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269章 将计就计

第269章 将计就计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月色如水,夜已两更。

    关墙之上,值夜守将王脩提起长刀在城楼上巡视了一圈后,然后走下楼来,牵马走到城门边。

    城门守卫什长惊道:“将军要出城门?”

    王脩笑了笑道:“我要趁夜出去打探下敌军军情。你且开门让我出去,再把城门关上,待我回城叫门再开门。。”

    那什长不安的道:“将军此去过于危险,要不要叫几个弟兄同去?”

    王脩笑道:“本将也颇懂刀法,不过遥遥打探军情而已,一旦有敌情我飞马即回。若是带弟兄们去,反而会成为累赘。”

    那什长见王脩执意如此,终究是不敢抗命,当即不再说话,轻轻打开半扇城门让王脩出去。

    就在城门刚刚被打开的时候,突然数骑疾奔而来,巨大的马蹄声惊得王脩急忙回头张望,却见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袁谭和辛评等人。

    那守门什长及一干守卫一见这形势不禁脸色大变,心头只觉有大祸临头般的感觉,很显然这像是王脩开门投敌被主公发现的节奏。

    不等那些守卫们反应过来,袁谭等人已然翻身下马,直奔王脩,袁谭向前紧紧抓住王脩的双手,微微带着激动,低声道:“辛苦叔治了,此战成败,全在叔治今夜之举。”

    王脩满脸凝重之色,沉声道:“末将跟随多年,必全力而为,不负主公之托。”

    袁谭点了点头,与其挥手告别。

    眼见王脩马蹄声逐渐远处,袁谭脸色变得凝重和不安起来,回头望向辛评,问道:“此计可否?”

    辛评摇头苦笑道:“如今我军势微,叔治投敌也在情理之中,况且叔治一向机智,颇有谋略,故成败应在五五之数。成则公孙白元气大伤,一路溃败,主公便可趁势突袭冀州境内,至少可横扫大半个冀州之地,实力激增;若是叔治诈降失败了……”

    袁谭神色大变:“若是失败则又如何?”

    辛评微微叹了口气道:“若是失败,叔治恐怕回不来了;而最怕的便是叔治失败了,还能安然而回……”

    袁谭双眉一凝,眼中杀气陡增,问道:“你是说叔治会投敌?”

    辛评苦笑道:“如今公孙白如日中天,而主公身陷困境,叔治未尝不会如此。”

    袁谭沉默了一会,许久才道:“叔治跟随本将多年,断不会投敌,不过事关重大,若叔治回城,需派人暗中盯紧,休得出了变故。”

    “喏!”

    袁谭抬起头来,仰望着苍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但愿叔治此去马到成功,让我一举击杀公孙白小儿,一雪我袁家之恨!”

    ……

    王脩快马加鞭,很快就驰到了关外大营,他停在辕门不远处,望着灯火中的大营暗自出神,心中百感交集。

    十数道黑影从暗中闪出,将他团团围了起来。

    王脩当即翻身落马,举手高声喊道:“并州主簿王脩,特来投降,求见大将军。”

    几名精悍的哨探,快步向前,收缴了他的腰中的佩剑,又将他全身搜索了个遍,这才一边派人回报主将,一边将王脩押解往辕门而去。

    王脩被押解到一处营帐之内,焦急的等候消息。

    不一会,帐外马蹄声起,一名将领飞马而来,停在大帐之外,掀帘而入。

    来将身材高大,腰挎长剑,双眼如电,恶狠狠的盯着王脩,似乎要看到他的心底去。王脩坦然无惧的迎向来将,目光丝毫不避让。

    旁边的士兵急忙向那人见礼:“拜见燕将军!”

    来人正是燕八,随意摆了摆手,双眼依旧在王脩身上打转,许久才道:“大将军传见贼军奸细。”

    王脩脸色微变,冷笑道:“燕将军私自给王某戴的好大帽子。”

    燕八冷哼一声,也不应答,只是喝了声:“走。”

    ……

    中军大帐,四周灯火通明,两旁挤满了雄健的将士,人人盔甲鲜明,手执明晃晃的刀枪,杀气腾腾。

    大帐门口,更是整齐的立着两排白袍银甲的精悍士卒,而更为触目惊心的是,他们手中的雪亮长刀,向前斜举,居然搭着一道∧字形的刀阵,那凛冽的刀锋,闪着逼人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

    王脩望着那寒光闪闪的刀阵,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低头而入,从那明晃晃的刀刃之下,直接钻了进去,直奔大帐门口,然后这才整了整衣裳,大步踏入大帐。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丰神如玉的少年,头戴白玉冠,白袍银甲,身披一袭火红的英雄氅,端坐在大帐正中,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两旁则猛将如云,一个个虎背熊腰,神色威猛,令人望而生畏。

    王脩突然觉得心头莫名的激动起来,全身的血液似乎也在发热,当即再次低下头来,疾步趋向前来,在公孙白面前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下来,一连拜了三拜,这才朗声道:“并州主簿王脩,拜见大将军!”

