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402章 喋血北宫

第402章 喋血北宫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清晨,许都东门大营。

    三千虎卫军整齐的排列在辕门之前,肃然而立,杀气腾腾。

    中军大旗之下,曹操头戴金盔,身着鎏金皮甲,披一袭火红大氅,腰悬倚天剑,昂然端坐在爪黄飞电宝马之上,双目微闭,脸色阴沉不定。

    典韦和许褚两员虎将如同两尊金刚一般屹立在他的身后,两旁则分立着曹昂、曹丕、程昱、贾诩、夏侯惇、徐晃等人。

    叩嗒嗒~

    数骑飞奔而来,奔到曹操马前,翻身下马。

    “启禀鲁公,车骑将军董承畏罪自尽”

    “启禀鲁公,越骑校尉王子服及其一家老小,尽皆被擒拿归案”

    “启禀鲁公,长水校尉种揖畏罪出逃,被文烈将军所擒获”

    “启禀鲁公,议郎吴硕畏罪自尽,举火烧府”

    衣带诏一案四人,尽皆被捉拿归案。

    曹操依旧微闭着双眼,缓缓的说道:“未死者全部枭示众,已死者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全部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众传令兵立即应诺而去。

    眯缝着的细眼这才睁开来,眼中杀气腾腾,转过身来,对身旁的程昱、贾诩和满宠等人道:“我欲废天子,如何”

    “什么”程昱等人不禁神色大惊。

    程昱急声道:“曹公今以天子指令明公所以能威震四方,号令天下者,以奉汉家名号故也,今公孙白来势汹汹,若遽行废立之事,恐怕江南又起兵端矣。”

    这一席话,说的曹操虽心头不爽,但是终究是按捺了下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极其不妙,若是江南再起兵戈,无疑是自寻死路。

    他抬起头来,望向皇宫方向,恨恨的说道:“七年前若无我迎奉他于雒阳,此刻他不知尚有命否,如今其反而落井下石,我岂能就此罢休”

    转过身来,眼中凶光大盛:“董承已死,但其女尚在,父债女还,谁与杀之”

    身旁的满宠吃了一惊,问道:“那董贵人已身怀天子之后”

    话未说完,见得曹操脸色极为可怖,终于住嘴不言。

    这时,身后一人纵马而出,朗声道:“孩儿愿率五百虎卫,杀往宫内”

    曹操回头一看,正是长子曹昂,脸色神色稍缓,露出赞许的神色道:“你一向忠厚仁慈,但此乱世不可怀妇人之仁,让你去也好锻炼一下心性也好,否则日后何以逐鹿群雄”

    曹昂当即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脸上露出极度兴奋和激动的神色,朝曹操施礼之后,当即拔剑而出,高声道:“来五百人,随我杀往宫内”

    数百人轰然而出,许褚和典韦刚要纵马跟随,却听曹昂道:“无需两位将军出马,我自引军往之”

    没人知道,近年来,曹丕处处显露自己的聪明机智和文韬武略,颇受曹操和众将的赞赏,使得曹昂备受冷落,如今听得曹操的隐隐透露出的弦外之意,哪里肯放弃这个单独的表现机会,自然不愿典韦和许褚跟从。

    说完只见马蹄声大起,脚步声如雷,曹昂已然率着五百虎卫军精兵,气势汹汹的向皇宫扑了过去。

    北宫,东门。

    皇宫的大门刚刚打开不久,门口和宫墙上的守卫刚刚换班,众皇宫宿卫谁也没意识到这将是惊涛骇浪般的一天,依旧像往常一样,认真而平静的守卫着宫门。

    所以当曹昂率着五百虎卫军呼啦啦的奔杀到皇宫门口的时候,众守卫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已被五百虎卫军攻入了宫门。

    就在众宿卫目瞪口呆之际,五百虎卫军已然朝宫内汹涌而入,直扑德阳殿而去。

    两名负责守卫北宫东门的将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一边是鲁公,一边是陛下,两人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禀报王中郎将”

    其中一名将领如梦初醒,当即飞身奔下宫墙,打马往宫内虎贲营方向疾奔而去。

    刘协并未在德阳殿之内,而是下榻在伏皇后所在的永乐宫之内。

    一宿贪欢,此刻的刘协正在宫女的伺候下,刚刚才起床。

    突然寝殿外人声鼎沸,刀剑碰击之声不断传来。

    刘协心头大惊,不知生了何事。

    几个全身带血的侍卫闯了进来:“鲁公世子曹昂率虎卫军杀来,陛下快走”

    话音未落,只听惨叫声连连,脚步声响动,全身铠甲,手执着带血的长剑的曹昂,在一干虎卫军的率领之下,气势汹汹的闯入寝殿,眼中杀气腾腾,一步步逼向刘协。

    刘协又惊又怒,指着曹昂怒声道:“世子擅自带兵入宫,大开杀戒,意欲何为”

    曹昂冷冷笑道:“董承谋反,陛下知否”

    刘协心头巨震,已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却选择装聋卖哑道:“董卓已诛矣。”

    曹昂怒声喝道:“陛下听错了,不是董卓是国丈董承”

    若是曹操前来,刘协或许还不敢顶嘴,此刻见曹昂如此嚣张,也怒声指着他骂道:“就算董承造反,也应由曹操向朕奏请,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入宫兴师问罪”

    曹昂阴测测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红褐色的血书,展开来在刘协面前一亮,狞笑道:“陛下莫非望了破指修诏乎吾今奉家父之命,特来擒拿宫内逆贼。”

