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447章 八阵图(求月票和订阅)

第447章 八阵图(求月票和订阅)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眼看只有十数步之遥,两人齐齐举起了兵器,锋利凛冽的兵器在夕阳的照耀下闪出夺目的光芒。

    哈!

    公孙白大喝一声,游龙戟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光弧,汗血马快,转眼之间冰冷的戟锋距离关羽颈项已经只有咫尺之遥,关羽狭长地凤目霍然睁开,有冰寒地杀气自眸子里倾泄而出~~

    “开~”

    一声大喝,关羽倒提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陡然扬起,恶狠狠地撞向了公孙白的战戟,昔日的公孙白根本就非他的一合之敌,想来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缕残忍的狰狞之色在关羽的眼中涌出,他似乎看到了公孙白被他那千斤巨力震得连人带戟飞了起来,口中喷着鲜血摔落在地的画面,心中又微微带着一丝不忍。

    咣~

    刀戟相交,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激越而起,震得紧紧跟随而来的吴明等人的耳膜嗡嗡作响,关羽只觉得胸口被一股距离灌入,心头气血翻涌,全身坐立不稳,连连摇晃,而胯下的战马更是连退了六七步,险些栽倒,这还是昨日他与文丑交战之后,换了一匹近八尺的良驹的缘故,否则那马早就双腿一劈栽倒在地了。

    刹那间,惊骇如同巨浪一般在他心头翻滚,想不到一晃十年,公孙白的武力竟然也强悍如斯,比起当年的吕布还要胜上三分,使得关羽心头蓦地涌起了一股英雄迟暮的悲凉。

    “驾!”

    关羽双腿狠狠一挟马腹,勒马急走,公孙白竟然武勇更胜吕布,想要袭杀公孙白几乎就是个笑话,此时不走,待何时?

    “咻~”

    身后的吴明,拈弓搭箭,一箭正中关羽马臀,战马吃痛昂首悲嘶一声,往前发疯似的狂奔起来,吴明挠了挠头,满脸羞愧之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关羽披头散发、落荒逃走~

    像吴明这样的武力三流都难以排上的将领,都能射中关羽的战马,看来关二爷的箭防真的很低……

    公孙白望着关羽败逃而去的身影,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勒住了马脚。

    原本凭借着汗血宝马的速度追上关羽完全不在话下,但是作为三军主帅,轻易出马单骑追袭终究不适当,再说关羽虽败,但是若想击杀终究不是那么容易。

    “二叔,慢走,不送!”公孙白长戟一收,高声喊道。

    呜呜呜~

    就在此时,在荆州军的阵中响起了连绵不绝的退兵号角之声,无数的荆州军如同潮水一般向南退去。

    原来刘备尚自死战一番,但是当赵云率着五千白马义从自中军突袭而来之时,刘备便彻底的崩溃了,当年的白马义从已是所向无敌,令他惊艳不已,如今这群藤甲藤盔的怪物,又岂是荆州军所能抵挡?

    眼见大势已去,再加上诸葛亮的再三劝说,刘备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令撤兵,在与公孙白的首次正面交锋战之中,他终究是败了,而且败得很惨……

    刹那间,南阳盆地的南端,一团乌云向南面的汉水方向四散奔涌而去,如同决堤的河水一般四处泛滥,那是亡命奔逃的荆州溃军。

    所谓兵败如山倒,这样庞大的军队,除了校刀手这样的精锐和刘备的亲兵紧紧的跟随在刘备的帅旗之下,大部分兵马听到撤兵的号角都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四散奔逃。

    大胜之下,众公孙军哪里肯舍,跟在背后紧紧追杀而来,尤其是白马义从和墨云骑,更是在衔尾而随,在荆州军丛中大肆砍杀。

    长刀所向,血雨纷飞,马蹄踏处,骨肉成泥。只杀的荆州军哭爹喊娘,在那铺天盖地的“缴械不杀”的喊声之中,那些跑得慢的荆州军只得缴械投降。

    乱军之中,刘备的帅旗倒卷,关羽、张飞、陈到、诸葛亮等人簇拥着刘备一路难逃,诸葛亮那台无牌四轮车也被两匹骏马拉着,跟在刘备身边向前狂奔。

    刘备不停的回过头来,望着身后的将士不停的被砍杀和俘虏,心中痛得滴血,这点家底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照这个趋势下去便要折得精光。

    “主公勿慌,再往前一两里,贼军必然止步不前,不敢再追。”诸葛亮神色淡然的安慰道。

    刘备心头稍安,微微叹道:“全凭孔明之计了,公孙白已成气候,看来北伐中原尚不是时候……”

    这一战,公孙白只派出了不到两成的兵力,便杀得他们丢盔弃甲,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两者之间的实力实在相差太大了。刘备终于知道,在这个时候去惹如日中天的公孙白,无异于自寻死路。若想与公孙白交锋,还得好生积蓄实力才是。

