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白马逞威(9点后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白马逞威(9点后订)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月黑风高。

    樱花西道。

    火光一明一灭,近了。

    “答~答~”

    脚步声。

    人,一个孤独的人。只有孤独的人才能在黑暗中生存。

    头发零乱,衣衫褴褛。但他不是乞丐。因为眸子中的杀气,让你知道这决不是一个乞丐。这条路他已记不清走过多少回了。

    他从这条路来,再从这条路去。

    一个人。

    从来如此。

    他喜欢这样。

    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问为什么。

    因为他是仇不死——“烟鬼”仇不死,一个在烟坛响彻云霄的名字。

    这就够了。

    他确实如鬼魅,黑暗隐没了他的一切。只有手上明灭的火光,宣示着他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抽烟有多快,只知道他一天买两个打火机。也没有人知道他抽过多少烟,只知道这条路上的樱花都是他进校以后枯死的。

    很多人向他挑战。包括“烟王”席三千——一个曾经同样如雷贯耳的名字。

    那天,所有人都离开了宿舍——远远地、胆战心惊地望着。

    没有人打119。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无济于事。

    可是席三千只抽了一支烟,就败了。

    当他点燃第一支烟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败了。败得很惨。

    从此,烟人中没有“烟王”。只有“烟鬼”。

    樱花道西,三十米。洋槐掩映着一条小路。

    路是水泥路,很多年没有修了。

    路左扒开了一段,散发着泥土的腥气。

    路的尽头,是一处小店。

    没有人。

    门上悬着块匾额。油漆已经斑驳了,却依稀可辨“教育超市”四个大字。

    店是小店。却没人敢小看它。想当年工商、税务、卫生、检疫四大帮派联手围攻,也未能动它一根寒毛。

    从此四大帮派再不敢踏入交大半步。从此它声名显赫,从此就有了这块匾。她微微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一缕风,吹到她的脸上。

    这是一张任何男人都会惊叹的脸。

    雪肤。明眸,朱唇,皓齿。每天,无数贪婪的目光在这张脸上游移,她泰然处之,因为她是这里的红牌姑娘。每天。无数愤怒的目光在这张脸上厮杀,她无所畏惧,因为这里是“教育超市”。

    一切都好像在她的掌握之中。没有波澜。她习惯了。

    但是今天,眼前的这两道目光,却让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你来了”

    “是”

    “我原以为没有人会来了”

    “我来了”

    “天已经这么黑了”

    “那不表示我不会来”

    “你不应该来”

    “我来了”

    “我们打烊了”

    “我已经来了”

    “……”

    “这么说,你一定要买?”

    “是”

    “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

    “从来没有人敢打烊后来这里买东西!”她有些愠怒了。

    “那是因为我刚刚来”他平静如初。

    对视……

    片刻,她幽幽的叹了口气。

    “好吧。你要什么?”

    “极品黄山”

    “什么!”她心中一惊,脸上笼了一层寒气。

    “极——品——黄——山!”他缓慢地,却异常清晰地吐出四个字。

    沉默……

    终于,她又回复了冷静。

    “你知道它在我手里?”

    “是”

    “谁告诉你我这里有?”

    “朋友”

    “你这么相信朋友?”

    “我原先也不太信的,可是,现在我相信了。”

    “为什么?”

    “因为你的眼睛告诉了我答案”

    “……可是已经有六十个人来买过了”

    “我知道”

    “极品黄山只有一盒”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你还站在这里,烟还摆在那里。”

    沉默,又是可怕的沉默。

    但是杀气。冲天的杀气,却在交锋着……

    “你真酷”

    她抛去一个醉人的笑,足以迷倒十个彪形大汉。她有这个自信。

    可是这次她失算了,她没看透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他的眼中,只有烟。

    而错估了对手,等待她的结果只有一个。

    “地球人都知道”他不带一丝笑意。

    这个弱不禁风的男人,如此轻松地化解了她的绝技。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但很快又平复了。

    “难道在这里你就看不上别的什么吗?”

