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一百零二章 求救

第一百零二章 求救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蹋顿的亲兵终于扎好了十几只竹筏,一路救上了百余乌桓残兵,正打算继续接应稍远那几个孤岛上的数百残兵时,远处水面上忽然顺水漂来了十几根枯木,还有十几颗人头在水中载沉载浮。

    蹋顿急让亲兵乘竹筏将那十几人救起,却是辽东属国乌桓王苏仆延以及随行的亲兵。

    看到蹋顿,苏仆延不禁悲中从来,惨兮兮地道:“大单于,完了,全完了,我辽东乌桓近一万多人出征就这几个人了,剩下的全没了呀。”

    蹋顿自己也是心中悲凉,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慰苏仆延:“胜败乃兵家常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天吃了败仗,来日再赢回来就是。”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蹋顿心中也着实茫然。

    今日之败,可以说是没顶之灾,三郡乌桓的数万精锐就这么被葬送在土垠城下,三郡乌桓人注定要没落了。

    “大单于快看,汉兵!”

    “真是汉兵,汉兵追过来了!”

    “大单于快走,赶紧走,不然就走不成了!”

    蹋顿正感到茫然时,亲兵忽然惶然大叫起来,急回头看时,只见数以千计的汉军已经撑着上百只竹筏逶迤而来,这时候,竹筏上的汉军也发现了竹筏上的乌桓人残部,当即不再理会水中残兵,掉转竹筏往这边杀了过来。

    “走,我们走!”蹋顿知道。再想救出被困孤岛的残部已经不可能了,当即带着近百亲兵以及被救出来的百余残部向着柳城方向仓皇败走。

    *******************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金色的阳光照在城墙下的水面上,波光麟麟。

    浑浊的洪水面上。竹筏来回穿梭,热闹非凡,不仔细看还以为来到了江南水乡一般。

    水面漂浮着各种杂物,有衣甲、枪戟和大盾等兵器、粮车、粮食,但是更多的是浮尸,乌桓人的尸体。漂得到处都是。

    竹筏上的汉军,虽然公孙白有安排捞救乌桓人,但是在粮草辎重以及马匹面前,几乎所有汉军都是优先打捞,然后才是救人。

    堵堤而造成的洪水,来得快。去得更快,水面逐渐降低,很多高地已露出水面,打捞工作也即将接近尾声。

    城楼之上,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静静的扶着城楼上的垛堞,望着城墙下的这一幕。神色变得十分黯淡和悲凉。

    “几万条人命吶,一场大水就被冲了,这小畜生比他父亲更狠更绝啊,难道我真看错人了吗……”

    他呆呆愣愣的望着漂浮在水面上的乌桓人的尸体,心中充满痛惜和无奈。

    不管是乌桓人,还是汉人,都是我大汉的子民吶,居然就这么活生生的被淹死了几万人。我何以面对天下苍生?

    刹那间,他似乎又苍老了几岁。他虽已六十余岁,但是由于经常锻炼,骑马射箭,剑术枪法,样样在行,所以他的身体一直很好,然而近年来,先是黄巾之乱,然后是董卓为祸,再加上与公孙瓒之争,使他明显变得苍老起来,而这一次又令他黯淡了很多。

    “杀敌25821,俘虏敌军8725,增加兵甲币34546,您现在的兵甲币为39856。”

    兵甲币的变动,显示了这一战敌军伤亡的结果,近四万大军,只逃出四五千人,余者大部分都被淹死,小半被俘或者侥幸逃脱。

    总的来说,这一战对于公孙白来说是一场大胜,不费吹灰之力,消灭了乌桓军的主力,解除了土垠城之围,缴获战马三万多匹,粮草辎重无数。

    尤其是那三万多匹马,简直就是一匹巨大的财富,其中七尺以上的骏马上万匹,七尺五以上的战马就有四千多匹,八尺以上的骏马竟然有上百匹。

    公孙白的脸上简直乐开了花。

    就在此时,身旁的田豫悄悄的捅了捅公孙白,公孙白满脸疑惑的朝他望去,只见他指着城楼西面,顺着方向望去,他的脸色立即变了。

    那呆呆立在城楼上的正是太傅刘虞。

    公孙白摇了摇头,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走近了刘虞,向前行了一礼,恭声道:“公孙白拜见太傅。”