    说完,回头喝道:“带上来”

    话音未落,披头散、挺着大肚子的董贵人已然被人押了上来,董贵人满脸花容失色,见到刘协,急声喊道:“陛下救我”

    刘协睚眦欲裂,嘶声吼道:“曹昂逆贼,还不放开董贵人,否则朕诛你满门”

    哈哈哈~

    曹昂仰头爆出一阵大笑,不屑的望着刘协,鄙夷的说道:“诛我满门,你拿什么诛我满门若非我父救你,你早已成为冢中枯骨耳,如今你恩将仇报,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今日就让你知道,背叛我曹家的后果”

    说完,手中长剑一扬,抖了抖剑上的血珠,大步直奔向董贵人而去。

    “逆贼,你敢”刘协嘶声大吼,就要扑向曹昂,却被一干虎卫军紧紧的围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啊~

    惨叫声起,刘协大吼了一声“爱妃”,当即晕了过去。

    曹昂收回手中的长剑,奋力一脚踢开董贵人的无头尸,眼中满是狰狞之色,近两年来被曹丕压制的憋屈,似乎都在这一剑之间得到宣泄,使得他显得格外的嗜血,地上那个身怀六甲的弱女子的尸体,非但没使他产生任何一丝不忍,反而惹得他更加兴奋和激动,连弑杀刘协的心都有了。

    呀嗬~

    一声虎啸龙吟般的怒吼声自宫外传来,紧接着喊杀声和兵器相碰之声大作。

    转眼之间,守在永乐宫门口的守卫纷纷后退了进来,似乎受到强敌的攻袭,根本抵敌不住。

    堂堂虎卫军,与虎豹骑齐名的精锐,从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百战之兵,虽然因为兵分两路,其中一路去了德阳殿,但是此地仍然有三百人,抵得上过千的普通士兵,居然被来军杀得节节败退。

    曹昂不禁神色大惊,急忙提剑率众迎击。

    “是虎贲营”有人高声喊道。

    虎贲,意思像老虎奔入羊群一般,所向无敌,起自周王,为帝王身边的禁卫。汉武帝时期,取军中遗孤与各将官子孙统为一军,号为虎贲军,立虎贲校尉为军事长官。虎贲军不受任何人节制,仅全权受命于皇帝一人。

    整个许都之兵,基本尽归曹操所掌控,唯有保存虎贲营一军,按照前例,归刘协直接掌管,以掩人耳目。

    虎贲兵,虽然上阵厮杀的机会不多,但却都是百里挑一的勇武之士,而近年来经王越的苦心培养,更是个个精于剑术和搏击,虽然比起虎卫军少了沙场百战的经验,但是技艺却是远非虎卫军可比。

    乱军丛中,一人提剑率众而来,入众虎卫军如入无人之境,长剑过处,无不披糜,剑前无一合之敌。

    天下第一剑客,虎贲中郎将王越

    刀光剑影之前的王越不是在厮杀,而是在舞蹈表演。剑光犹如行云流水,飘逸飞扬,剑光所指即是敌人要害之处。剑法的飘逸而细腻,很少碰击到敌人的兵刃。只见一道蓝影像游鱼般在敌群中滑进滑出。刺杀对手,只是在对手眉心或咽喉处轻轻一点,一点致命。

    不过转眼之间,又有三四个人倒在王越剑下。

    众虎卫军目瞪口呆,惊为天人,被王越杀得魂飞魄散,而身后的众虎贲军见主将如此凶猛,更是士气如虹,纷纷向前拼命厮杀。

    这时,王越已在厮杀的过程中得知董贵人遭了曹昂的毒手,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人群之中正在大吼大叫的指挥着,如同疯子一般的曹昂。王越不禁怒冲冠,大喝一声,蓦地身形纵起,剑势如狂风席卷而去,只见漫天的剑影和嘶嘶的剑气,剑光到处,血肉横飞,人头纷落。

    只在眨眼之间,在他面前倒下了二三十人,一条由尸骨和鲜血铺就的通道,连接在王越和曹昂之间。

    长啸声中,一道身影如同大鸟一般掠起,直扑曹昂,不等众虎卫军补位,战斗已然结束。

    王越傲然而立在遍地的尸身中,长剑架在曹昂的脖颈上,凛冽的剑气已然透入曹昂的肌肤,令其不寒而栗,一动也不敢动。地上血流遍地,他全身却是滴血不沾,只有剑尖缓缓滴落一滴鲜血。

    而三百名虎贲,也趁机控制了战场,将王越、曹昂和刘协等人团团护卫了起来,众虎卫军虽然心有不甘,却迫于形势,投鼠忌器,只能退往一旁。

    这时,刘协已然悠悠醒转,见到地上死得极为惨烈的董贵人,差点又晕了过去,抬起头来时,已然见到曹昂。

    哈哈哈~

    刘协蓦地出一道毛骨悚然的惨笑,双眼通红如同要滴血一般,脸上充满极度的怨毒和悲愤之色,似乎要吃人一般,踩着地上的鲜血,一步步缓缓的走近曹昂。

    曹昂依旧满脸的不屑和鄙夷,丝毫不为刘协眼中的杀气所动,有恃无恐的哈哈大笑:“,整个许都城,都在我家的手掌之中,就算你是天子,又能奈我何哈哈哈”

    嗷~

    刘协怒吼一声,突然暴起,拔出一名虎贲腰间的宝剑,恶狠狠的刺入了曹昂的胸口之中。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