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416章 巅峰对决(漏字已更新)

第416章 巅峰对决(漏字已更新)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高阳亭城下,三万铁骑阵列如山,将方圆不过百余步的小邑围得水泄不通。

    四面围城,公孙白并不急于进攻,毕竟城内仍旧有三万多曹军。虽然像这种高不过三丈,护城河宽不过两丈的小城,只要祭出井阑和攻城云梯车,再以强弩掩护,要想破城并非难事。但是器械再精良,士兵再精锐,守城方的巨大优势在那里,若想破城终究还是要死伤不少人的。如今城下的都是从战斗素质百里挑一的骑兵,这些骑兵是公孙白的命根子,宝贝得不得了,岂会轻易用来攻城当炮灰。

    根据斥候来报,雍丘之地的大水逐渐在消退,预计在三四日后,二十多万步卒大军便会赶来。所以公孙白根本就不急,除了第一日派人负土在弩箭的掩护之下,将东门的护城河填实之后,后面每日只是派人在城下喊话,对城上的曹军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他们开城投降。当然这些只是降低曹军士气的手段而已,城内有曹操亲自坐镇,又有一大帮对曹****忠的悍将,怎么可能会献城投降。

    第一天,曹操还在高阳亭城头亮相,巡查了一遍城楼,再往后便只有典韦、乐进和于禁等人在城头巡视和镇守。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这一次曹操注定已是在劫难逃。小小的高阳亭城中不可能有太多的粮草,如今驻扎了三万多军马,就算只是围而不攻,两三个月后曹军也要活生生的饿死,更何况马又有二十七八万大军接踵而来。如今公孙白要做的只是死死的围住两道城门(高阳亭只有两道门),曹操便插翅难逃。

    直到第三天,公孙白突然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

    围城三日,已然被关入笼中的曹操,竟然未做困兽斗而垂死挣扎一番。这三日来,曹军竟然未做任何突围的尝试,这太不合常理了。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公孙白的心头。

    公孙白惊得从卧榻之上一跃而起,披甲提剑奔出营帐,急声对吴明喝道:“牵马来,随我去城外看看!”

    火急火燎的公孙白,赶到城下时,见得典韦尚自率众在城楼上叫嚣,与城下的公孙军骑兵对骂,心头稍安。

    当下他选了一处平坦的地面,伸手一指,一座高高的井阑立即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耸入云空。

    公孙白率众疾步登上井阑,一直登到井阑顶部的望塔。

    凭栏朝城内望去,只是轻轻一瞥,公孙白立即脸色大变,一股难言的苦涩和懊悔涌上心头。

    方圆不足两百步的小城,塞了三万多兵马进去,里面应该到处是人头攒动才对,可是如今他看到的是,城内的几条主要大街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士兵在巡逻和守卫,加上城楼上的守军决计不会超过五千人。

    可是根据当初所探得的消息,城内至少挤入了三万人马,还有两万兵马难道被蒸发了?

    两万多兵马不翼而飞,那曹操还会在城内吗?

    公孙白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股被戏弄的感觉涌上心头,很显然这一次他也被曹操耍了!

    一个念头从他脑海里一闪而过,转身对吴明吼道:“快,多派人手,到四周打探是否有地道出口!”

    半个时辰之后,一骑斥候飞马奔来,不等马蹄完全停稳,便飞身从马背上摔落下来,拜倒在公孙白身前,急声喊道:“启禀主公,高阳亭南十里之处,发现地道出口,敌将乐进刚刚率军从地道之内逃出,往南而去!”

    卧了个大槽,天天打雁,想不到也会被雁啄一次!他娘的曹孟德,咋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这么命大!

    公孙白那英俊的面孔上涨得通红起来,急声喊道:“快,令管亥率五千骑兵堵住彼处出口,不得再走漏一个!”

    “喏!”

