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556章 兵围襄阳

第556章 兵围襄阳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第556章围困襄阳

    刘备蓦地抬头朝东南方向望去,果然见得一片雪影入风驰电掣一般滚滚而来。

    刘备脸色大变:“白马义从!”

    诸葛亮叹道:“我道贼军死战一个时辰不退,为何不见其楼船踪影,原来其趁我军陆上兵力全部在此渡口之际,竟然从下头数里之外的小渡口登岸,失策啊,失策!”

    其实怪不得诸葛亮,谁想到公孙白居然亲自在此镇守,居然只是诱敌之计,以九五至尊之身,作为诱敌的诱饵,古今中外,能有几人?

    刘备望着那片越奔越近的骑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六艘楼船不过运兵一万五千,贼军骑兵一人双马,六艘战船最多不过运兵五千,我有十万大军,为何要退?”

    诸葛亮无奈的苦笑道:“前面的贼军虽然已呈败象,但若是其收拢阵型,再坚守一两个时辰完全没有问题,而我军则可能会被白马义从利用马快弩强的优势一点点袭杀,一两个时辰之内,恐怕将有上万人死于白马义从的弩箭之下,届时第二批骑兵又陆续杀来,则我军将更难以抗之,如此就算将那万余燕军斩杀,也是得不偿失……”

    一旁的孙乾不服气的问道:“若是能一举击杀燕贼公孙白,岂非胜过斩杀雄兵百万?”

    诸葛亮摇头道:“燕贼公孙白武艺高强,又有汗血宝马,若想突围易如反掌,何况公孙白真若有难,白马义从完全可冲阵将其救出。”

    刘备无奈的问道:“军师一向智计百出,为何如今却如此悲观消极?”

    诸葛亮苦笑道:“蔡瑁无能,五万荆州水军居然不敌燕贼新建水军,白白丢失汉水天堑,燕贼乃是野战的王者,实力使然,亮亦无可奈何。更何况,主公可看看,大军十万,除了主公的嫡系兵马在死战,余者皆装模作样而已,下官担心主公的兵马在此战拼光了,非但抵挡不了公孙白,甚至入城之后有生命之忧……”

    刘备抬眼望去,果然见得那半圆阵型的外围,正在死拼的都是关、张两人所率的亲信兵马,而襄阳城中的兵马,因原属蔡瑁统辖,所以都明显的畏手畏脚,出工不出力。

    诚如诸葛亮所言,若真是自己将一帮亲信兵马拼光了,入城之后,恐怕蔡瑁便会对自己出兵发难。

    正说话间,白马义从如风而来,已在两三里之外,当下刘备不再犹豫:“吹号,速速撤兵!”

    呜呜呜~

    号角声起,众荆州军扔下数千具尸骨和满地的鲜血,如同潮水一般往襄阳方向退去,等到赵云率着白马义从杀到之时,敌军已退往一里多地之外。

    嗬嗬嗬~

    众将士一个个气喘吁吁,全身带血,眼见得敌军终于退兵,不禁纷纷欢呼了起来。

    赵云急忙飞马奔到公孙白面前,急声道:“末将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公孙白哈哈大笑,翻身下马将其扶起。

    赵云急声道:“敌军方退不远,不如让末将追杀一阵?”

    公孙白笑道:“好,后军尽皆刘备亲信兵马,可以弓弩袭杀,再冲杀一阵,但不可追远。”

    “喏!”

