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212章 冲车阵

第212章 冲车阵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残阳西坠,暮色沉沉,空气似乎都要凝结了。

    四万幽州军和十万河北军对峙而立,杀气腾腾,战意滔天,大战一触即发!

    白马义从、墨云骑,两军排成了车悬之阵,随时准备用铁骑的冲击之力,撕开对方的防线,然后背后的太平军再随后杀来。

    而五千并州精骑则在管亥的率领之下,排成了雁行之阵,犹如大雁斜行一般,这是一种射击袭扰的阵型。毕竟飞狼骑在战斗力和装备之上,终究稍逊了一个档次,正面冲击效果不如那两只百战精兵队伍,故公孙白安排其袭扰对方的左翼,扰乱其左翼阵型,到时太平军便会从左翼冲杀而来,减少左翼冲击时的伤亡。

    就在此时,对面的河北军也动了,十万人的队伍,一旦动起来便如惊涛巨浪一般翻滚,脚步声隆隆如雷。

    “偃月阵!”

    公孙白身后的郭嘉低声道。

    偃月阵,全军呈弧形配置,形如弯月,是一种非对称的阵型,大将本阵通常位于月牙内凹的底部。作战时注重攻击侧翼,以厚实的月轮抵挡敌军,月牙内凹处看似薄弱,却包藏着凶险,大将本阵应有较强的战斗力,兵强将勇者适用,也适用于某些不对称的地形。

    只见对面的大军排成了一道巨大的弯月形,文丑、高干诸将处于月牙的凹处,十万河北军正步步为营的朝幽州军涌来。

    偃月阵要求月牙内凹处的大将悍勇无敌,但阵中有文丑坐镇。这偃月阵还真是浑厚,难以攻破。

    公孙白淡淡一笑手中的游龙枪一举,高声吼道:“攻击!”

    管你什么阵,老子一力降十会。在老子的无敌铁骑之前,必将成为齑粉,又不是传说中的八卦阵,找不到生门,进的去出不来。

    轰隆隆~

    一万多铁骑如同江河决堤一般汹涌而出,巨大的铁蹄声震得地面都在颤抖。一片尘土漫天飞卷,对面的十万大军无不变色。

    尤其是那奔驰在最前面的白马义从重甲铁骑,人和马都包覆在铁甲之中,显得格外的狰狞和阴森,如同从地狱中窜出的魔鬼一般,令人望而胆寒。

    与此同时。管亥所率的飞狼骑也奔腾而出,一个个悍勇的骑兵举起了装箭上弦的大黄弩,向河北军左翼杀了过去。

    眼看敌军一往无前,气势汹汹而来,文丑身旁的沮授露出诡异而鄙夷的神色,笑道:“这群蠢货,利用骑兵占便宜占惯了。今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该出冲车营了。”

    文丑哈哈一笑,手中长枪奋力一挥:“冲车营,出列!”

    只听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最前排的袁军突然朝两翼迅速撤开,露出一大片四轮怪物,如同一只只张牙舞爪的猛兽,目露凶光的望着迎面而来的幽州铁骑。

    那一只只庞然大物。却是坚木制成的四轮冲车,车辕和车身都是碗口粗的坚木,车身上三面都钉满了坚厚的利刃,那牢牢实实盯钉在冲车上的锋利刀刃,在日光的照耀下闪出一片片耀眼的光芒,令人望而生畏;除了三面都是刀刃之外,在车辕处还立着一块高高的坚木板,上面蒙着铁皮和兽皮,足以阻挡弩箭的射击。

    车辕有五根,意味这种冲车需要五人一起推动而行,足见坚固和厚重。

    这种重型冲车,即便是白马义从重甲骑兵,也是决计不敢撞上来的,否则那马腿便会被那锋利的刀刃所割断,更何况背后还有上万的重型大黄弩,一旦冲近,就算是灌钢战甲,也会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所穿透。

    “出击!”文丑厉声大吼。

    一万多河北军推着两三千家冲车朝幽州精骑轰然而来,丝毫没有将那滚滚而来的铁骑放在眼中,要知道车辕下面还有三四个尖锐的定柱,一旦敌军冲近,只要将车辕用力按下,那定柱便会将车身牢牢的定在地面上,足以抵挡骑兵的冲击。

    马去如风,等到公孙白惊觉的时候,一万多铁骑已然滚滚而出,奔腾不息,直接撞向了对面的冲车。

    “停!”

    赵云率先发现了动静,急声怒吼道。

    此时的白马义从已然奔到敌军的两百五十步内,正端起了大黄弩准备奔到敌军两百五十步之内便施射。

    听到赵云的怒吼,这些百战精兵都是训练有素的,急忙提住马缰,放缓马速,然而后面的轻骑还好些,前面的重骑哪里能那么快收的住.

