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一百零四章 追袭

第一百零四章 追袭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土垠城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城外原本被大水泡成烂泥的土地已经逐渐变干。 然而北门那道残垣断壁还在,地面上还有未收拾干净的残破衣甲、折断的兵器和毁坏的营帐,而最惨烈的是地面上还有些来不及收拾干净的横七竖八的尸体,显示着这场战斗的残酷。

    城门外,劫后余生的百姓在汉军的带领下抬着尸首在城外安葬,这些尸首将是疫病的根源,必须趁深秋寒冷的季节,掩埋在城外头。

    叩嗒嗒~

    一队骑兵城中疾驰而来,马背上的汉军个个白袍银甲,手执长刀,腰挎弩箭,骑兵群中一杆大旗,上绣“白马义从”四个大字,在秋风之中猎猎招展,路旁的行人纷纷露出尊敬和艳羡的神色。

    如今的白马义从,已被三郡内的百姓包括乌桓人,视作天神般的存在,甚至有人将其描述成个个都是三头六臂、身高两丈、刀枪不入的怪物。

    而姬丹也已将当初的八百白马义从,扩充到了一千二百人。

    击溃乌桓人之后,右北平郡内的汉人百姓欢呼雀跃,年轻力壮者纷纷奔往土垠城踊跃投军,使城中的士兵增加到万余人。姬丹也对军队进行了整编。

    继上次精选两百人之后,经过一个月的残酷磨练,那两百新兵除了单兵作战能力尚差点外,与老兵的配合度已经达到默契,所以他又精选了两百人加入白马义从。

    虽然这些新兵整体武力不到60,但是原有的八百老兵终究是少了点。必须引进新鲜的血液,终究会有一天,这些新兵也会和老兵一般,纵横沙场。所向无敌。

    除了一千二百白马义从,公孙白又精选了三千人,预编为骑兵,与白马义从相比较的是,这些墨云骑都是身穿黑盔黑甲,名为“墨云骑”。归管亥管辖,每日和白马义从一同训练。

    缴获了良驹万余匹,在确保一千二百名白马义从全部一人双马,都是七尺五以上的骏马之后,仍然剩余大量的战马。在冷兵器时代,有了双马镫和高桥马鞍以及马蹄铁。骑兵对步卒的优势实在太大了,不发展骑兵他就是蠢猪了。

    余下的五千多人,扩充入太平军。公孙白又将俘虏的数千乌桓人中,挑选了一千五百精悍之士,每日跟随白马义从一同训练,但是他们骑的都是七尺以下的劣马,训练的兵器都是木制的兵器。以防暴乱和逃脱。

    而这群乌桓骑兵,除了每日随白马义从练习厮杀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训练内容——协助白马义从披甲。

    厚厚的鱼鳞钢甲和罩面钢盔,还有精钢打制的马铠,必须在三分钟内为白马义从穿戴整齐,让白马义从能够迅速转化为重甲骑兵,对敌军发起冲锋。

    重骑的作用是利用巨大的冲击力对敌军发动坦克一般的碾压式攻击,冲散敌军的阵型。特点是高防和高冲击力。而轻骑的作用则是利用速度对敌军进行奇袭,特点是速度快、机动灵活。

    所以白马义从一人双马,其中一马稍有疲累,立即换另外一匹马,保持马速。骑兵们个个平时身穿轻便的皮甲,手执长戟,腰挎弩箭,可利用马的冲势对若是敌军发动冲击,也可利用马速对敌军进行袭扰,干扰敌军。一旦遇到硬战,则可披上重甲,冲锋陷阵,利用巨大的冲势碾压敌军,包括轻骑和弩兵。

    而这群被汉军俘获的乌桓精骑,将公孙白已是视作魔神,对白马义从也是心悦诚服,虽然是要充当白马义从的辅兵,却无人有半点怨言,反而视作一种荣耀。

    此战之中,缴获乌桓马匹足足达数万匹,除了万余匹战马外,余下的马匹则可当做脚力,用于运输粮草辎重,确保行军速度。

    经过这一调整,公孙白立即变得兵强马壮起来,只是可惜得力大将少了点,严飞和吴明以及陈晶,虽然忠诚,终究是能力偏弱,不能独挡一面,就是管亥,也是差强人意,比起张郃这样的统帅来,实在差的太远。

    ****************

    公元192年秋,公孙白在土垠城水淹四万乌桓骑兵,两万多人被淹死,七八千人被俘,只逃出四五千人。

    这一战,三郡乌桓人大半的精壮都葬身鱼腹或者被俘,令三郡乌桓人把公孙白三字当成了禁忌字眼,每当有人不小心提及这三字时,无论多火爆的热聊都会立即冷场下来,人人露出惊恐的神色。

    这一战,也令整个幽州都震动了。

    蓟城之内,公孙瓒正在与诸将议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场哈哈大笑三声,恶狠狠的吼道:“这小孽畜,比老子还狠啊,总算给老子出了口恶气!”

