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514章 夜来马蹄声

第514章 夜来马蹄声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那漫天狂轰而往城楼上的石雨,眼看就要砸落在城头,不少公孙军藤甲将士已然举起了藤盾护住头顶。

    而公孙白身边更是无数的藤甲军举盾涌了过来,然而公孙白却摆手挥退。

    只见公孙白嘴里念念有词的模样,伸手一挥。

    刹那间,奇迹出现了!

    那漫天乱飞的石雨,原本覆盖住了整个城头,却突然被什么吸住了一般,齐齐的朝公孙白飞了过去,在他的头顶上碰得哗啦啦直响,然而——消失在虚空之中。

    千余枚石弹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城上城下,无论是西域军,还是公孙军都惊得目瞪口呆,即便是跟随公孙白多年的解忧军也没见过这个阵势。

    就在众西域军正恍然如梦之时,马超睚眦欲裂,嘶声大喊:“击鼓,再发石弹!”

    随着号令声下,众投石车齐齐发动,无数的石弹再次掠起,这一次,轰向城头的石弹更大,都是重达五十斤以上的大石。

    然而,这一切没有什么用,只是让城上城下的两军将士再次见证了一次奇迹。

    那漫天的石雨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一颗落在城头。

    这一刻,城上城下,一片静寂。

    却没人知道,公孙白的脸色极其凝重,甚至是极度紧张。

    “由于系统本身不具备攻击和防御功能,发现宿主利用系统漏洞作弊情况,自动修正BUG,系统回收材料功能限制为不可回收正在攻击的兵甲材料,同时对宿主利用漏洞作弊情形予以处罚兵甲币1000。”

    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精灵那冰冷无情,甚至略带愤怒的声音。

    当年兵甲系统还在1级的时候,他就使用过这个BUG回收正在攻袭己方的巨石,但是因为只是回收数量较少,并未被系统所察觉。而在后来他利用战车压垮敌军的鹿角,被系统发现为利用BUG攻击的行为,不但自动修正BUG,而且对他予以处罚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回收木石的BUG迟早会被系统自动修正,所以一直舍不得用。

    今日在众西域人面前展示了这一神迹之后,那数以千计的石弹回收,果然被系统所察觉,被予以收复了。

    整个城楼上出奇的安静了片刻,旋即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和咆哮声。

    “燕王万岁!”

    “燕王万岁!”

    “燕王万岁!”

    而城下的众西域军也彻底被城楼上的公孙军所惊醒,顿时炸开了锅。

    “我的天哪,老子是看花眼了吗,那个汉人这是施展了什么妖术?”

    “听闻汉国的燕王乃神灵转世,看来是真的,我等如何能与神灵作战?”

    “娘啊,这还怎么打,人力何以与神力抗敌?”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甚至有不少极其迷信鬼神者翻身下马,迎着城头,恭恭敬敬的弯腰膜拜。虽然只是抵挡住两轮石雨而已,但是对于西域众将士的心灵产生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对于其军心和士气几乎是毁灭性的的打击。

    不要说是普通将士,那些随军而来的诸国将领甚至是王子,也是震怖不已,甚至有个别小国的王子也加入了膜拜的队伍。

    见势不妙的马超,脑海里灵光一闪,转身对乌离高声吼道:“弓弩手,出列,放箭!”

    乌离当即传令,大宛国的弓弩手,虽然心头士气全无,终究是不敢抗命,一千余弓弩手齐齐纵马而出,奔到城下,张弓搭箭,朝城头射去。

    咻咻咻~

    箭矢声破空声大起,只见一千余枝羽箭齐刷刷的朝城头射去,那密集如雨的箭矢哗啦啦的落上了城头,

    这一刻,虽然西域后军的将士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前军的将士却是齐齐屏住呼吸,盯着那密集的箭雨,等待着结果。

    立在城头的藤甲军呼啦啦的齐齐竖起了藤盾,只听噗噗噗的响声,那千余枝羽箭齐齐被挡住,众公孙军将士毫发无损。

    然而,马超很显然不是在意是否会射中敌军的效果,只听得他举枪大吼:“诸位看到否,贼首公孙白只是会点微末妖术,并不能破弓箭!”

    马超气运丹田之下,声如巨雷,城头上的公孙军将士也听得一清二楚,郭嘉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蠢货,没有了投石机,箭矢有何用?”

    然而,不管如何,西域人的士气终于刹那间得到了恢复,知道汉人的燕王并不是无所不能的,这样一来己方庞大的兵力优势让众人又斗志昂扬起来。

    马超眼眸中杀意如潮,扬鞭又是一指,厉声道:“全军攻城,给老子杀尽公孙贼军,一个不留!”

    咚咚咚~~

    战鼓声再起,响彻云霄。

    “进攻——”

    正面处,马超率先带领着西凉军蜂拥而前,紧接着乌孙国左大将铁靡手中大刀一扬,八万人的军阵,轰然向前推进。

    左右龟兹、鄯善国、车师国、黎山国、疏勒国等主将各率着本部兵马开出,数以十万计的庞大兵潮,向着禄福城涌去。

    眼看敌军越涌越近,公孙白蓦地拔剑大吼:“放箭!”

