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201章 蓟城血战

第201章 蓟城血战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袁谭会率数万并州狼骑自北而来,公孙白没想到,郭嘉也没想到,就算是智力100的谋士也会有失算的时候,郭嘉也一样。

    公孙白的所有兵力都集中在幽州南面和西面,事实上他的兵力也勉强只能守住西面和南面,而且历史上的袁绍占领并州之后也一直与公孙瓒在幽州之南和冀州之北的交界处厮杀不休,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历史上此时鲜卑仍然是一个统一的国度,若要从并州北部率大军而出,必然会遭到鲜卑人的阻击,而此时的鲜卑已被公孙白杀得四分五裂,无法组织大面积的阻击和抵抗,所以鲜卑人只能听任数万并州狼骑跨境而过。

    马城原本就是一座小城,城低墙薄,而且守军不过四五百人,在数万如云的并州狼骑突袭之下,根本没办法进行抵抗,不过半个时辰便被攻上了城头,城池告破。

    这一夜,马城令战死,马城县库里的粮草被搜刮一空,城内的女性十二岁到四十岁的几乎全部被强暴。强暴女人和杀人都是用来刺激士气的办法在这个年代,不屠城不杀人,已算是仁慈的了。这还是袁谭顾及袁氏四世三公的名声的原因。

    不过袁谭只在马城呆了两天,得到休息和补给的并州军一路并没有循序渐进的摧城拔寨,而是一路南下,中间全力攻袭了涿鹿县再次补给一次粮草之后,便直奔蓟城。

    蓟城。才是袁谭的目标地。

    蓟城不但是幽州最大的城市,财富的中心,而且城中还有督六州政务的太傅刘虞。刘虞就是公孙白的政治筹码,其作用仅次于汉傀儡天子刘协。却没有刘协那种副作用。公孙白借助刘虞的名望获得了辽西三郡的百姓和士族的支持,如今接手原来公孙瓒的全部地盘,也同样借助了刘虞的声望,同时攻公孙度、进击袁绍都打着刘虞的名义,一旦刘虞被袁谭所擒,公孙白将失去这最大的政治筹码。将是最沉重的打击,其损失远远甚于失去公孙瓒的庇护。

    同样一旦蓟城被破,公孙白便将腹背受敌,届时袁绍再率大军北上,两军齐攻,公孙白的骑兵再精良。也只有被败的份。

    ***************

    蓟城北,四万并州狼骑正滚滚而来,无穷无尽的并州骑兵正从几个方向蜂拥而来,一时之间,大草原上再看不到别的颜色,再见不到别的东西,除了并州骑兵还是并州骑兵。除了灰色还是灰色,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灰朴朴的并州骑兵。

    离蓟城城还有两三里远时,跨骑在八尺骏马上的袁谭便悠然扬起了右手。

    霎那之间,低沉苍凉的号角声便已经冲霄而起,绵绵不息的号角声中,滚滚向前的并州兵马便纷纷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开始整齐而有序的整理队列。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四万狼骑已然阵列如山,杀气冲天。头顶上,是密集如同森林一般的矛戟,极目望过去空中除了一杆杆斜刺入云的锋刃,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脚底下,十数万条马腿遮蔽了整个草原,一眼望去,除了马腿还是马腿,密不透风。

    袁谭满意的望了望身后的并州骑兵,露出志得意满的神色,并州狼骑,勇悍并不下于西凉骑兵,若论整体战力,其实还远在幽州骑兵之上,如此多的骑兵就算是白马义从再精锐,也只能不堪一击!

    袁谭再次挥了挥手,身后便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随即又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马蹄声,犹如惊涛骇浪般的马蹄声中,黑压压的并州骑兵已经朝蓟城冲杀而来。

    蓟城北门,饶是守城的幽州士兵也算是身经百战,也惊慌起来,因为前来攻袭的可是十数倍之敌,蓟城之中不过三千守军而已。

    呜呜呜~

    急剧而苍凉的号角声瞬间如同飓风一般在蓟城的上空激荡而起。

    天哪~

    他们不过前两天才收到北地而来的急报,刘虞已派人向代侯公孙白求救,想不到不过两天时间,敌军就已兵临城下,如此巨大的兵力差距,这一仗怎么打?