    是夜,公孙瓒大宴诸将,喝光了上百坛美酒,醉的整整睡了一天。

    消息传到襄平城内,辽东侯公孙度正在府衙内看书,接到探马的急报,惊得手中的书卷跌落在地,久久无语。

    辽东与辽西和辽东属国,只隔着一座医巫闾山,如今公孙白气势汹汹而来,横扫三郡乌桓,岂能令他不存忌惮之心。

    右北平郡乌桓大人能臣抵之,被部将杀死,众乌桓首领拥立能臣抵之的弟弟乌延为新的大人。

    乌延上任之后,当即遣使前往土垠城,向公孙白献上降书,同时送上貂皮、人参等贵重财物,又令各邑落乌桓人,释放汉人奴隶,禁止劫掠和杀戮汉人,最终获得公孙白的谅解,答应不再攻击右北平郡内的乌桓人,郡内的汉人和乌桓人终于平定了下来。

    辽西郡乌桓大人、三郡乌桓王塌顿,却依旧死心不改,在柳城聚集五六千精骑,扬言明年春后,要继续攻袭汉军,为死去的族人报仇。

    塌顿之所以仍旧这么嚣张,其一是因为辽西乌桓人最多,最强大,此次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辽西郡内的乌桓人仍然有过十万人,精壮仍有数万骑;其二,从右北平郡通往柳城,只有三条路,都是极其险峻难走,汉军要想攻袭柳城将十分艰难,尤其是深秋之时,天色越来越冷,再过两个月就将冬天大雪封路,汉人不到春暖花开之时,是决计不敢杀来的。

    辽东属国乌桓大人苏仆延,逃回辽东之后,便悄无声息,既不请降,也不像塌顿那样旗帜鲜明的继续公然对抗公孙白,态度极其暧昧。

    而郭嘉的分析是,苏仆延很显然是个骑墙派,既畏惧公孙白,同样忌惮相隔不远的塌顿,只要彻底击败了塌顿,则苏仆延必降。

    这样一来,攻袭塌顿,彻底平定三郡乌桓之乱的计划也提上了日程。

    与历史上的曹操征乌桓相比,由于大后方离辽西过远,曹操尚存很多疑虑,担心孤军远征,被刘表爆了菊花,而公孙白则完全不用考虑这些。

    如今对他来说,只有何时出征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田豫和郭嘉各有不同的看法。

    田豫认为,如今已是初冬之际,大雪将至,而往辽西的路都是崎岖而险峻,而且蹋顿必然扼守险要之处,必然难以通行,一旦耗的时间长了,弄不好就会困在风雪之中,十分危险,不如等开春之后再予以讨伐。

    然而郭嘉却认为,正是因为接近隆冬之际,蹋顿才不会过于提防,扼守险要的守军也不会很多,而且蹋顿现在只有四五千骑,以汉军的实力完全可以讨伐,若是等到开春后,蹋顿再召集兵马过万人,则将更难以攻打。至于路途不熟,可寻找当地的百姓作为向导。

    虽然说郭嘉的智力值比田豫高了8点,而且历史上的郭嘉就是曹操破乌桓的出谋划策者,但是公孙白依旧不敢冒险。

    就在两人争论不下的时候,突然门外侍卫来报:“太傅来见!”

    公孙白急忙和众将迎出了大厅,刘虞已春风满面、大步流星的走来。

    自从数日前,公孙白帮刘虞解开了心结之后,刘虞已经恢复了精神,开始正常进食和起居,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再加上公孙白近日帮他加了15点健康值,使他的健康值已经达到了95,显得精神矍铄,红光满面。

    公孙白急忙率众将向前拜见:“拜见太傅,不知什么风将太傅吹来了,太傅不是整日在府中伺候小公子么?”

    原来刘虞那日见了孤儿幸生之后,心中极为喜爱,便收幸生为义子,取名刘平,且视如己出,每日抱在手中,逗弄个不停。这让年已近四十岁,儿子都十二三岁的刘和极为郁闷,当然更郁闷的是刘和的儿子刘翼。

    刘虞哈哈笑道:“府中住闷了,四处走走,不然闷坏了这把老骨头可不好。”

    公孙白嘿嘿笑道:“太傅大人如今宝刀未老,身子骨好得很,再生个小公子也未尝不可。”

    刘虞脸色一变,怒斥道:“胡扯!”

    骂了一句,脸上又恢复了平和的神色,笑问道:“你等是否在商议冬征辽西乌桓之事?”

    公孙白一见刘虞这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知道刘虞必然有好消息带给他,连忙点头称是。

    刘虞哈哈笑道:“本官保举本郡一名士,可破蹋顿,不过还得你亲自去请才是。”

    右北平郡的名士?

    公孙白蓦地脑海中灵光一闪:我勒个去,穿越久了,脑袋也晕了,怎么会忘记这个牛逼人物!(未完待续。)

    ps:  均订继续在增长,至发文时已到710,感谢大家的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