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280章 一个不留

第280章 一个不留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呜嗷~

    一只巨大的玉带雕在空中来回翱翔,整个长空都是它的叫声,显得那么宏亮和欢快。

    自从扫平幽州和平州之后,乌力吉就很少派上用场了,中原之战很少有野战,大都是城池攻防战,乌力吉基本无用武之地,只能在邺城养尊处优,此刻再次回到草原之上,它显得格外兴奋。

    有了它的叫声和翱翔天空的雄姿,才使得这初冬的茫茫原野增加了几分生气,只见时而在空中来回盘桓,侦查着地面,时而一飞冲天而去,如箭一般射向远方,时而又如同凯旋的将军一般宏亮的唳叫着飞回。

    嗷~

    乌力吉突然冲天而来,对着公孙白尖声大叫。

    公孙白脸色微变,高声喝道:“列阵,迎敌!”

    一连在茫茫原野中默然前行了许久,突然遇到有仗打,众将士精神大振,高声呼喝响应,立即整顿好队列。

    就在此时,数骑斥候飞马疾奔而来,高声叫道:“启禀大将军,前头三里之外发现大量迁徙的百姓,背后有匈奴骑兵追袭,约有两千人,眼看就要赶上。”

    公孙白脸色大变,当即嘶声吼道:“白马义从,随我来!”

    说完手中游龙枪一抖,一拍胯下飞血神驹,轰然而起,转眼之间已如一团流星一般向前冲去。

    身后的赵云、文丑和众白马义从二话不说,迅捷而有序的催动胯下白马,紧紧跟随公孙白而去,数万只马蹄践踏得地面尘土飞扬,草屑飞溅。

    ……

    两千匈奴骑兵如同浪潮一般汹涌而来,那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得地面都在颤抖,那滔天的杀气和气势,令空气为之一滞。

    一百多名疲惫到了极点的汉军精骑,在那燕姓将军的率领之下准备做困兽之斗,发出最后拼死一击,人人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事实上他们已然知道,他们明天的太阳将不会再升起。

    对面狂奔而来的匈奴人鄙夷的望着这群势孤力单的汉人骑兵,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就像一群饿狼看着一群妄图反抗的绵羊一般,眼中露出怜悯而残忍的神色,嘴里呜哩哇啦的大叫,显得十分兴奋。

    就在此时,一阵诡异的号角声突然传来,高昂的声音划破长空,震荡着云霄,一时间整个天地之间都充塞着号角声,那喧嚣而霸气的声音肆意的朝匈奴人笼罩而来,充满震慑和藐视之意。

    刹那间,前面麻木而缓慢逃亡的汉人百姓呆住了,那百余名誓死一战的汉军骑兵呆住了,那两千多名匈奴骑兵也被震慑住了,不觉勒住了马脚缓缓的停了下来。

    众人茫然的望着前方,不知所措。

    一抹雪白的线条出现在天地相接之处,接着越涌越粗,逐渐形成一片如云似雪的幻影,那团幻影越来越大,又逐渐呈现成一片雪白的浪涛,排山倒海般的浪涛,似乎要将整片草原吞噬。

    等到再靠近时,可见那是数千的骑兵汹涌而来,清一色的白袍白甲,白马如风,长刀如雪,更绝的是他们胯下的战马都高达八尺以上,简直如同天兵天将一般,华丽而夺目。

    所有的人都仍旧呆立着,恍然如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汉龙旗!”汉军骑兵中有人惊叫了起来。

    “王师,王师,那是王师!”前面的汉人百姓中也有人认出了前面奔来的兵马的装束,发出凄厉的哭喊。

    “王师,王师……我们终于等到了王师……”

    前面的数千汉人百姓,纷纷惊醒了过来,原本麻木而苍白的脸色,突然涌现出一丝血色,齐齐哭喊了起来,不少百姓当场晕倒了过去,也有人就此倒地永远也醒不来了。

    王师……王师……

    数千百姓哭喊着,那凄厉的声音如颠如狂、如泣如诉,彻底震撼住了疾奔而来的公孙白及众白马义从将士。

    时隔多年以后,许多白马义从将士,依旧不能忘记那数千百姓如同鬼魅一般的哭喊声,使得他们每次在与异族交战之时都会声疾色厉,如同遇到杀父仇人一般,拼死而战,不死不休。

    公孙白一把勒住了马脚,身后的赵云和文丑等人也紧急勒马而立,紧接着身后的数千白马义从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五六千汉人百姓也停止了呼喊,纷纷抬起头来望着公孙白等人,望着那数千如同天兵天将般的白马义从,接着又齐齐将视线集中在公孙白身上,一片寂静无声。

    公孙白缓缓的翻身下马,满眼悲凉而怜悯的望着面前的汉人百姓,心头莫名的绞痛起来。北地的汉人百炼何辜?千百年总是饱受北面的异族屠戮和蹂躏,山戎、东胡、匈奴……还有后来的五胡、柔然、契丹、女真、蒙人、满人……一部中国古代史,就是一部*裸的北地汉人血泪史。

    公孙白朝人群扫视了一遍,心头又是一阵发疼,这些汉人百姓的健康值基本都在35以下,而且大部分都在30以下,甚至还有个别人的健康值已然低于了20,健康值低于25的也占了五分之一。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对健康值低于30者自动使用2级命疗术,高于30者使用1级命疗术。”他在脑海里发出指令。

