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260章 如约而至的山贼

第260章 如约而至的山贼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拜谢“准备结丹”盟主的打赏,拜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虽然迟更,但看在作者挑灯夜战的份上原谅则个……)

    大队军马在官道上疾驰而过,马蹄过处,卷起漫天的烟尘。

    一杆绣着“公孙”二字的大旗在风中猎猎飘扬,大旗之下的公孙白一边纵马疾驰,一边领略着两旁的风光,身后跟着赵云、郭嘉和文丑三人。

    相对来说,这豫州之地还算平静,战乱破坏程度相对较低,比起兵灾严重地区如兖州、青州、徐州、司隶还有公孙白接手前的冀州,要好的多,但是依旧算得人烟稀少。

    一眼望去,茫茫原野,看不到几个人,瑟瑟秋风的吹拂之下,天地之间显得格外的凄凉和萧索。

    按照郭嘉等人的估算,此时的天下,人口不过两千多万:其中公孙白的三州之地已然达到六百余万,这还得归根于前期刘虞的治理,使得上百万黄巾涌往幽州,接着公孙白的鼓励之下,青州大量人口渡海而过,中原各地百姓也纷纷往北避难;而曹操治下的半个司隶、豫州、青州和兖州,三个半州因为中原连年混战,又逢饥荒,虽然都是中原膏腴之地,加起来也不过四百余万;徐州估计一百万左右;荆州战乱较少,初步估计能到三百余万;扬州二百余万;益州少经战乱,三百万左右;凉州五十万左右;并州六十多万;李傕和郭汜治下四五十万人;交州一百余万(实际估算错误,大量人口避难交州。导致交州人口达两百万)。

    两千万是什么概念,在后世就是一个深圳的实际常驻人口。想想将深圳的人口散居在全国各地,哪里还能看得到什么人?

    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实际上两者还是有差别的,兴的时候老百姓虽然受重重剥削,但是至少还可活命偷生,一旦到了乱世,便是十室九空。十不存一,千里无鸡鸣,四野多白骨。

    公孙白茫然的望着静寂的四野,望着苍茫的天地,突然心中不禁百感交集起来了。

    穿越之初,他心中的信念和目标就是活命。挺过七年那个生死之槛。但是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直至袁绍的覆没,他此刻不再用担心如同历史上那般窝囊的死去。如今他独占三州之地,实力隐然有天下群雄之首之势,他的下一个目标又是什么?

    他望着莽莽原野,迷茫了一会,心中似乎已有了答案:活人。让更多的人活着!

    大军一路急行,由于全都以马代步,故虽半日多时间,已然离开许都近百里地,有斥候来报:“启禀大将军,此地二十里之外,便是东岭关,守将孔秀。”

    公孙白抬头望了望天色。鞭杆朝前方一指:“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加速行军,争取在日落之前赶到东岭关,今夜便在东岭关休憩。”

    有了曹操的通关文凭,他自然不用担心孔秀给他个闭门羹,当然更不用担心孔秀出关袭击——借孔秀三个胆也不敢。

    一路急行了三四里地,便遇到一座大山阻住去路,斥候再次回马来禀:“前面为恶狼山,居樵夫所言,山中有黄巾余孽在此落草。”

    郭嘉淡淡的说道:“区区黄巾余寇,难道还敢劫我等大军不成?曹孟德治下境内的草寇,我们也犯不着替他清理,互不相犯就是。”

    黄巾余寇?

    公孙白蓦地心头一动,高声喊道:“且慢!”

    他回过头来对赵云道:“精选悍勇之士二十人,押送一百驮马及行李在前缓行,大军跟随其后。若遇贼军,不可与之交战,立即回马来报。”

    赵云心神领会道:“遵命,黄巾余孽危害地方百姓,定将其杀得干干净净。”

    公孙白面带苦笑,微微点了点头。

    大哥,我不是要除黄巾,我这是要招人啊,但愿那名山贼头目能如约而至。

    ……

    恶狼山,通往东岭关的必经之路。

    此山地形复杂,周围山石林立,更有茫茫丛林,猛兽出没。

    白马义从队率王禹率着二十余名精兵,跨骑清一色的八尺白马,身后跟着上百匹驮马,那些驮马的背上都是一包包鼓囊囊的粮草,一行人在山道上缓缓而行,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老大,贼寇不会不敢来了吧?”身旁的一名白马义从什长轻声道。