    水葱般的手指掠了掠长发,露出玉颈、香肩和一抹****。

    她使出了杀手锏。只使一次。一次就够了。因为任何男人都经不住一招。除非他已经死了。而当中招者抱着一大堆东西走出超市时,一切都晚了。

    杀人于无形,宰客于未醒,这是她的秘诀。

    “是”他冷酷依然。

    今天,眼前这个男人,终于让她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她用颤抖的双手递过来,但他没有接。

    “左数第十三盒”他冷冷地说。

    她的手僵住了。

    “都是一样的,这里没有真的”

    “左数第十三盒”

    “它已经放了很久了,你看那灰”

    “我说了,左数第十三盒”

    “为什么一定要那盒”

    “它是极品黄山”

    “我说了,这里没有真的。”

    “除了那一盒。”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极品黄山!!!”她疯狂了。

    “真正的极品黄山,它的香气是挡不住的。塑料、玻璃、灰尘都遮掩不了,而我的嗅觉还算灵敏”

    她终于注意到他手上明灭的火光了。

    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你……你是烟……烟……”

    “是”

    她终于崩溃了。

    柜台上,一张淡蓝色的纸币。是他留下来的。他为此花了两个钟头,跑遍十八个宿舍,找了五十三个同学。

    现在,她对着这张纸币呆呆地立着。

    她败了,败给了“烟鬼”。这并不羞耻,但她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烟鬼……烟鬼……”

    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个名字。

    她要记住他。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抓起纸币,疯狂地在验钞机上摩擦着,摩擦着,但是,没有任何反应。

    她瘫倒在地上,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烟鬼……你好狠……”

    他轻轻地拂了拂盒上的灰尘。读着“吸烟有害健康”的小字,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

    这一刻,他等了很久了。

    火光渐渐远去了,消失在法国梧桐的后面。空气中还留着刺鼻的烟味。

    夜,深了……

    月黑风高。

    樱花西道。

    火光一明一灭,近了。

    “答~答~”

    脚步声。

    人,一个孤独的人。只有孤独的人才能在黑暗中生存。

    头发零乱。衣衫褴褛。但他不是乞丐。因为眸子中的杀气,让你知道这决不是一个乞丐。这条路他已记不清走过多少回了。

    他从这条路来,再从这条路去。

    一个人。

    从来如此。

    他喜欢这样。

    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问为什么。

    因为他是仇不死——“烟鬼”仇不死,一个在烟坛响彻云霄的名字。

    这就够了。

    他确实如鬼魅,黑暗隐没了他的一切。只有手上明灭的火光,宣示着他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抽烟有多快,只知道他一天买两个打火机。也没有人知道他抽过多少烟,只知道这条路上的樱花都是他进校以后枯死的。

    很多人向他挑战。包括“烟王”席三千——一个曾经同样如雷贯耳的名字。

    那天。所有人都离开了宿舍——远远地、胆战心惊地望着。

    没有人打119。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无济于事。

    可是席三千只抽了一支烟,就败了。

    当他点燃第一支烟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败了。败得很惨。

    从此,烟人中没有“烟王”。只有“烟鬼”。

    樱花道西,三十米,洋槐掩映着一条小路。

    路是水泥路,很多年没有修了。

    路左扒开了一段,散发着泥土的腥气。

    路的尽头,是一处小店。

    没有人。

    门上悬着块匾额,油漆已经斑驳了,却依稀可辨“教育超市”四个大字。

    店是小店。却没人敢小看它。想当年工商、税务、卫生、检疫四大帮派联手围攻,也未能动它一根寒毛。

    从此四大帮派再不敢踏入交大半步。从此它声名显赫,从此就有了这块匾。她微微睁开了迷离的双眼,一缕风,吹到她的脸上。

    这是一张任何男人都会惊叹的脸。

    雪肤,明眸,朱唇,皓齿。每天,无数贪婪的目光在这张脸上游移,她泰然处之,因为她是这里的红牌姑娘。每天,无数愤怒的目光在这张脸上厮杀,她无所畏惧,因为这里是“教育超市”。