    很快,刘虞便在蓟城守将吴明和严飞的随同下,匆匆登上了城楼,当他们看到城下黑压压的并州骑兵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袁谭犹如鹤立鸡群,但见他身披白袍、胯下白马、手执银枪、头顶束发紫金冠,长得更是剑眉星目、面如傅粉,尤其难得的是,袁谭虽然不及颜良和文丑这样的猛将一般身材魁梧,却也是身高七尺五的彪形大汉了。

    “大公子威武!”

    “大公子威武!”

    “大公子威武!”

    那排山倒海般的怒吼声激荡在城外的上空,只见数万并州狼骑正在袁谭的号令下,整齐划一地以戟撩天,或者以剑击盾,一边还极有节奏地高喊着大公子威武的口号,其情其状,犹如猛虎正在傲啸山林,一股浓烈的昂扬之气顷刻间扑面而来。

    尤其是那些幽州将是深深的感到了敌军的勇猛,很显然,自和袁氏交战以来,他们第一次遇到这样悍勇的军队。

    袁谭望着身后的部曲,心怀激荡,豪气大增,只觉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无一只军队能与麾下的并州狼骑一战。虽然他贵为嫡长子,但是袁绍似乎更亲睐三子袁尚,使得袁谭心中忧心忡忡,担心第一继承人的位置不稳固,但是如今有这只天下精骑在手,只要击败父亲的宿敌公孙白,他还怕什么袁尚争宠?

    袁谭得意洋洋的挥了挥手,身后如同大海呼啸般的吼声立即停歇了下来。刹那间寂静无声。

    袁谭在部将吕旷和吕翔兄弟和一干侍卫的陪同下,换换的策马奔往城下,抬起头来,见到城楼上的刘虞正不怒自威。双眼恶狠狠的朝自己瞪来,不禁心中一寒,急忙朝城楼上一拱手,高声喊道:“并州刺史袁谭,拜见太傅!”

    城楼上的刘虞怒声喝道:“袁谭,你既知本官在此。也知本官乃幽州牧,为何还敢攻袭幽州北地,觊觎蓟城?”

    袁谭高声道:“太傅,你数年前险些被公孙瓒所害,近年来又被公孙白所挟持,末将正是为解救太傅而来。还请太傅勿慌!”

    刘虞勃然大怒,指着他吼道:“胡言乱语,还不速速撤兵,否则以叛乱之罪处之!”

    袁谭哈哈大笑:“太傅被公孙白小儿挟持已久,早已身不由己,末将知太傅乃言不由衷,故不敢从命!”

    咻!

    一枝利箭从城头之上****而出。如同流星一般直奔袁谭的前胸而来,袁谭大惊失色,急忙挥起长枪,恰恰击挡住那只又快又急的弩箭。

    只听砰的一声,武力70的袁谭一枪击飞了那只弩箭,却也被震得双臂酸麻,惊得连连后退。

    城头上,吴明手执一把七石大黄弩。眼见偷袭未能奏效,忍不住狠狠的恶骂了一声。

    退回大旗下的袁谭不禁恼羞成怒,手中长枪一抖,嘶声吼道:“攻,给老子攻!”

    “呜呜呜……”绵绵不息的号角声中,数以千计的并州军手持铁盾在前,在他们身后的并州军喊着整齐划一的号子,拖拽着几十架投石车向着蓟城缓缓碾压了过来,望着一架架庞然大物般投石车,城头上的幽州守军顿时骚动了起来。

    令人窒息的等待中,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距离城墙还有两百步远时,几十架投石车终于停了下来。

    咻咻咻~

    城楼上弩箭如雨,随着一张张强劲的大黄弩****而出,直奔城下,可是这个距离实在太远了,弩箭射到敌军那保护投石机的牛皮大盾之上时已是强弩之末,并不能给敌军带来有效致命的伤害。

    随着整齐划一的号子声中,一队队的并州军力士猛然发力,使劲下拽,霎那之间,十几根巨大的甩臂已经向着空中弹起,通过铁索连在甩臂远端的吊篮顿时呼啸着抛起空中,在上升到最高点之后,装在吊篮里的巨石便向着前方猛然抛送了出去。

