说错了,六爷的女人是姚珺晗才对。我,不是!”

    他们说话的功夫,另一首货船正好靠岸,船抛锚,停稳,从船上跳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胳膊上都是纹身的光头男人,男人一看到季云冉,目光就移不开了。

    见季云冉也看着他,光头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冲着他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季云冉很不给面子的瞪了他一眼。

    “夫人,你不要乱跑,今天岛上有客人。”

    “嗯。”

    岳明去招呼那个光头男人,光头男人目光还在追逐着季云冉,似乎在向岳明打听她,岳明一脸的不高兴。

    “麻衣,他们都是什么人?”胆子很小的香香只觉得那个光头男人很可怕,不像是好人。

    季云冉朝那匹黑马走去,她现在怀孕了,自然是不能够骑了,走过去,摸了摸马的头,马看到她,也很亲热,拿头蹭着她的脸,鸣叫着……

    “黑美人,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黑美人是这匹贵族血统的马的名字,名字还是季云冉给起的。

    黑美人很兴奋,咆哮着,季云冉怕他冲撞到了自己,躲开了些,身子一侧,看到从船上搬下来的一个木头箱子掉在地上,裂开了,里面有枪支滚落下来,季云冉一惊。

    一箱箱密封好的箱子被人抬了下来,都是和刚才那个一模一样的箱子,难道里面都是枪?

    季云冉知道权赫很有钱,她也从来没有过问过权赫的生意,难道权赫走私军火?

    “麻衣,你看什么呢?”

    季云冉的脸色有些白,权赫的一切超出了她这个普通人的认知,罢了,反正都要走了,权赫是军火商也好,杀人犯也好,统统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走吧,我累了。”季云冉拉着香香的手离开了码头。

    “麻衣,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握着季云冉手的香香,察觉到了异常。

    “香香,你说权赫,他到底是什么人?”

    “六爷很厉害的。”香香对权赫也不是很了解,只不过香香经常和权家的佣人在一起,听到的事情多,消息就比季云冉灵通。

    “那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生意的吗?”季云冉到底是好奇,问了一句。

    一个男人,居然拥有一个岛屿,在文莱有一个那么大的房子,据说那个房子的一砖一瓦还是从中国大陆权家的祖宅空运过来的……平时送给她的那些珠宝首饰就不说了,这次一高兴了就送了她一艘价值过亿的游艇。

    而作为殷汌市豪富季家也不过十几个亿的家产而已。

    “……我听说六爷的生意很多的,夜总会,赌场,酒店,海上商队……反正,我听佣人们闲聊的时候说,文莱赚钱的生意,六爷都有参与……他们还说六爷赚的钱几辈子都挥霍不完。哦,对了,他们还说六爷有一个宝藏,里面都是金银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