    赵云应诺之后,又火急火燎的翻身上马,率着众白马义从紧追而去。

    残阳下,杀戮再起。

    天空中。无数的乌鸦在盘聚飞旋,鸣叫不休。似乎在催促着下面的人类赶紧走。好让它们尽情的享受这场盛宴。

    这一场追袭战,五千白马义从先是用神臂弩在后攒射,又纵马于后掩杀,虽经断后的关羽和张飞拼命抵挡,终究是又斩杀了两千余人才勒马退回。

    夜暮降临时,刘备终于逃回了襄阳。随着刘备一同回来的,乃是大败的噩耗。

    整个襄阳城,转眼之间就陷入了恐慌。

    那些习惯了安乐的襄阳人,从未曾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离战争如此之近。

    ……

    大胜的公孙白,并未继续追袭,而是在汉水南岸聚集渡江的兵马。

    终于,在次日的中午,二十五万大军全部在汉水南岸聚集,黑压压的一片挤满了整个江畔,绵延十数里长。

    公孙白的第一个目标并不是襄阳城,而是襄阳北面一带的荆州水军的旱寨而水寨。

    二十五万大军,如同风卷残云一般,一路沿江而上,拆除和烧毁着沿岸的旱寨和水寨,一时间汉江南岸火光通天,浓烟滚滚,那火势借着江风愈发浓烈。

    江面上,腾蛟军越战越勇,而荆州水军越战越士气低迷,双方胜负早定,只是数日来荆州水军一直躲在水寨之内,仰仗着水寨和旱寨的守势,负隅顽抗着。如今燕军的二十余万大军在半日之内将沿岸的旱寨和水寨几乎横扫一空,使得荆州水军彻底失去了依托。

    而江面上的腾蛟军也在甘宁的率领之下,对汉水上的荆州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欲毕其功于一役。

    仓皇之中,蔡瑁令张允和文聘两人,率着荆州水军的溃军,急急的往汉水下游方向而逃,虽经腾蛟军极力拦截,终究是逃出了大半。

    而蔡瑁本人则在魏延率着一干亲兵的护卫之下,匆忙退入襄阳城。对于蔡瑁来说,水军可败,但是他却不能离开襄阳城,如今刘表病危,一旦蔡氏失势,则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黄昏之前,公孙白终于看到了襄阳城。

    这座荆州的治所,巍巍立于汉水之畔,那高耸绵长的城墙,彰显着它荆州核心的地位。

    “这就是传说中的襄阳城,果然是不同凡响,刘表,多谢你花了这么多时间,帮我公孙白打造了这么一座风水宝城……”

    公孙白望城兴叹,脑海中,那些关于襄阳的记忆一桩桩的翻起。

    原本的三国历史中,襄阳城就像是魏国插在吴国眼皮子底下的一根钉子,使得吴国即使杀败了关羽,夺取了江陵等要地,却依然日夜难安。

    当年的南宋,在襄阳阻挡蒙古大军数十年,最后一战更是坚持了六年之久,最后正是因为被蒙古军攻破了襄阳,丧失了长江中游的门户,最终才致亡国。

    襄阳城有多重要,公孙白是再清楚不过,而现在,这座传奇般的城市,离公孙白就只有咫尺之遥。

    当天,公孙白会合二十五万大军,从北东西三个方向,对襄阳完成了包围。

    而在徐庶的建议下,公孙白特地留下了南门不围。

    襄阳城军民人心惶惶,多半都在想着南逃,而公孙白一旦把四面围死,反而会促使敌人决死守城。

    城内还有八九万大军,如果敌人死守的话,想要强攻下襄阳这座天下坚城实在不是件易事,即使攻下,己军也必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公孙白不想看到的。

    留下一门不围,也就等于给襄阳人留了一条生路,让他们多了一个弃城而逃的选择。

    **************

    襄阳城。

    百官朝会殿大堂中,一片死寂。

    形容枯蒌的刘表,无力的坐在那里,苍老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若非身旁的宦官扶持着吗,恐怕已站立不稳。

    那双眼睛中,愤恨、失望、惊恐,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

    阶下文武众僚,那些平素高谈阔论的名士们,此时都仿佛哑巴一般,闭口不言,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他扭头朝蔡瑁望去,却见的蔡瑁已完全萎靡得像条死狗一般,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他再充满希冀的将视线望向刘备,却见得刘备的视线和他碰了一下之后便慌忙躲开,不觉心头愈发愤怒起来。他之所以留着刘备,而且甚至在蔡瑁与刘备之争中屡次偏向刘备,无非是想让其文韬武略为己所用,想不到此子不但大败而回,而且也一样束手无策。

