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409章 夜渡浚水(第三更到求月票)

第409章 夜渡浚水(第三更到求月票)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次日。【愛↑去△小↓說△網w  qu 】

    黄昏时分,浚水之上,一片的金波鳞鳞。

    高览负手立于船头,低头看一眼自己商人的打扮,这让他感到颇不自在。

    回头看一眼身后,二十余艘商船正紧随其后,船桅上,那一面“郑”字的商旗,正迎风飘扬。

    高览此行,正是奉张郃之命,要不动声色的拿下水寨。

    从表面看去,这些商船上都贴着郑氏商船的标记,船上忙活的都是些摇橹、扬帆的船工,都身着郑氏商号的统一着装,但船舱之中,却暗藏强弩、缳首钢刀和铠甲,船上的将士都是十万太平军中精选的百战锐士,只需一两分钟的功夫,便能变身为全副武装的凶猛甲士。

    时近傍晚,商船行至了南岸水域,缓缓的靠近了南岸的靠下游处的水营。

    一见有船只靠近,迅速有一队警戒的曹军奔至栈桥,为首的军司马一面令部下弯弓搭箭,一面站在岸边,大声喝斥着,令商船不得近岸。

    “军爷不要放箭,草民乃是荥阳郑家的商队,如今天色已晚,不敢再继续航行,只想在渡头停靠一宿,还望军爷开恩。”

    高览拱手陪着笑,船未靠岸,人已跳了下来,几步涉水上岸。

    那军司马听闻是郑家的商队,戒备松懈了几分,却又沉声道:“上峰有令,任何闲杂人等,不得擅自入渡头,你们还是速速离开吧。”

    “这天都黑了,伙计们都累了,请军爷行行方便嘛。”高览笑嘻嘻的凑上近前,顺手将一块羊脂玉佩,装作拱手的样子,塞给了那军司马。

    那军司马却是个识货人,借着落日的余晖照了照,便知道是纯正的羊脂玉,价值千金,非寻常之人可得,不禁心头大喜,暗自赞叹这荥阳郑家果然是名震中原的大户,出手的确阔绰,也只有荥阳郑家才会一出手就有这样的大手笔,疑虑更是减少了几分。【愛↑去△小↓說△網w  qu 】

    那军司马当即将羊脂玉佩收入怀中,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摆手道:“夜中行船确实危险,我就网开一面,让你们在渡头暂留一宿,不过你们都得呆在船上,不许下船,知道吗?”

    “小的明白,多谢军爷。”高览连连称谢,忙召呼其余商船靠岸,并叫拿出船上所备酒食,犒劳岸边警戒的这队士卒。

    钱也拿了,酒也喝了,一众曹军士卒更加松懈,放完放松了警剔。

    一名头脑清醒的军侯忍不住问道:“如此多的商船在此靠岸,是否不妥,不如先问过满将军和刘将军?”

    那军司马不禁心头大怒,他刚收了人家的重礼,娘的要是问了满宠和刘晔,闹个不好,不但玉佩要上交,自己还可能受到责罚,岂不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那军司马怒声道:“些许小事,老子还做得了主,无需烦扰两位将军!”

    那军侯被他这一吼,只得耷拉下脑袋,不再说话。

    看着那些吃吃喝喝的军卒,高览眼中掠过一丝冷笑,喃喃道:“张将军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如此!只是可惜了我那家传的玉佩,那可是已传三代之物啊……”

    不知不觉中,时已入夜。

    月凉如水,虽然已是仲春时节,但是晚上仍然寒气森森,夜雾之中的曹军水寨,一片静寂,灯火昏黄之中,仍有一队队巡逻的士兵在来回穿梭。箭楼之上更是弩箭林立,江面之上仍旧游弋着哨船。

    岸上的旱寨之中,一队兵马缓缓驰来,正中的一人,身披精制连环甲,腰悬宝剑,胯骑白马,正是曹军主将刘晔。

    曹操的主力大军已然到了百余里之外,不出三日便即将达到,满宠和刘晔两人自然知道越是紧要关头越是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夜晚,更是敌军夜袭的时候,所以两人都会轮流视察一番,以防出什么纰漏。

    刘晔在一干将领的簇拥之下缓缓来到水寨之前,然后翻身下马,沿着水寨一路巡视过去。

    刘晔和满宠两人都是治军严谨,一路上遇到打瞌睡的,只顾聊天的军士,则严加呵斥,遇到坚守岗位的将士则大加赞赏一番予以抚慰,一时间刘晔所行之处,人人神色肃然,站的笔直,精神抖擞。