    一切都好像在她的掌握之中。没有波澜。她习惯了。

    但是今天,眼前的这两道目光,却让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你来了”

    “是”

    “我原以为没有人会来了”

    “我来了”

    “天已经这么黑了”

    “那不表示我不会来”

    “你不应该来”

    “我来了”

    “我们打烊了”

    “我已经来了”

    “……”

    “这么说,你一定要买?”

    “是”

    “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

    “从来没有人敢打烊后来这里买东西!”她有些愠怒了。

    “那是因为我刚刚来”他平静如初。

    对视……

    片刻。她幽幽的叹了口气。

    “好吧,你要什么?”

    “极品黄山”

    “什么!”她心中一惊,脸上笼了一层寒气。

    “极——品——黄——山!”他缓慢地,却异常清晰地吐出四个字。

    沉默……

    终于。她又回复了冷静。

    “你知道它在我手里?”

    “是”

    “谁告诉你我这里有?”

    “朋友”

    “你这么相信朋友?”

    “我原先也不太信的,可是,现在我相信了。”

    “为什么?”

    “因为你的眼睛告诉了我答案”

    “……可是已经有六十个人来买过了”

    “我知道”

    “极品黄山只有一盒”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你还站在这里,烟还摆在那里。”

    沉默,又是可怕的沉默。

    但是杀气,冲天的杀气。却在交锋着……

    “你真酷”

    她抛去一个醉人的笑,足以迷倒十个彪形大汉。她有这个自信。

    可是这次她失算了,她没看透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他的眼中,只有烟。

    而错估了对手,等待她的结果只有一个。

    “地球人都知道”他不带一丝笑意。

    这个弱不禁风的男人,如此轻松地化解了她的绝技。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气。但很快又平复了。

    “难道在这里你就看不上别的什么吗?”

    水葱般的手指掠了掠长发,露出玉颈、香肩和一抹****。

    她使出了杀手锏。只使一次。一次就够了。因为任何男人都经不住一招。除非他已经死了。而当中招者抱着一大堆东西走出超市时,一切都晚了。

    杀人于无形,宰客于未醒,这是她的秘诀。

    “是”他冷酷依然。

    今天,眼前这个男人,终于让她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她用颤抖的双手递过来。但他没有接。

    “左数第十三盒”他冷冷地说。

    她的手僵住了。

    “都是一样的,这里没有真的”

    “左数第十三盒”

    “它已经放了很久了,你看那灰”

    “我说了,左数第十三盒”

    “为什么一定要那盒”

    “它是极品黄山”

    “我说了,这里没有真的。”

    “除了那一盒。”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极品黄山!!!”她疯狂了。

    “真正的极品黄山,它的香气是挡不住的,塑料、玻璃、灰尘都遮掩不了,而我的嗅觉还算灵敏”

    她终于注意到他手上明灭的火光了。

    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你……你是烟……烟……”

    “是”

    她终于崩溃了。

    柜台上,一张淡蓝色的纸币,是他留下来的。他为此花了两个钟头,跑遍十八个宿舍,找了五十三个同学。

    现在,她对着这张纸币呆呆地立着。

    她败了,败给了“烟鬼”。这并不羞耻,但她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烟鬼……烟鬼……”

    她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个名字。

    她要记住他。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抓起纸币,疯狂地在验钞机上摩擦着,摩擦着,但是,没有任何反应。

    她瘫倒在地上,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烟鬼……你好狠……”

    他轻轻地拂了拂盒上的灰尘,读着“吸烟有害健康”的小字,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

    这一刻,他等了很久了。

    火光渐渐远去了,消失在法国梧桐的后面。空气中还留着刺鼻的烟味。

    夜,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