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武神巅峰 > 第十九章 平息

第十九章 平息

作者:竖行的螃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武神巅峰最新章节!

    徐焰的出手,毫无征兆,果敢而凌厉。所有人都尚且处于一个朦朦胧胧的呆滞状态,就听到那荣臣发出杀猪一般的哀嚎,只见他的胳膊,已经被完全的扭转了一百八十度,无力的耷拉下来。

    “你竟然!”那个护卫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威慑之下,徐焰的出手,依然如此毫无顾忌。

    徐焰恍若未闻,手掌再次抬起,干干脆脆落在荣臣另一只胳膊上。又是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响起,伴随着清脆的骨头碎裂声,荣臣终于是不堪剧痛,脖子一歪,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诶?我这才废了你两只手啊,怎么能晕过去?”徐焰淡笑的模样,落在全场观众眼里,却是如同凶神恶煞一般恐怖。

    废人家的四肢就算了,还非要人家眼睁睁看着?这也太残忍了吧。

    对于这些群众的猜测,徐焰自然是不曾听到,不过就算是听到了,他也肯定不会在意。十年在外漂泊的生活,让他懂得流离失所的痛苦,愈发知道家人的珍贵。任何人,只要触碰到他这个底线,徐焰都会化身为地狱魔神,毫不留情将之狠狠践踏!

    见到徐焰连续两次出手,那护卫眼中的愤怒彻底转化成了震惊,他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小鬼,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啊。

    所有人,都瞪着双眼,嘴巴大张着,几乎能塞一颗恐龙蛋,死死盯着场中仿佛进行艺术表演的徐焰,紧攥的手心之中,已经渗出一丝细密的冷汗。

    缓缓探出二指,潜入荣臣脖颈下两寸的部位,紧接着用力一刺。这半死不活的家伙,顿时便如同触电一般,身体直挺挺的绷紧,布满绝望的眼睛极为不甘的睁开,脸上,已经痛苦和扭曲所占据。

    “求求你,别......啊!”欲哭无泪的望着徐焰,荣臣肝胆俱裂,一股尿骚气在胯下扩散而出。

    他心中现在早已没了嚣张和狂妄,就连畏惧也减弱了一些,只剩下浓浓的后悔。只不过,对方却是压根不给他悔过的机会。

    徐焰面无表情,手指如闪电,又分别刺入荣臣的双腿腿骨。只听咔吧咔吧连续两声脆响,荣臣的双腿也被轻易废掉。而后,徐焰随手一扔,荣臣的身体,便是软绵绵的滚落到台下,扭曲的四肢,和身子拼凑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压抑的味道,全场数百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寂静,表情或震撼,或恐惧。今天的事情太过突然,本来一场好好的拍卖会,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血腥的盛宴。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三十名护卫嘴角皆是一阵疯狂的抽动,个个咬牙切齿,徐焰在他们给予警告之后依然我行我素,这不仅是对他们的彻底无视,同时也让他们无颜再做荣家护卫!

    玄武境强者,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丝傲气,连个黄武境的小子都制服不了,他们自然不会厚着脸皮继续呆在荣家。不过离开之前,他们还是决定,要将这个肇事者狠狠修理一顿。

    “好,好!”之前那名说话的护卫脸上噙着愤怒笑意,连道几个好字。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肩膀抖动,那柄赤红色血剑战魂,再一次从其身后凝聚而成。散发着血红罡气浪的剑芒,似乎比之前的色彩更鲜明一些。

    其余二十几人,也纷纷亮出战魂。霎时间,一股澎湃如海浪的罡气波纹便是在拍卖台上汇聚而成。强大的劲气,直接将垒成拍卖台的石块,卷飞到半空中,然后绞碎成石粉。

    三十名玄武境修士,尚未攻击,便是产生出如此恐怖的威压。竟然转瞬间,就把这拍卖场给弄得一片狼藉。如果攻击起来,那还了得?