    传令兵刚刚离去,又有一名传令兵飞马而来,高声禀道:“启禀主公,太平军、解忧军、安济军,三军已到三十里之外,天黑之前可到达。”

    此时的公孙白却已然等不及了,高声吼道:“全军听令,准备攻城!”

    号角声连绵而起,战鼓声冲天而上,无数的公孙军骑兵纷纷翻身下马,在城下集结准备对城楼发动进攻。

    数十架井阑高高的立在城墙之前,一排排弩箭如同倾盆大雨一般向城头倾泻而去,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将士,也端着大黄弩,自下而上朝城楼上放箭。

    紧接着,在弩箭的掩护之下,五千白马义从全部换上藤甲,推着攻城云梯车,呼啦啦的朝城头扑杀而去。

    正如公孙白所料,此时城内不过五千兵马,还要分守四面城楼,城楼上的守军不足千人,亦无后补。

    高阳亭东门,在五千藤盔藤甲的白马义从的突袭之下,很快就占据了城头,而那些守军根本也毫无战心,眼见敌军杀上了城头,索性一个个弃械投降。【愛↑去△小↓說△網w  qu 】

    等到典韦闻讯,率着五百多虎卫军精兵奔杀到东门之时,东门城楼已然被文丑率众攻下。

    城门大开,吊桥被放下,城下早已等候多时的公孙军骑兵纵马呼啸而入。

    ……

    高阳亭城东门,火光通明,杀声震天。

    两只军队混杂在一起血战,东门口血肉横飞、惨叫连天。

    赵云与吕布两人枪来戟往,正杀得不可开交。

    两人杀在一起,全身贯注的投入了对战之中,全然不顾身边的将士厮杀情况。似乎他们决出了胜负,这场战斗就决出了胜负。

    两人攻杀了十余招,尚不分胜负,但是典韦的虎卫军却架不住白马义从人多且装备精良,逐渐败退,五百多虎卫军被白马义从逼得退往城内,乱军之中,正在厮杀的两人也被兵马冲散。

    城中火光通天,公孙军从两门杀了进来,喊杀声响彻整个高阳亭城上空。在一片“缴械不杀”的喊声中,许多失去斗志的曹兵纷纷扔下兵器,退到路旁,将双手高高举起以示投降。

    四面八方的公孙军迅速集中向城中杀来。

    城中广场,五百多虎卫军被白马义从杀得只剩两百多骑,紧紧的簇拥在典韦的身旁。在他们的四周,白马如云,长刀如雪,数千白马义从将他们团团围在阵中,水泄不通。

    “魏公到!”

    随着吴明的喊声,四周的将士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通道之中,公孙白头戴白玉束发冠,白袍紫甲,身披火红大氅,胯骑一丈高的汗血宝马,手持百炼钢战戟,丰神如玉,神威凛凛,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之下,缓缓而来,停在典韦和众虎卫军之前。

    “典韦,统率75,武力98,智力39,政治30,健康值89,对曹操忠诚度99。”

    公孙白查询到典韦的忠诚度之后,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此高的忠诚度,是决计不会投降的了。

    不过他依旧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尝试:“典将军,曹操弑君叛国,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将军何必执迷不悟,何不弃暗投明?”

    典韦哈哈一笑,双戟直指公孙白:“只悔那日在濮阳城被你走脱,否则岂有今日之恨!”

    公孙白自知已不可能对典韦招降,随即转向他身后的虎卫军,眼见这些百战精兵的武力个个都在60以上,甚至还有个别达到70的,又循循善诱道:“曹贼叛逆,诸位可愿入白马义从和墨云骑,与本国公驰骋天下、建功立业?”

    迎接他的是数百双鄙夷的目光,公孙白正自觉无趣,突然有人喊道:“我愿投魏公!”

    回过头来时,只见一名虎卫军队率,排众而出,解下虎卫军铠甲,扔下手中的兵器,便大步朝公孙白走来。

    噗~

    那人尚未走出几步,突然背后风声响动,紧接着一双大铁戟便已将他那伟岸的身躯劈得如同烂泥一般倒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

    典韦虎目圆睁,举起鲜血淋漓的双铁戟,直指公孙白,嘶声吼道:“虎卫军,杀!”

