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469章 全面溃败

第469章 全面溃败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关中之战快完了,系统将要进行突破式的升级,敬请期待。)

    “唆~”

    “唆~”

    “唆~”

    锐利的尖啸划破长空,一排排锋利的标枪已经从西凉骑兵的手中掷出,空中划出一道道阴冷的诡异弧线,向着公孙军铁骑头上激射而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藤盔藤甲的白马义从,其余的墨云骑和飞狼骑也是钢甲重装出阵,落在白马义从的藤甲上是噗噗的声音,落在钢甲是叮叮当当如同打铁一般的声音。

    那曾经横扫西凉,令羌人闻风丧胆的投枪,在公孙军铁骑面前如同抓痒一般。

    两只骑兵对冲而来,八万骑兵,三十多万只马蹄,重重的叩击着地面,使得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在呻吟,似乎承受不住重压。成片成片的马蹄带动着漫天的尘土,直卷云霄。

    嗷嗷嗷~

    眼看两军越逼越近,跟随在马超身后的西凉骑兵发出如同狼嚎一般的吼叫声,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浓浓战意,西凉骑兵以羌人为主,不但英勇善战,悍不畏死,而且以战死疆场为荣,虽然见到那一队队的公孙军骑兵全副武装到牙齿,却没有丝毫的怯意,反而更为兴奋。

    更何况,奔驰在最前的是西凉人心目中天神一般存在的“神威天将军”,他们更没有理由惧怕。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迎面而来的白马义从也感觉到了这只骑兵的悍勇和恐怖,他们的战斗力看起来并不比虎豹骑差多少,远远强于之前遇到的草原民族的骑兵,也在赵云的带领之下,齐齐发出高呼声。

    冲在最前面的两名白马神将对冲而来,如同两道白色的流光一般,纵然身后有千军万马,他们的视线中却只有对面那个白马白袍银甲的对手,似乎击败了对方,便赢得了此战。

    一个横扫黄河南北,未尝一败;一个威震西凉,所向无敌。

    两骑带动着两道烟尘,如同飓风一般卷向对方,倒拖着的两杆长枪,一金一银,枪刃在地面上划出两道深深的印痕,眼看即将靠近,金枪和银枪同时掠起,在空中划过两道夺目的光芒。

    呀~

    哈~

    两人齐齐大吼,气势如虹,白马如龙,长枪如电,呼啸而出。

    吭~~

    猎猎的金属激鸣声中,两柄战枪轰然而撞。刺耳的烈鸣,竟是盖过了万马奔腾之声。

    咴~

    沙里飞和照夜玉狮子齐齐发出一声暴烈的嘶鸣,被那两道巨力震得齐齐退开,两人的身子均是微微一晃,各自暗暗心惊。

    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两人的神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勒马回头时,望向对手的视线已然充满赞赏。

    “再来!“马超大吼。

    赵云大笑:“好”

    轰轰轰~

    就在此时,身后两只对冲而来的骑兵也恶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激起了一层血雾,一时间马嘶声、喊杀声和惨叫声四起,两只王者骑兵也展开了残酷的搏杀,赵云和马超两人也被滚滚铁流冲散,各自挥舞着长枪在人群之中奋力厮杀。

    两只骑兵展开了激烈的厮杀,虽然白马义从在装备和战斗力上都有着强大的优势,但是西凉骑兵展现出了强大的拼命劲头,哪怕身中数刀却仍然在带伤拼杀。

    噗~

    一名白马义从一刀将一名西凉精骑连刀带手腕斩断,正要继续一刀结果那人时,却见那名西凉骑兵竟然从马背上跃起,想要将那名白马义从拉下马背,惊得那白马义从连连挥动战刀,锋利的百炼钢刀将那人劈成了碎片,鲜血洒了他满头满脸。

    砰~

    一名西凉骑兵被劈落于马下,胸口被劈了一大道口子,却仍然奋力挣扎起来,举起战刀想要劈断前头疾驰而来的敌军战马的马腿,却被旁边的战马践踏而过,踏为肉泥。

    西凉骑兵的悍不畏死给白马义从带来不少的震撼,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不要命的对手,一时间竟然冲势受阻,虽然占尽上风,却未像之前对阵其他对手一般转眼之间便将敌军的战阵碾得粉碎。

    紧接着两边黑压压的骑兵大军又汇涌在一起,公孙军骑兵都是玄甲,而西凉骑兵的战袍以青色为主,双方八万骑兵层次分明,如同两股海浪一般对撞激起一层层血肉的涟漪,又犬牙交错的纠缠在一起。

    然而西凉骑兵虽然悍勇,但是面对全身武装到了牙齿的公孙军骑兵,终究是逐渐抵挡不住,缓缓的后退,而公孙军骑兵则是步步进逼。

    最后,双方三十万步兵也汇涌而来,也轰然对撞在一起。

    这一刻,天地之间只看得到人头攒动,和兵刃掠起的一道道寒光,除了灰蒙蒙的天空,便只剩下双方厮杀的士兵,再也看不到其他事物。

    公孙白勒马立在一个小土丘之上,然而就算是高达五六尺的土丘,加上他八尺有余的身躯以及一丈高的战马,却一眼望过去还是看不到边际。

    在这个时候,只能靠各路兵马独立作战了,四十万人的战斗,无法做到统一指挥,虽然帅旗高高飘扬而起,但是等到旗令层层传递下去时,至少是半柱香的工夫之后了,对于瞬息万变的战场来说,这是极其不利的,所以此刻他只能镇守后军,观看局势的发展,不能轻易发号施令。