    此刻他的命疗术已然达到了6级,已经具备自动识别和群体使用功能。

    “使用完毕,消耗兵甲币45635,宿主的兵甲币现为58486。”

    为了这些生灵的性命,哪怕光消耗所有的兵甲币,也是值得的。

    一股股暖流从汉人百姓心底涌起,刹那间所有人都惊呆了,如同得了魔怔一般,身子凝立不动,他们不可思议的望着公孙白,望着这个俊逸绝伦、如仙如神般的少年,望着他身后的天兵天将,恍然如梦,不知身在何方。

    “娘,我全身好暖和,像做梦一般……”那个刚刚失去父亲不久的小女孩喃喃的说道。

    这一声柔弱的声音刹那间惊醒了所有人,不知是在谁的带领之下,数千汉人百姓虔诚的跪拜了下去,声音充满激动,如同哭喊一般。

    “感谢上仙搭救之恩!”

    公孙白:“……”

    有人喊道:“此乃大汉公孙大将军!”

    大将军?

    所有人愣住了,互相呆望了一会,又齐齐喊道:“拜谢公孙大将军!”

    公孙白轻轻的摆了摆手,回头喝道:“将你们的水囊和干粮全部解下!”

    所有人从马鞍上解下水囊和干粮袋,走向那些汉人百姓,亲手交到每一个汉人百姓手中。令公孙白心酸的是,那些汉人百姓一见到干粮,如同发了狂一般,眼中露出吓人的光芒,大口大口的咬着,拼命的咀嚼着,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公孙白完全相信,若非是让白马义从亲手交到他们手中,一定会发生骚乱和抢夺,同样,若非他事先给他们加过健康值,很多人可能会就此噎死。

    他不愿再看这令他心中难受的一幕,回头翻身上马,高声吼道:“全体上马,准备迎战!”

    对面的汉军骑兵和匈奴骑兵看着这一幕几乎看傻了,这群突然如同自天而降的汉军骑兵,丝毫没将两千多匈奴骑兵放在眼里,自顾自的救助了汉人百姓之后才悠然上马,根本就不担心匈奴人发动突袭。

    事实上,那些匈奴人也心中明白,姑且不说这些白马骑兵看起来比他们精悍多了,光那兵力至少有五千人,是他们的两倍有余,他们根本就不敢发动突袭。

    随着公孙白的一声令下,数千白马义从已从汉人百姓两旁呼啸掠过,奔向那百余名汉军精骑。

    不等公孙白靠前,那些汉军骑兵已然调转马头,迎向公孙白,领头的燕姓将军激声喊道:“末将使匈奴中郎将府麾下军侯燕云,不知来的是哪位将军?”

    “大汉公孙大将军在此,还不速速拜见!”公孙白身旁有人喊道。

    燕云神情一震,随即声音变得颤抖起来:“可是破鲜卑、定乌桓的公孙白大将军?”

    “正是!”

    公孙白身旁的侍卫话音刚落,燕云已然率着百余名汉军骑兵齐齐翻落于马下,跪落在尘埃之中,嘶声哭喊道:“大将军来了,并州北部的汉人百姓有救了……末将拜见大将军!”

    公孙白心头一热,急忙下马,一把扶起地上的燕云,低声道:“将军等一路舍命护送百姓而来,忠义可嘉。”

    许久,众汉军骑兵这才站起身来,这时对面的匈奴骑兵已然彻底凌乱了。

    两千多匈奴骑兵,在公孙白眼里如无物一般,先是安抚汉人百姓,再是安抚汉军将士,丝毫就没有大敌当前的觉悟,简直就将匈奴人不存在一般。

    终于,对面的匈奴人再也沉不住气了,派出一名精通汉语的匈奴人纵马而来。

    那名匈奴使者迎着公孙白在马上施礼道:“请问来的是大汉哪位将军,小的奉匈奴右贤王麾下右大当户赫连大人之命,前来拜见!”

    公孙白回头问燕云道:“右大当户是个什么玩意?”

    燕云被问得神色一愣,随即答道:“右大当户,乃匈奴右贤王去卑麾下万骑长,可统率五千人,匈奴贵族六角之一。此人名赫连勿祈,在匈奴人中也算是位高权重之辈。”

    燕云回答完公孙白,当即又对那匈奴使者喝道:“大汉公孙大将军在此,还不请赫连勿祈速速前来拜见!”

    那匈奴使者神色一惊,当即纵马而回,向那匈奴右大当户小心翼翼的说着什么,接着又再次策马奔来。

    那匈奴使者神色傲然道:“我们大当户说了,如今汉地混乱,自封官职者不计其数,前者你们的车骑将军袁谭已经将长城以北之地让给了匈奴,那么这些百姓就是匈奴的子民,就算是大将军来了,也得将这些百姓交还给匈奴。”

    公孙白望着匈奴使者趾高气扬的神色,又望了一眼对面气势汹汹的匈奴骑兵,突然咧嘴笑了,笑得很诡异,令那匈奴使者心头一阵发毛。

    他缓缓的回过头来,望了一眼身后怒发冲冠、杀气冲天的将士们,狠狠的一挥手,怒声吼道:“一个不留,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