    嗬~

    身后吼叫声如雷,数百名虎卫军跟随在典韦的身后,朝公孙白杀来。

    赵云大吼一声,纵马而出,拦在典韦身前,挡住那气势汹汹而来的双铁戟。

    四周的白马义从一拥而上,向阵中的虎卫军围杀而来。

    虎卫军寡不敌众,再加上白马义从的藤甲和百炼钢刀远远强于他们的兵甲,巨大的劣势之下只有被任意宰割的份,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百多名虎卫军便已被屠杀殆尽,鲜血流了一地,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噗噗噗~

    最后一名悍勇的虎卫军军侯,武力达71,在激战之中杀伤了三名白马义从,最终被六七柄百炼钢刀齐齐刺入身躯,然后身躯被高高的挑起,再狠狠的摔落了下来,就地毙命。

    此时,场内只剩下赵云和典韦两人的激战,颜良、文丑和太史慈等人几次要向前帮忙,均被赵云拒绝,众人索性让出一块方圆二十米的空地,让两人自由搏杀。

    两人枪来戟往,已然斗了五十余招,却仍然不分胜负。一个膂力惊人,大开大合,双戟虎虎生风,罡气漫卷;一个枪法精妙,上下翻飞如同百鸟投林一般,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典韦见得四周的虎卫军尽皆战死,终于沉不住气来,突然卖个破绽,回马而走,却从背上飞出五道寒光,直奔赵云而去。

    典韦的杀手锏——飞戟!

    赵云手中的银枪突然枪法一变,枪头迅速的旋转起来,转的如同陀螺一般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御墙。五枝快若流星的飞戟被那高速旋转的枪头卷绞进去再弹飞了出去。

    七探龙盘枪!

    击开飞戟之后,当下赵云也不甘示弱,手中三记绝命枪法连环使出。

    游龙不悔,流星赶月,七星探月!

    前面两招,典韦见公孙白用过,堪堪架住,第三式七星探月,突然在他的面前闪现出七个枪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知究竟。

    电光火石之间,典韦奋力暴起,恶狠狠的将双铁戟朝其中两个枪头劈了过去。

    当~

    枪影消失,七星探月中的实枪竟然被典韦所猜中,将赵云的龙胆亮银枪震得高高掠起,差点脱手。

    赵云二话不说,拖着长枪回马就跑。

    众人眼见赵云落败,不禁大惊失色,便要纵马向前相助,只有公孙白微微叹了一口气,纹丝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典韦已是穷途末路,见得此机会哪里肯舍,当即不辨真假,紧紧纵马而随。

    眼看就要追近,突然赵云单腿踩着马镫,从马背上瞬间回身而起,手中的长枪如同毒龙一般疾刺而出,快若闪电,正中典韦的胸口。

    回马枪!

    噗~

    典韦胸口被枪刃刺入,当即大叫一声翻身落马,胸口的鲜血汩汩而出,却强自站立起来,并未摔倒,手中双铁戟仍旧直指赵云。

    赵云长啸一声,再次纵马而来,手中长枪高高的掠起,攻向典韦,只听一声巨吼,两道乌光直奔赵云而来,却被赵云奋力击开,赫然是典韦的双铁戟。

    长枪如电,再次刺向典韦的胸口,就在即将刺入皮甲的那一刹那,典韦突然双手抓住枪杆,让枪刃再也无法向前一寸,然后奋力一拽,竟然将赵云从马背上拽得翻身落马。

    场地之中,两人各抓住着龙胆亮银枪的一头,两双虎目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相互齐齐用力向对方推去,却都纹丝不动,一时间竟然相持不下。

    四周的公孙军将士第一次见到这种顶级猛将的惨烈厮杀,只看得目瞪口呆,全场静悄悄的,鸦雀无(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