    一万多精骑愣是奔驰了一百多步,在敌军的一百五十步之内才停了下来。

    “放箭!”

    “放箭!”

    赵云和文丑几乎是同时喊了起来。

    咻咻咻~

    咻咻咻~

    这边上万的弩箭****而出,却大部分都射在冲车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河北军的冲车只是轻轻的晃动,丝毫不为所动,继续一往无前的冲了过来。

    当当当~

    河北军的弩箭射在白马义从的重甲之上,发出激烈的撞击声,灌钢鱼鳞战甲的甲叶都被射得翻转过来了,前排的白马义从如遭重击,身子连连晃动。

    咴~

    一名冲得靠前的重甲骑兵感觉到那箭刃甚至已然突入了战甲,透入如下面的皮甲之中,刺破了肌肤,接着胯下的战马便长嘶一声,将他翻倒在地,竟然是马眼被射中了。

    而此时奔往左翼袭扰的飞狼骑,更是吃了大亏,他们的护甲比不上白马义从,胯下的战马更无保护,虽然手中的大黄弩射倒了一些敌军,却被敌军的大黄弩射倒了上百人,得不偿失!

    奔驰在最前的赵云,手中的龙胆亮银枪舞得风车一般,将数枝****而来的弩箭磕得四处乱飞,急声喊道:“撤,快撤,他们的弩箭很强!”

    仓促之间,后面的轻骑还好,前面的白马义从重甲骑兵,转向极其困难,只能极其缓慢的调转过头来,甚至有的骑兵因为转向过猛,那马竟然翻倒过来了,马背上的白马义从便被翻倒压在马下,幸得同袍相助扶起,却已被压伤,显得极其狼狈。

    远远观战的公孙白瞬间变色:“他娘的,敌军也有大黄弩!”

    大黄弩原本在西汉军所用,能够制造的自然还是大有人在,袁绍想重新制造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种弩箭不但花费成本极高,而且不便携带,逐渐被淘汰了而已。

    公孙白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沉声问道:“敌军有备而来,专为破我骑兵而设置了战术,如何破之?”

    郭嘉叹道:“仓促之间,无以破之?”

    公孙白怒道:“如此奈何,难道就这样被其所败?”

    郭嘉翻了个白眼道:“跑啊,既然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主公又没什么损失,何必逞一时之气?”

    公孙白眼中一亮,拍了拍脑袋笑道:“卧槽,老子糊涂了,吹号,全军撤兵,气死这群王八羔子!”

    呜呜呜~

    随着号角声冲天而起,数万公孙军缓缓的调转头来,往北整齐而有序的退去。

    嗬嗬嗬~

    河北军瞬间欢呼雷动,士气大增。

    不过一个照面,曾经令他们闻风而丧胆的幽州骑兵就此望风而逃。自和公孙白交战以来,他们几乎未尝一胜,此刻终于品尝到了胜利的滋味。

    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沮授却一脸的落寞和幽怨,喃喃的说道:“好一个公孙白,果然是能屈能伸,一旦发现形势不对,居然比兔子跑得还快,我军虽胜,却如同平局一般。”

    话音刚落,却听己方军营之中冲锋号角声大起,如同飓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军营。接着便听得马蹄声大起,从侧翼之中冲出一只骑兵,紧紧的追随敌军而去。

    骁骑营!

    高干只不过是文丑的副将,竟然未经请示,便率着骁骑营追敌而去。

    沮授大惊,急声喊道:“回来,不可!”

    然而高干已然率着五千多铁骑吗,滚滚而去,哪里听得到沮授的喊声?

    轰隆隆~

    赵云率着三千白马义从远远的拖在后面,为大军断后,突然听得背后蹄声大响,不禁神色大惊。

    回过头来时,却见高干已然率着五千河北军精骑,紧紧追杀而来。

    赵云勃然大怒,怒声骂道:“高干鼠辈,竟敢率骑兵追袭,莫非真以为我白马义从手中兵器不利乎?”

    说完调转马头,一抖手中的龙胆亮银枪,高声吼道:“调头,迎敌!”

    嗬~

    三千断后的白马义从正憋着一股恶气,听得赵云的呼喝声,精神大振,纷纷调转马头来,准备迎敌。

    赵云恶狠狠的吼道:“白马义从,何惧一战!就拿这群不知死活的蠢货来给老子祭枪,出一口鸟气!”

    倏忽之间,那只河北骁骑,已然滚滚而来。

    奔驰在最前的赫然是河北名将、袁绍的亲外甥高干。

    西风烈,吹动着他胯下的骏马马鬃飞扬,高干眼中充满浓浓的战意和豪情,眼见敌军已然落荒而逃,骁骑营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文丑虽然败敌,却几乎未能有任何战果,这收割胜利果实的事情,本将自是当仁不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