    下方一直旁观的群众眼见大事不妙,再也顾不上看热闹了,纷纷惊慌的起身,四处逃窜。

    “盯紧这小子!”为首那个护卫大声喊道:“别让这家伙又钻了空子,我要让他为今天的举动付出代价!”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些话的,事到如今,他不再是为荣臣出气,而是变成了自己的意气之争。

    目光紧盯着虎视眈眈的三十多人,徐焰脚掌不着痕迹的微微退后一步,眼角余光一瞥,确定了徐傲的位置之后,心中也渐渐发狠起来。三十多个玄武境修士的围攻,就算地武境强者也不敢小觑。他没别的选择,只能跑。

    可那卷风步身法,用一次就是极限。若是强行使用第二次的话,怕是要产生反噬,休息两三月才能恢复,而且这次逃跑,还要带上徐傲。所以徐焰也猜不出,这次会有什么后果。

    不过当下进退无门,徐焰只能如此。

    那三十个玄武境修士,眼神如毒蛇,死盯着徐焰。忽然,其中十人猛地一踩地面,身后各种色泽的战魂散发出强猛罡气,直接从四面八方围堵了徐焰的退路。

    “三十多名玄武境强者,对付一个黄武境的孩子,你们真是有辱我荣家护卫的名声。”就在徐焰准备拼命一搏之时,一道略带着冷意的娇俏声音,却是忽然响起。紧接着,一条如同实质的青鳞蟒蛇,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场地之中。那庞大的蛇身只是微微一扭,便是将十多人散发的罡气全部化解。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十多人的眼眸骤然瞪大,然而还未来得及反应,蟒蛇的瞳孔便是豁然睁开,两道幽绿的眼芒如同射线,笔直的射在那率先攻击的十人身上。

    “噗!”

    眼芒之中,仿佛蕴藏着如山峦般的沉重能量。那十人被击中之后,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口喷鲜血,身子软绵绵的朝后倒飞出去,最后重重砸在一块墙壁上,竟然是将那墙壁,都砸的凹陷了进去。

    “是,是家主?!”其中一名护卫紧盯着那蟒蛇战魂,眼芒闪烁不定,他隐隐觉得,这个战魂带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没出多久,他的脸色骤然一变,因为他忆起,这战魂,赫然是荣家家主荣青璇的战魂啊。

    被这个护卫一提醒,剩余的十几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身为荣家护卫,他们自然比谁清楚荣家家主的实力,若真动起手来,他们根本不是人家的一合之将!

    荣青璇望了望这一塌糊涂的场地,淡漠的俏脸上,忽然掠过一丝挣扎之色,但很快就化为无奈的苦涩。她红唇微启,叹了口气,旋即迈动着小步,朝着徐焰走了过来。

    “抱歉,我才知道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所以赶过来的有点迟了。”荣青璇有些担忧的望着徐焰:“你没受伤吧?”

    徐焰淡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再不过来,怕就要出事了。”

    望着两人略有些亲昵的对话,那三十多名护卫,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那模样,显然是不明白,这荣家家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家主!”负责主持拍卖会的老者,见到场面被控制住,连忙从一旁跑了出来。老眼带着忌惮和恭敬之色,冲着荣青璇躬身,疑惑开口道:“今日这拍卖会,被这小子搅局,他甚至中伤了荣臣管家。可家主方才的举动,明显是在解救他啊。”

    老者的疑问,几乎问出了所有人内心的疑惑。那些护卫也一头雾水的望向荣青璇,期待她的答案。

    荣青璇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满是为难。一方是她荣家的家业,一方则是她要合作的对象。不管得罪哪头,都让她纠结不已。

    见状,刚刚认出荣青璇的护卫脸色也忽然阴晴不定起来,想到今日失责,无论如何自己都难逃被赶出荣家的命运。索性心智坚定下来,上前两步,抱拳道:“家主,今日未曾保护好荣臣管家,是我等的责任。我们甘愿受罚。只是,我们就算要死,也要死得明白。所以,望家主给个答案,为何,要救这小子!”

    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似乎要将内心的怨愤不平给一股脑吐出来。

    荣青璇轻叹口气,美眸不经意瞥了瞥旁边的徐焰,只见这小子一副没事人的模样,仿佛刚刚的事情,和他没有半分关系。这不禁让她心中泛起一些薄怒,俏丽的小脸,也覆上一层极其罕见的幽怨之色。这一幕,顿时便让见惯她冷漠的众人呼吸顿时一滞,看着徐焰的眼神,也有些古怪起来。

    似乎注意到荣青璇冷冷的注视,徐焰微微侧过头,无所谓的翻了翻眼皮,说道:“如果实在为难的话,就把我身份说出来呗。毕竟那玩意,到哪里都是让人闭嘴的最直接办法。”

    闻言,荣青璇幽怨的小脸这才缓和了一些。她也知道驯兽师这三个字,是处理这种情况的最佳手段。只是,没有得到徐焰的应允,她不敢擅做主张宣传出去。

    想到此处,荣青璇也不再犹豫,微微踏出莲足,纤细的葱指一指徐焰,声音清亮如黄鹂婉转:“其他的我不多说,我就告诉你们,这一位少年,是个驯兽师。这应该就足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