    在并州军力士山呼海啸般的号子声中,几十块巨石从并州军后阵呼啸而起,又向着蓟城头翻翻滚滚地砸了下来,守在城头上的守军顿时骚乱了起来,一个个大呼小叫着四处走避,互相拥挤之下,好几个守军竟然被挤下女墙摔成了重伤。

    不过,这些守军惊慌归惊慌,却没一个溜下城头逃跑。

    守城军主将之一的严飞猛然抬头,只见一块巨石正向着他的头顶呼啸而下。

    电光石火之间,严飞猛然一个闪身,一块足有四五百斤重的巨石便狠狠砸落在了他的身边,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几个守军顿时被震得飞起空中,又翻翻滚滚地摔落到了城墙外,遂即城头上便腾起了浓烈的烟尘。

    片刻后烟尘消散,只见城头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原本守在严飞身边的还有二十几个守军,不是震得直接摔下了城墙,就是灰头土脸变成了土人,有两个最倒霉的守军的更是直接被巨石砸成了肉泥。

    不过,其余的十几块巨石都偏了,不是落到了城内,就是砸在了城墙上。

    在并州军力士一浪高过一浪的号子声中,一排排的巨石被抛起空中,又翻翻滚滚地向着蓟城头砸落而下,不过,真正砸中城头的巨石却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石块都落在了高耸的城墙上,在砸开包砖的同时,还在城墙上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凹坑。

    投石车的轰击足足持续了半顿饭的功夫,直到数以万计的并州军接近城墙,才终于停止了发射。

    当并州军投石车停止发射时,蓟城头早已经是一片狼藉了,落在城头上的石块虽然为数不多,可每一块巨石都给守军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除了人员的杀伤,更毁坏了大量的滚木擂石以及猛火油,甚至大黄弩。但是,守军的士气和信心并未受到影响,当笼罩在城头上的烟尘散尽之时,缩在垛堞后面的守军又昂然地站了起来,他们并没有因为并州军投石车的打击而稍有惧色,更没有因为并州军的靠近而惊慌失措,他们只是静静地守在城头,等待着并州军前来夺城。

    “并州军中的工匠果然厉害,居然能制造出如此强劲的投石车!”城头上的吴明和严飞齐齐赞叹道。

    嗬~

    城下的并州兵士气如虹,人数的巨大优势,使得他们士气如虹,哪怕是弃马为步,也无所畏惧,更何况战前袁谭已说过,只要攻下蓟城,封赏、女人和官爵,要有尽有。

    无数的并州军推着云梯如同潮水一般朝城头涌来。

    咻咻咻~

    城楼上弩箭如同倾盆大雨一般,一波接一波的弩箭倾泻向那些悍不畏死的并州军。

    “吼”。

    密集如云的并州守军顿时惨叫着一片片地倒了下来。

    “啊,我的眼睛,疼死我了……。”一个并州军被羽箭射穿了眼睛,嚎叫着在城头上狂奔乱跳,可过了没片刻,便一头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并州兵哀哀惨叫着摔倒在城头上,他的背上要害上豁然插着一支狼牙箭,随着那年轻的并州兵的挣扎,箭尾的翎羽兀自还在轻轻地颤动。

    城头的一千五百名守军,分成三队,一队负责射箭,一队负责装填弩箭,一队负责传递,这种田豫发明的三段击式的****已被蓟城的守军所熟悉,五六百张大黄弩向着北门城头发起了几乎毫无间隔的轮番攒射,一连串的箭雨侵袭下,越来越多的并州军老兵倒在了血泊中,城下顿时沸反盈天、哀鸿遍地。

    等到那些冒死冲到城下的并州军推着云梯冲到城墙之下时,已被****得所剩无几,接着又被城头上滚滚的檑木和滚石击退。

    “大公子,快快撤兵!骑兵如此攻城,纯属浪费,末将有一计,可轻松破的此城!”袁谭身旁的一名将领急声喊道。

    袁谭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心腹谋将郭图,眼见他那信心满满的模样,袁谭不再犹豫,高声喊道:“吹号,撤兵!”

    ps:回家扫墓,更新不稳,请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