    “唆唆唆~~”

    箭矢划破长空发出刺耳的尖啸。

    “树盾~”

    城楼下响起马超的一声炸雷般地大喝。冲前面的西域军骑兵迅速将大盾顶头上,顷刻间形成一片密集的盾墙。

    “笃笃笃~~”

    “啪啪啪~~”

    连续不断的闷响声中,一支支锋利的狼牙箭已经倾泻向众西域骑兵,在那五花八名的大盾之中,只有西凉骑兵手中的大铁盾起到了作用,大部分前排的盾骑兵手中的木盾和皮盾在伸臂弩的攻击之下瞬间成了碎片。

    只听得城楼下惨叫声大起,一波接一波的骑兵惨叫着倒在了城下,一轮神臂弩激射之后,又是如同机关枪般扫射的万钧连弩。

    一轮冲袭之下,众西域骑兵在折损了三四千人的代价之下,利用骑速飞速的靠近了城墙之下,连上百架云梯都是被战马拖着奔行而来的。

    “杀~~”

    蜂拥而至的西域军士气大振,转眼间已经冲到了关墙之下。一架架云梯被高高竖了起来,顶端锋利的钩子夜空下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关墙上,张辽屹立如松,所有公孙军神情凝重。

    “咣~咣~咣~”

    上百架云梯几乎是同时搭上了关墙,通过顶端的倒钩死死地钩了女墙上,数百名西域军轻步兵呼嚎着从盾墙下冲出,口衔腰刀,手脚并用。敏捷如猴地顺着云梯攀了上来,只片刻功夫,便已经攀到了五六丈高。

    “杀!”

    一声炸雷似的大喝响起。

    “呼呼~~”

    一团团巨大的黑影顿时从关墙上凌空砸下,攀云梯上地西域军无从闪躲,大多被砸个正着。惨叫着从云梯上翻翻滚滚地跌落下来,大多不是摔折了双腿就是被檑木滚石砸碎了头颅,但多的西域军却从盾墙下冲杀出来,悍不畏死地继续攀援而上~~

    城墙上,张辽手一挥,沉声道:“藤甲军~~上!”

    所有人都以为弩箭和滚石擂木才是攻城的最大阻碍,等到第一波西域精锐之士冒着矢石登上云梯顶部时,他们才发现噩梦才刚刚开始。

    一队队身着藤盔藤甲的公孙军手提着百炼钢刀出现在了云梯口,对着那些率先登上垛堞的西域精锐将士恶狠狠的狂劈了下去。

    咯~

    百炼钢刀之下,西域精锐手中的腰刀竟然被百炼钢刀劈成两截,百炼钢刀余势未歇,将那名西域精锐兵士的头颅像切西瓜一般劈成了两半,脑浆和鲜血四溢。

    噗~

    一名西域百夫长在登上垛堞前的那一刹那率先发难,手中的钢刀恶狠狠的刺向面前那名藤甲军的心脏处,发出沉闷的响声。

    那名藤甲军却丝毫未受损,嘿嘿狞笑一声,下一刻手中的百炼钢刀已劈在那百夫长的脖颈处,血光迸现之后,那百夫长的头颅便滴溜溜的滚了下去。

    一番惨烈的击杀之后,最先在垛堞口冒头的西域军士无一例外的被劈落了下去,众藤甲军只顾一顿狂劈,根本无视敌军的兵器,在兵器和装备的巨大优势之下,再加之众藤甲军也都是百战精兵,武力值都在55以上,而更大的优势则是守城对攻城的优势,使得那些登城的西域军根本就无还手之力。

    攻城之战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时辰,城头上下一片尸山血海,众西域兵马足足折损了七八千人,却始终未能登上城楼一步。而城头上的藤甲军除了个别运气差的被击中咽喉而死以外,大部分毫发无损,虽然受伤者也不在少数,但是都得到了及时的救治。

    城楼之下,铁靡跨骑马背之上,目睹西域军攻势受挫,而己方的兵马成堆成堆的死在城楼之下,那尸体都堆了好几尺高了,不禁心头一寒,虽然马超贵为乌孙国驸马,但是这些兵马可是他的亲兵,乌孙国的兵马,终于他忍不住向马超道:“大将军,众将士远道而来多有疲乏,如今看来攻城效果甚微,不如歇息一晚,明日再行攻城。”

    旁边乌离亦劝道:“大将军。天色已晚,不如来日天明之后再行攻城?”

    马超朝四周望去,见诸国将领似乎都士气全无,只得嗯了一声,说道:“也罢,大军后退十里下寨,待明日天亮再行攻城。”

    “遵命。”

    然而,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内,攻城之战依旧毫无进展,不但是西域兵马,即便是马超也历来是擅长野战,对于攻坚战不是很擅长,如今面对天下兵甲最精良、器械最先进的公孙军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每日伤亡数量都在增加,多则六七千,少则两三千,半个月时间之内西域军马合计折损了近三万人,后来直接放弃了强攻。

    而内乱,也在众西域军中逐渐产生,有的人主张避开禄福城向南东南进军劫掠和攻杀,但是很快就遭到了反对,毕竟公孙白就在禄福城,再说往南也不知要跑多远才能跑出无人区,毕竟西域人粮草已不多了,而更多的人,则希望引兵回国,尤其是那些损失不算大的小国。

    很多西域小国,原本是想侵入大汉花花之地,趁机大肆掠夺一番,谁料想到半点便宜没占到,还折损了不少兵马,心思动摇已是情理之中。

    不管如何,是该迅速作出决断的时候了,否则再耗下去,粮草耗光了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经过一阵激烈的争辩和讨论之后,马超和西域诸国主将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明日四面围城,倾巢而出,不惜一切代价的发起攻击,一旦日落时分若仍无结果,则就此挥师南下,攻袭和劫掠武威郡,以战养战,一直突入关中。

    计议已定,众人心中稍稍宽心,齐齐入帐休息,明日一大早好保持最高昂的斗志,攻打福禄城。

    夜深人静,十七万多兵马尽皆进入梦乡,大营之内鼾声如雷,此起彼伏。

    就在此时一阵急剧的马蹄声自东南方向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