    刘表环视了一眼众属下,无力道:“燕贼二十五万大军围城,水军也被击败,尔等可有应对之策。”

    回应刘表是一片寂静。

    如今危机的情况下,那些善谈的名士们,这时却无人敢吱声。

    刘表越看越怒,厉声道:“朕养你们这么多年,而今我大汉逢得大危。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说话啊!”

    一向喜欢养士的刘表,这时心里边是极失望。这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养的全是一群废物。

    “陛下,我军精锐尽丧。连水军都败了,如今大军围城,襄阳实难再守。何况燕军横扫北地十州,连鲜卑和匈奴都被灭了,依属下之见,不若……”

    终于有人开口了,说话的是荆州士族韩嵩,他只说了半句话,却始终没敢说下去。

    刘表怒道:“不若什么?”

    “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天下大势已定。袁绍四世三公,坐拥四州之地,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坐拥中原五州之地,都被公孙白轻易击败。如今襄阳城又成为孤城一座,拿什么与公孙白抗之?不若就此开城投降,免此荆襄之地受那战乱之苦,功莫大焉!”

    众人哗然大乱,纷纷抬头望去,却见得说话的正是荆州名士,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时任南汉国太常之位。

    刘表指着他,气得全身直哆嗦,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许久才稍稍平定下来:“来人,拉下去斩了!”

    话音刚落,几名如狼似虎的虎贲立即一拥而上,将王粲一把扭住,就要往外推出去将其斩杀。

    哈哈哈~

    却见王粲仰头爆发一阵大笑,笑罢之后,满脸神色淡然,回头对刘表高声道:“自古忠言逆耳,王某虽知犯忌必死,却仍冒死直言,实乃自寻死路,但问心无愧也!”

    就在那一刹那,奇迹出现了,刘表竟然被他气势所慑,又向来欣赏他的才学,摆了摆手撤回了旨意:“罢了,将此狂徒逐出殿外,无朕宣召,不得入内。”

    一旁的诸葛亮不禁苦笑摇头,心中暗道:“卖主还能卖得如此道貌岸然、理直气壮的,倒是大开眼界!”

    然而,诸葛亮的神色恰恰被刘表捕捉到了,只听殿堂之上问道:“诸葛尚书,不知有何高见?”

    诸葛亮在刘备军中为军师,但是刘表慕卧龙先生之名,拜其为尚书之职。

    却见诸葛亮不慌不忙的走到大堂中间,微微笑道:“襄阳城高墙厚,守军近十万,又有粮草千万斛,箭镞过百万,刀戟如林,就算守个两三年也不成问题,陛下何必惊惶?陛下守得两三年,他公孙白倾巢而出,能耗得两三年吗?一旦其久困于襄阳,则江东孙策恐荆州一失,公孙白转而攻打江东,必将拼死自扬州起兵,攻打中原之地,如此公孙白两头不能兼顾,则襄阳城之围自解也!”

    诸葛亮说得没错,刘表自十七年前单骑入荆州以来,荆襄之地虽然与江东孙氏摩擦不断,但是战争对其生产秩序破坏甚微。十七年来在刘表的治理之下,荆襄之地也成富庶之地,库内粮草和箭镞堆积如山,的确守个几年都不成问题。

    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本病恹恹的刘表,似乎也来了精神,当即高声笑道:“卧龙先生,果然名不虚传!”

    刘表说完,当即下旨,令刘备、关羽率军坚守东门,诸葛亮、张飞率军坚守,蔡瑁、蒯良坚守北门,魏延、蒯越,坚守南门,四门守将分配完毕之后,便传令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