    只是天不如人意,或许是曹操气数已尽,刘晔巡查的方向这次是先往上游,计划巡查完上游再巡查下游,否则张郃的计划终究是一场空。

    眼看刘晔逐渐往西北面的上游方向逐渐而去,东南面下游方向的公孙军已然开始行动了。

    二更时分,高览见时机差不多了,遂是令藏于船舱中的士卒们,尽数下船。

    十数名精锐的斥候,早已如同狸猫一般,潜行到江岸边,干掉了江岸边望楼上的守卒。

    几百号公孙军精锐士卒,如同幽灵一般,借着夜色的掩护,鱼贯而行,悄无声息的摸上了岸。

    一队巡逻的士兵恰恰赶来,见到这群不速之客,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咻咻的弩箭声起,这只二十余人的巡逻小队,来不及发出声音,便全部葬身于乱箭之下。

    呼啦啦~

    数百名公孙军锐士,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水寨之内。

    咔嚓!咔嚓!

    手起刀落,一名名喝得大醉的值守士卒,皆在睡梦中做了刀下之鬼,偶尔遇到清醒的,终究也不敌那些如狼似虎的精兵,不是成为刀下之鬼,便是被乱箭射成刺猬。

    高览顺利据住岸头,急令点起三堆号火,向北岸的主力大军发出信号。

    夜幕之下,浚水河北岸,大小船只如云,更有无数的竹筏,挤满了河岸边上。

    张郃手提百炼钢长刀,昂然屹立在正中最大的那艘战船之上,神色肃然,双目如电,紧紧的盯着对岸。

    呼!呼!呼!

    对岸的一个高高的土堆之上,大火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浚水的上空,也点燃了十万太平军心头的热血和激情。

    张郃精神大振,举刀怒吼了起来:“扯帆,出发!”

    嗬嗬嗬~

    身后数万将士吼叫如雷,一面面风帆被扯起,无数的船橹和桨板齐齐挥动,整个河面上水声大起。

    过不多时,一艘艘的船筏,便在号火的指引下,顺利的驶入对岸的水寨。

    裴元绍和周仓二将,率领着成百上千的公孙军将士,跳下船来,一路杀入敌营。

    失去了警戒,毫无防备的,水寨中的敌军被杀得鬼哭狼嚎,紧接着又有无数的火把被点亮,四处点火,将水寨的点燃,到处是火光和浓烟,使得水寨中的敌军愈发大乱。

    数万将士更是趁乱在敌军水寨之内四处砍杀,曹军骤然被袭,兵力和装备又都处于劣势,就是在平地硬撼都不是对手,如今失去了河水的屏障的情况下又被偷袭,又哪里是对手。

    等到公孙军已然全部登上北岸,一路横扫了大半个水寨,刘晔才匆匆率兵而来,可惜为时已晚,此刻就算张郃保持君子风范,让刘晔和满宠整顿好队列来迎战,也只是被碾压的份,更何况是一团乱军。

    刘晔并非不识时务之人,见此般情景,自知大势已去,当即率着身边临时组织的两三千人急往旱寨而去。

    而此时,满宠也率着四五千临时凑齐的曹军精锐匆匆而来,两人在旱寨出口碰个正着。

    满宠急问:“子扬,军情为何至此?”

    刘晔无奈的长叹一声道:“一时不察,被贼军瞒过,偷袭了水寨,事已不可为,多留无益,速速撤吧!”

    满宠见刘晔这般神情,心中知道已无力回天,当即喝令吹响撤兵号角,与刘晔两人将兵合了一处,往南而逃。

    登上河岸的张郃,已然翻身上马,手舞长刀,纵马如风,一路从岸滩杀过去,三十二斤的长刀扫过,一颗颗脑袋如切西瓜般被砍落。

    数万大军很快就杀入旱寨,然而旱寨之中和水寨之中差不多,到处都是逃兵,更有许多奔逃不及的士兵纷纷举手投降。

    天亮时分,当第一缕阳光穿透晨雾时,一夜未睡的张郃,没有丝毫困意,看着那晨雾中若隐若现,飘扬在水寨之上的公孙军大旗,他冷峻如铁的脸庞间,不禁涌上一丝快意的笑容。

    这一战,三万曹军被杀两千余人,俘虏万人,逃散数千人,最后跟随刘晔和满宠而逃者,不过万余人。

    打扫完战场之后,已是正午时分,这时一骑奔来。

    “报~魏公大军已到二十里之外,日落之前便可到达!”

    张郃哈哈一笑,对身后的诸将道;“先锋太平军,幸不辱命!”

    (三更已到,幸不辱命,顺便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