    并州主簿,这不是吕布的继任吗?

    公孙白饶有兴趣的望着这个三十岁出头的将领,依旧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的笑道:“王主簿礼重了,请起!”

    军营之中,不管是自己的部曲,还是来使,只需躬身行礼即可,像王脩这样纳头拜倒,还一连三拜的,的确是夸张了点。

    王脩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面前这个二十岁出头的俊美少年,心头又微微掠过一丝激动,身子竟然微微有点颤抖,这般神色看在公孙白身旁的郭嘉眼里,不觉感到诧异。

    这王脩十有八九是来诈降的,就算是真降也不至如此激动啊。

    却听王脩激声道:“王某非拜大将军之名爵,而是拜横扫北地异族,守卫北地汉人子民的大汉英雄。大将军破乌桓,逐鲜卑,平高句丽、扶余等异族,救百万汉人于水火之中,足当此礼。”

    公孙白和郭嘉等人齐齐神色一呆,原本以为来了个凯子,怎么却装得像铁杆粉丝一样,真是高人啊。

    公孙白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之色,神色不动,依旧问道:“阁下为何而来?”、

    王脩朗声道:“当为弃暗投明而来。”

    果然如此!

    公孙白淡淡一笑,问道:“诈降还是真降?”

    王脩哈哈笑道:“王脩奉袁谭之命,特来诈降,一旦大将军入城,便会有上万强弓硬弩侍候,关门狭小,届时万箭如雨,恐怕大将军便会丧生于城门之内。”

    全场哗然,众将眼中精芒如电,齐齐望向王脩。

    公孙白脸上也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笑容,望着王脩笑道:“妙计,既然如此,为何要告诉本将?”

    王脩神色一凝,朗声道:“大将军功盖当年之冠军侯,王某岂敢相害,行此无君无父之事?王某此来,不过是借机真降大将军!”

    啪啪啪!

    一人鼓掌大笑而起,高声道:“高明,果然高明,想不到袁谭麾下还有如此高明之辈,郭嘉倒是大开眼界了。”

    王脩脸色大变,激声道:“大将军若不相信王某,可以死明志!”

    公孙白挥手止住郭嘉,心头掠过一丝疑惑,急忙召唤系统,查询王脩的属性。

    “王脩,统率72,武力65,智力74,政治81,健康值91,对袁谭忠诚度为0。”

    卧槽……这画风不对啊,明明是诈降,却遇到个真降的人,而且政治值居然达到80以上,也算是个人才了。

    公孙白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问道:“我信你,只是为何降我?”

    “我信你”三字一出,王脩突然热泪盈眶,再次拜倒:“末将拜谢大将军,请大将军速败袁谭,救并州北部数十万汉人百姓于水火之中,王某纵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就在那一刹那,公孙白查询到王脩对自己的忠诚度竟然为85,心头再无疑虑,急声问道:“北地局势如何了?”

    王脩趴在地上,磕头痛哭道:“流血漂橹,千里白骨,百姓欲求黄土遮身而不得,匈奴人之残暴,远甚于豺狼猛兽啊。”

    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悲戚起来。

    “匈奴胡夷,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民为荣。而今之并州,北地沧凉,胡狄遍地,汉家子弟或被屠戮、或被奴役,汉家女子年长者杀,年轻者被****。天地间,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四海有倒悬之急,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袁谭小儿,用数十万百姓的性命换来区区数万战马,其心可诛;中原群雄,攻战连年,各为己利,岂在意百姓死活?泱泱大汉,唯一能救百姓者,唯大将军耳!末将王脩,愿为并州之北数十万汉人生灵请命,请大将军攻杀袁谭,挥师北上,驱逐胡虏,复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一席话,慷慨激昂而又如泣如诉,令全场将领无不动容失色。

    公孙白腾身而起,解下身后的大氅,轻轻的抖了抖,亲自披在王脩身上,拍了拍王脩的肩膀道:“公之忠义,实在令人钦佩,叔治请起,不灭匈奴,公孙白誓不回兵!”

    王脩这才哽咽者缓缓站起。

    当下,公孙白及众将和王脩在帐内一起讨论破关之策,却又出现了小小的争执。按照郭嘉的建议,则是等土台建成之后,以投石车强行破关,万无一失。而公孙白却执意将计就计,利用王脩为内应,快速攻下壬城,因为土台要想建成,至少是半月之后了,半月时间不知又有多少汉人被屠戮。

    最后,郭嘉等人终究拗不过公孙白,听从其计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