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一百一十章 护乌桓中郎将

第一百一十章 护乌桓中郎将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ps:  均订破900了,感谢大家支持!回到家里居然停电一天,跑到网吧发现打撸啊撸的小学生里三层外三层的,若非前天提前设置一章差点断更……不过马上过年了,还没买年货,今天二更,从明天起到初五都只能单更了,单更时间在11点左右,初六恢复双更,请大家见谅。

    清晨,燕山脚下,乌桓人邑落。

    一名身着皮袍、头戴皮帽的乌桓人敲开了一座毡帐的门。

    敲了半天,木门才被打开,露出一个头发蓬松的脑袋,疑惑的问道:“亲爱的阿里木,小鸟儿已南飞,太阳还没升起,请问你这么早敲开我的门,有何贵干?”

    那个叫阿里木的乌桓大汉脸上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笑容,陪着笑道:“亲爱的阿古拉,你就是冬天的篝火,温暖了我的心,昨晚有一件神秘的事情令我彻夜难眠,我一大早来拜访你,是想问你是威震草原的广宁亭侯大人的朋友吗?”

    阿古拉双眼圆瞪,大声道:“阿里木,你开什么玩笑,广宁亭侯大人就像天上明亮的太阳,而我只是草原上的一只卑微的绵羊,若是我能是广宁亭侯大人的朋友,何必还住这么残破的毡帐?”

    阿里木哦了一声,又问道:“那您认识广宁亭侯大人属下的那些猛将吗?比如神威凛凛的赵将军,俊逸绝伦的张将军,神箭无双的太史将军,还有勇猛无敌的管将军。”

    阿古拉摇头苦笑道:“阿里木。你一定是还没睡醒,这些勇猛的将军就像草原上的雄鹰,我不过是草原上的一只云雀,我怎么会有缘认识他们?”

    阿里木依旧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么,您一定是有亲人在为白马义从效劳啰?”

    阿古拉仍然摇头道:“听说的确有很多乌桓人在为白马义从效劳,一个个得意风光,可惜我一个都不认识。可是,亲爱的阿里木,你这是怎么了?我就是你最亲爱的兄弟阿古拉。我虽然不认识那些大人物,但是这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友谊。”

    阿里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露出严肃的表情,大声喊道:“既然如此,那么,请把你昨夜偷我的羊还给我吧。我亲眼看到你偷了我五只羊!”

    ……

    草原莽莽,牛羊遍地,一片碧蓝的河水静静的流淌,河边草丛中却传来惊呼声和挣扎声。

    一个面容姣好的乌桓女子,正被一个身材粗壮的少年压在身下,那少年身上的胡服已经脱下,露出胸膛上一块块隆起的肌肉。

    那少女的衣裳已被撕开大半。那名少女一边拼命的反抗,一边嘶声大喊:“乌力罕,我的心已交给了草原上的雄鹰阿木尔,我的身子也要保存交给他,你若侵犯我的身体,我就告诉小帅处罚你!”

    那叫乌力罕的少年,一边强行吻了几下她的脸颊,一边得意的狞笑道:“亲爱的阿依慕。你似乎已忘记了我们邑落的小帅就是我的父亲,做父亲的怎么会处罚自己的儿子?今天请让我得到你的身体,至于你的心,那就交给阿木尔好了,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眼看阿依慕的半个胸脯都被撕开跳了出来,阿依慕彻底急了,高声喊道:“我的情郎阿木尔可是白马义从,难道你不怕他回来报仇,把你和你父亲都阉割了吗?”

    乌力罕全身一震,当即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脸上露出惊悸之色,稍稍迟疑了一下,又露出狰狞的笑容,嘿嘿笑道:“阿依慕,你这个诚实的姑娘,怎么能说谎呢?白马义从都是汉人,哪来的乌桓人?再说你的情郎阿木尔不是被汉人抓走了吗?”

    阿依慕高声道:“谁说白马义从里面不能有汉人,我的情郎阿木尔,草原上的英雄,就在为白马义从里效力,这次就是阿木尔他们帮助汉人白马义从打败了蹋顿。”

    乌力罕神色一呆,似乎想起来了:“你说的是白马义从的那群乌桓辅兵?阿木尔当了白马义从的辅兵?”

    阿依慕冷哼道:“不信,我发封木书给我阿木尔,让他带着白马义从回来看看你和你父亲?”