    轰隆隆~

    万马奔腾,一路呼啸追逐而来,越来越多的荆州军,不是被斩杀就是跪地投降,众公孙军铁骑在前,步卒在后,很快就追到了四五里地之外,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

    奔驰在最前的太史慈,见得前头一大片新动过的泥土,整整一长条,宽达四五十米,长达数里,如同一条河流一般横亘在面前,当下心头一沉,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

    但是见得那奔涌如潮的荆州军若无其事的践踏而过,终究是没有多想,继续向前狂奔,纵蹄踏上那片新动过的泥土

    就在他即将呼啸而过时,突然脚下咔嚓一声往下陷,他心中大惊,正要勒住马缰,前面地面又发出一声木板碎裂的声音,只听得胯下的乌云踏雪悲鸣一声,太史慈便连人带马栽倒在陷马坑里。

    太史慈倒还好,不等身子落地已然从马背上一跃而起,长枪一戳坑内,当即腾身而起,跃上踏实的地面,而那匹乌云踏雪的马腿却被陷阱中的利刃和木刺扎得鲜血淋漓,痛嘶连连。

    “停!”太史慈扬枪大吼。

    咔嚓咔嚓~

    刹那间,后面木板碎裂声、扑通栽倒声、马嘶声、惨叫声连连响起,无数疾驰而来的墨云骑,纷纷纵马栽倒在土坑里,手中的兵器掉落一地。后面呼啸而来的墨云骑急忙勒住马脚,又被后面冲来的骑兵撞倒。

    墨云骑虽然训练有素,迅速勒住马脚急停,但是万马奔腾之势,岂是说停就停的,瞬间乱成一团。

    荆州军大旗之下,刘备等人眼见得墨云骑中计,纷纷停住脚步,转身哈哈大笑的望着正在土坑里挣扎的墨云骑将士。

    原来诸葛亮早已叫人将此段地面挖了十数条长达数里的壕沟,在上面铺上木板,木板的重量只能承受数百斤的重量,只留下中间一道二三十米宽的直向通道供刘备和骑将行驶,荆州军原本骑兵就不多,又在淯水河堤之前被斩杀大半,又事先已经告知过,故虽然处于溃逃之中,却依旧按照路线行驶。

    而众墨云骑在疾冲之下,连人带马的冲势施加在木板之上的力量何止千斤,那木板虽厚却根本承受不了他们的重量,被踩得断裂而致使众墨云骑纷纷摔倒在土坑里。

    一阵纷乱之下,虽然荆州军已成溃军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但是众墨云骑却连人带马,受伤者至少达上千人,到处一片鲜血淋漓。

    那四五十米的宽的壕沟,成了公孙军追兵和荆州军溃军之间的分界线,气势汹汹而来的公孙军虽然挟大胜之势而来,却只得止步不前,望沟兴叹。

    众将士正彷徨之间,公孙白已然纵马而来,见得眼前这番情景,不禁火冒三丈:“来人,给我将此沟填上,继续追袭,不杀刘备和诸葛亮,不得回头!”

    这一刻,公孙白是动了真怒了,诸葛亮这小屁孩接二连三的阴他,叫他如何不火?尤其是一下子就伤了上千名墨云骑,就算激烈的正面交锋都很少有这么多受伤的,结果被这小屁孩挖了几道阴沟就给伤了,更是令他暴跳如雷。

    幸好有命疗术,公孙白迅速对乌云踏雪施以5级命疗术,使得这匹奄奄一息的千里神驹瞬间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欢快的嘶鸣不已。

    接下来,上千名墨云骑也连人带马被予以救治,恢复了正常健康状态,只是这样一来,公孙白瞬间少了两万多兵甲币,差不多这个胜仗白打了。

    半个时辰之后,那四五十米宽的壕沟终于逐渐被填平,公孙白急声喝令大军继续向南追袭。

    奔驰在最前面的自然还是白马义从和墨云骑,尤其是那刚刚吃瘪的墨云骑,何曾受过如此羞辱,一个个狂挥着马鞭,催得胯下的战马都飞了起来,差不多和白马义从保持同速,滚滚向南面的汉水方向奔涌而去。

    公孙白则在郭嘉、庞统、张辽、廖化、周仓和吴明等将的簇拥之下,率着众解忧军紧随其后而来,然而骑兵马快,很快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就在众解忧军紧赶慢赶,即将奔到二三十里地外的汉水江边之时,却见得十数骑斥候飞奔而来,急声禀道:“启禀主公,白马义从和墨云骑,陷入一座土石阵中,左冲右突而不得出,贼军正横渡汉水,已然渡过大半兵马。”

    不等公孙白应答,身旁的庞统已然变了脸色,急声道:“是八阵图垒,快随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