    陷入白马义从重重包围的马超,在人群之中舞动虎头湛金枪奋力拼杀着,不时的有白马义从被他击退和震伤,但是在那如林的百炼钢刀的包围之中,却是斩获极少,金枪再利终究是不能穿透藤甲,但是仍然偶尔有躲闪不及的白马义从的被他刺中咽喉,落于马下。

    这期间,他与文丑也对战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但是数以万计的骑兵混战,乱马奔腾之中,使得两人根本就无法好好交战,不一会又被冲散。

    红日西斜,残阳如血,整个战场一片尸山血海,西凉军和曹军虽然拼力死战却无法挽回颓势,西凉人虽然悍不畏死,却终究抵挡不了敌军的兵利甲坚。

    十八万公孙军一路踩着敌军的尸骨和逐渐推进,每前进一步都激荡起一层血雾。

    原本在白马义从中拼杀的马超,终于突出了层层重围,眼前逐渐开阔了起来,勒马回头时,却见得四周并无西凉骑兵跟来,那浩如烟波的黑色浪潮正滚滚向西而去,而一片青色的西凉骑兵和赤甲的曹军正逐步的向后撤退。

    纵横西凉多年,被羌人尊为“神威天将军”的马超,从未经受如此大败,原本气势汹汹而来,却想不到得到如此的结果,令他不禁又羞又恼。

    就在此时,他眼角突然见到一队人马原本立在土丘之上,此刻正逐渐向前移动,然后他便看到了那杆高高飘扬的帅旗。

    大旗上的“公孙”二字刺疼了他的双眼,而旗下的那道身影却令他狂喜起来。

    公孙白!

    那个端坐在汗血宝马之上的玉树临风般的身躯正是公孙白,此刻公孙白的身旁,仅仅只有百余骑而已。

    只要击杀公孙白,一战定乾坤,真是天助我也!

    马超此刻的心情就像一个即将输光的赌徒突然摇到了一个豹子一般,那心情别提多激动了。

    马超的剑眉凝成一线,再一次束紧护身的银甲,手背上的条条青筋如树藤般突起,一柄金枪握得更紧了些。

    只听他发出虎啸龙吟一般的怒吼,催动胯下千里良驹沙里飞,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公孙白扑杀而去。

    大地在震动,耳膜在隆隆作响,黄天反衬着枯野,耳边烈风啸啸,刮面如刀。马超感觉血脉在渐渐沸腾,胸中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激动。

    沙里飞飞奔如风,转眼距河北军阵只有两百余步。

    公孙白的亲兵护卫这边很快就产生了小小的骚动,吴明急忙指着左边道:“主公快看,贼将马超正向咱们这边奔来。”

    不用他提醒,一公孙白早就已经注意到。

    视野之中,那雄健的身躯正在渐渐逼近,在那人的下半身,似有一团雪白的白云在流转,如梦如幻。

    渐渐近时才看清,那如云似雪的幻影,竟是一匹巨大的雪白的战马。

    战马那修长沙而劲健的四肢,附于其间的条状肌肉,仿佛钢筋铸成一般,光洁的皮肤明亮如白玉一般,萧萧狂风中,随风舞动的雪白的鬃毛无数的浪花在窜动。

    好你个马儿,敢单骑冲阵来杀我?

    公孙白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放箭!”吴明大吼。

    伴随着一阵嗡鸣,数十支箭矢破空而出,在天空中划出道道弧线向着马超袭去。

    弩箭虽强,却不足以阻拦西凉锦马超的脚步,驰中的马超,虎头金枪舞作车轮一般,轻易的将袭来之箭弹开。

    只一轮箭射方罢,那一人一骑,已如闪电一般杀至。

    朔风猎猎,吹得马超战袍飞扬,浓浓的战意在他的眼中激烈的燃烧着。

    公孙白的命,我志在必得!

    然而就在他即将奔近公孙白五十步之内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赫然是一辆战车!

    此时的马超已是高速奔驰,丝毫不亚于绿皮列车的速度,虽然大惊失色,却眼疾手快,加之这已是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当即将虎头金一挑,那数百斤的战车轰然被挑翻。

    然而,在他的面前密密麻麻的停了十几辆战车,惊得他立即勒住马脚,那千里驹在马超挑第一辆战车之时已然受到了巨大的阻力,放缓了速度,此时前蹄一扬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抬眼望去,相隔在五十步之外的公孙白正满脸灿烂的望着他,右手不停的挥动着,紧接着又在他两旁竖起了两架云梯,云梯和战车将他三面包围了起来。

    这一刹那,马超的世界观彻底被颠覆,他立即惊觉公孙白这是在使妖术。

    忽~

    背后风声再次响动,电光火石之间,马超不及多想,当即掉转马头从背后云梯的间隙中窜了出去,等到回头看时,一架云梯刚刚好从他身旁落下。

    又惊又怒的马超,望着不远处的公孙白,又回头看到一架云梯落在他的身后,终于作出了最明智的选择——逃跑。

    驾~

    马超二话不说,打马回头落荒而逃。

    “老子当年打星际可是微操好的很,现在不行了,居然没用云梯关住他丫的。”公孙白心中微微叹道。

    他的身旁尚有郭嘉、司马懿等人,生怕马超一个不注意冲进了侍卫之中伤了两个谋士,所以只得放弃单挑马超的念头。

    不一会,在前方激战的大军之中,响起了苍凉的退兵号角声,无数西凉骑兵随着那倒卷的“马”字大旗,如同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退逃回阵的马超,再一次做出了最佳的选择,率着数万西凉骑兵,扔下十数万曹军步兵,风也似的撤逃而去。

    (明天三更,好象说还没失约过,明天也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