    乌力罕惊得当即从阿依慕身上滚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汗水如同瀑布一般从他头上涌了出来,他带着哭腔哀告道:“亲爱的阿依慕,你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朵,你的情郎是草原上最强的雄鹰,请原谅我这个卑微的小虫吧,我一定带着我的父亲和牛羊到你家里登门道歉,请你一定要答应我!我今年才十六岁,如果被阉割了,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阿依慕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番衣服之后,冷冷的说道:“容我想想吧。”

    最后,乌力罕花了三头牛和七只羊才摆平这件事。

    ……

    公元192年冬,公孙白在郭嘉的坚持下,又得田畴为向导,率着五千轻骑从人迹罕至的卢龙塞道奔袭柳城,诱使蹋顿率上万精骑在白狼山下决战,最终大败辽西乌桓大军。

    而三郡乌桓王蹋顿,战争的始作俑者,也被公孙白麾下大将张郃斩杀,威震三郡,至于太史慈和管亥服不服气,那是后话。

    这一战,杀敌835名,俘虏8525人,白马义从伤25人,无人死亡,墨云骑伤85人,死亡3人。

    又是一场完美的碾压战,经过这一战之后,辽西乌桓不再是三郡乌桓中最强的一族,而沦为与其他两族实力相当。

    公孙白率众继续前行,直奔柳城。

    这一战后,三郡乌桓人彻底臣服。

    辽西乌桓大人由原乌桓大人丘力居的十二岁的儿子楼班继位,亲自迎出柳城,对公孙白献上降书,行跪拜之礼。

    辽东蜀国乌桓大人苏仆延,原本已在土垠城之战被公孙白吓破了胆,又见蹋顿被斩,乌桓人再无还手之力,担心公孙白自柳城而出,顺手把辽东乌桓也给灭了,也急忙遣使献上降书,愿意接受公孙白的管辖和节制。

    再加上原本已受降的右北平郡内的乌桓大人乌延,至此三郡乌桓皆服。事实上,已由不得他们不服,三郡乌桓折损了四万的精壮,再也无力嚣张,他们注定要比历史上提前15年,进入没落时期,最终被汉人同化。

    就在三郡乌桓人闻公孙白之名敬若神明,闻白马义从而色变的时候,老好人刘虞出面了。

    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这个时候出现的老好人刘虞,显得格外的亲切,所以他的决策得到了普遍的拥护。

    刘虞的决策就是重立乌桓校尉府,将幽州之地的乌桓人再次纳入汉人政权机构管辖。

    护乌桓校尉,专门管理幽燕一带蛮族等少数民族事务的武官,西汉霍去病时建立,后来东汉班超时复立,但自幽州黄巾之乱以来,护乌桓校尉一职已无人担任。

    这个职位如今由刘虞再次提出来,不过稍稍有改动,叫护乌桓中郎将,担任者自然是公孙白。

    刘虞的德名,公孙白的威名,再加上背后还有一个实际掌握幽州实权的公孙瓒,谁敢不服?三郡乌桓人被公孙白打得不要不要的,听到公孙白三个字都能尿裤子,而上古郡的乌桓大人难楼,原本就对刘虞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次三郡之乱,难楼并未掺和,他一直就是刘虞的忠实粉丝,所以对刘虞的提议自然是赞成的。

    护乌桓校尉府治所定在土垠,刘虞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邀请四郡乌桓大人前来共同参加就任仪式,另传书令幽州各郡太守亦须派人前来,包括公孙瓒。

    **********

    公元193年春,仍然是炎汉大地的多事之秋。

    在幽州之战失利的袁绍,将视线转往青州,率大军十万讨伐青州黄巾,意图占领整个青州之地。然而已经占据渤海的公孙瓒岂会让袁绍得逞,也出兵青州,共同攻伐青州黄巾,抢占地盘。

    南阳的袁术,为了扩充地盘,派部下大将纪灵,率军八万,攻打兖州的曹操,不料荆州刘表进逼南阳切断袁术粮道。曹操乘机向袁术进攻,袁术军不战而溃,曹操挥师追击,在襄邑(今河南睢县)、宁陵(今河南宁陵西)连败袁术。袁术连连败退,至九江郡(今安徽寿县)淮水流域一带。曹操由此解除袁术对兖州的威胁。

    这一年春天,在幽州也有一件大事发生,那就是年仅十七岁的公孙白征服了幽州之地的乌桓异族,被刘虞奏请朝廷,拜为护乌桓中郎将。

    ……

    冬日的太阳刚刚升起,暖暖的照在辽阔的平原之上。

    漆水河畔,却早已是人山人海,上万乌桓人和汉人聚集在一座高台之下,翘首而望。这在右北平郡,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那高台高达七尺,高台之上,绣旗如云,迎风猎猎招展,其中一杆大旗,上面绣着“大汉护乌桓校尉中郎将”四个大字,显得各位引人注目。

    台下,戈戟林立,两排甲士的护卫中间,上百名官员肃然而立,恭候着公孙白和刘虞的到来。

    太阳逐渐升高,等候的人们逐渐有点焦急起来。

    就在这时,天际突然响起一阵闷雷声,接着一片洁白的云彩在地平线上涌现。

    白马义从!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个个高高的踮起脚尖,朝南面望去。

    马蹄声如雷,白袍如雪,上千名白马义从如风一般驰来,那一片雪白如千帆竟发,滚滚而来,迷乱了众人的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