    “我等只有二十余人,又有大量粮草,贼寇不可能不动心的,。”王禹信心满满的说道。

    杀啊~

    话音刚落,从路旁的丛林中突然传来惊天动地般的声音,惊得那些驮马都忍不住大声嘶鸣起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从树林之中突然涌出黑压压一片人影来,足足有数百人之多,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向他们扑来。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一声洪亮而浑厚的声音从大道旁边的树林中传来,王禹扭头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黄巾锦衣,约莫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将领,持枪跨马,率着数百名头裹黄巾的喽啰冲出了树林,直奔众白马义从而来。

    众白马义从被这突如其来的黄巾军惊呆了。

    “老大,敌寇虽多,但是何须退让,就这般角色,我等便可解决之。”一名白马义从不屑的说道,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王禹抬眼望去,只见这些黄巾军的确太磕碜,莫说身无片甲,就是手中的武器都是五花八名,柴刀、木棍、铁棍、锄头、菜刀……简直就是一群战五渣的角色!而白马义从个个盔甲严明,手执精钢缳首刀,跨骑高头大马,二十人抱团一冲,这群黄巾军就得跪。

    “大将军之令,不可违,撤吧!”

    王禹叹息了一声,迎着那青年将领喊了声:“贼寇安敢倚多欺我!”

    说完便举刀一挥,率着众白马义从打马就逃,沿着原路狂奔而去。

    “一群窝囊废,哈哈!”

    身后的黄巾军原本见了如此多粮草,早已红了眼,抱着拼命的决心而来,准备一场恶斗,不料最终不费一刀一箭,便抢下了数百石粮草,不禁乐得心花怒放,哈哈大笑起来。

    山道尽头,一千白马义从肃然而立,等待着公孙白的号令。

    马蹄声起,王禹率着二十余名白马义从疾奔而来,公孙白示意他们归队,然后手中长刀一举,高声喝道:“冲,围住贼军,只可伤敌,不可杀敌!”

    众将士虽然对奇怪的号令感到莫名其妙,却没人去问什么,齐齐响应,跟着公孙白疾冲而去。

    山脚下,那群黄巾贼军正兴高采烈的押着百余驮马往树林里赶,全然没有防备。等到一千白马义从呼啸而来,瞬间将他们包围在一片白色浪涛之中的时候,他们尚一个个瞪着眼睛发愣,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雪亮的长刀架在脖子上。

    那名领头的青年将领尚不甘心,自负武勇想要顽抗,却被赵云和文丑两人,一个将其手中的长刀挑飞,另一个一枪抵住了他的喉咙,令他动弹不得。

    “跪下!”

    几名白马义从将那青年将领五花大绑起来,押到公孙白面前,厉声喝道。

    “放屁,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老子廖化在这世上除了两人以外,宁死不跪!”那青年将领怒吼道,满脸桀骜不驯的神色。

    “廖化,统率75,武力77,智力72,政治54,健康值89,对杜远忠诚度70。”

    三项70以上的属性,也算是不错的一员将领。

    廖化的话吸引了公孙白的兴趣,他挥手示意止住准备暴打廖化的士兵,笑吟吟的问道:“不知这天下哪两人能够令阁下跪拜?”

    廖化满脸不屑的望着公孙白,冷笑道:“廖化第一个愿拜的是当今天子。”

    公孙白心头一愣:卧槽,黄巾军活脱脱一群反贼,叫嚣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厮居然是刘协的粉丝……

    那么第二个呢,十有八九便是风华绝代、风靡万千少女、名震四海、天下无敌的大将军公孙白了。

    “第二个,便是昔日大破黄巾、温酒斩华雄的关云长关将军。”

    公孙白只觉瞬间被打脸了,满脸尴尬之色。

    正心灰意冷之际,那廖化见公孙白这副受挫的神色,不禁满脸得意洋洋的神色,继续说道:“第三个,便是威震北地、横扫异族的公孙骠骑。”

    卧槽!

    老子生平最讨厌不会数数的人……

    话音未落,赵云率先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郭嘉、文丑和众白马义从也纷纷跟着大笑起来。

    廖化被众人这一通诡异的笑声笑得毛骨悚然、不知所措,不过幸得他那72的智力,不一会便明白了过来。

    “如此多白马,你等是白马义从……阁下是公孙骠骑……草民有眼不识泰山,拜见公孙骠骑!”

    刚才还凛然不屈的廖化瞬间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刚刚拜倒下去,却听耳边传来众人整齐的声音:“放肆,当今天子已拜蓟侯为大将军,岂敢以骠骑称之?”

    “……草民拜见大将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