    刘虞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眼如电光一般盯着他,眼中充满悲愤和凄凉,只盯得公孙白背脊发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拜见我?你还认得我是太傅?恐怕只是把老夫当一颗棋子吧!”刘虞寒声道。

    公孙白脸色微变,随即恭声道:“太傅,下官有错,还请责罚。”

    刘虞强抑着心头的悲愤,淡淡的说道:“哦,是吗,你何错之有?”

    公孙白陪笑道:“下官顽皮,不小心玩了一把水,这把玩大发了,把屠戮我汉人同胞、目无朝廷意欲造反自立、围困土垠城且欲置太傅及全城百姓于死地的无辜乌桓人,淹死了几万人,确实有罪!”

    刘虞惊呆了,脑子转了半天才转过弯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恶狠狠的说道:“就算他们有罪,也罪不至全死,只需抓住元凶斩杀即可,他等都是无辜牧民,奉命而为,当属胁从不问。”

    公孙白坦然的迎向刘虞的目光,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他们无辜,难道那些汉人百姓就不无辜?好一个胁从不问,他们连妇孺都不放过,长期劫掠汉人为奴,岂是一句胁从可蔽之?今日若不是我一场大水将他们淹死,明天全城的军民不是饿死,就是被斩杀殆尽,或者全部为奴,包括……太傅你自己!”

    他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以六千对四万。只斩杀元凶,不伤及任何无辜,谁能做到?还有,谁又是无辜?塌顿被杀。还有继任者,杀了一个塌顿,还有千万个乌桓人站出来,谁又为无辜?真正的无辜,是城内城外的汉人百姓,乌桓人劫掠成性。谁又为无辜?”

    刘虞一时无语,只是指着公孙白怒道:“你滥杀无辜,还强词夺理!”

    公孙白也怒了,针锋相对的吼道:“你假仁假义,迂腐不堪,看似仁慈。实际上是欲置三郡无辜汉人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让他们任由乌桓人的凌辱和蹂躏,你其实才是真正的不仁不义!”

    刘虞一时气结,指着公孙白道:“你,你,你……”

    半天没说出话来,一甩袖子。踉踉跄跄的向城楼下走去,身旁的侍卫急忙向前扶住他的身子。

    身旁的田豫望着刘虞凄凉的背影,心中一阵于心不忍,低声道:“请恕属下斗胆直言,太傅毕竟是亭侯的上司,又年过六旬,亭侯的言辞有点过了。”

    公孙白微微叹了口气道:“太傅过于仁慈,在这乱世实在不是好事。此次虽然刺激过深,或许更能让他早日醒悟过来。”

    ****************

    太傅府内,主厢房。

    刘和摇头叹气的从房内走出,满脸的苦闷之色。

    两天了,一连两天刘虞都粒米未进,刘和每次将酒菜在他的案几前,都被他掀倒在地,叫他滚出去。

    刘和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毫无办法,要知道刘虞可是过六十岁的人了,再饿下去,恐怕身体就要出大问题了。

    这时一个家将匆匆而来,朝他耳边附耳说了些什么,刘和神色一愣,随即跟着那家将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大厅之内,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正肃然而立,眼见刘和进来,立即向前一拜:“民女拜见太守!”

    刘和被拜为辽西郡太守,虽未赴任,众人已以太守相称。

    刘和疑惑的端详了一下这个女子,只见这个女子姿色不过中上等,并无什么过人之处,沉声问道:“请问姑娘芳名?”

    那女子娇滴滴的笑道:“民女叫舞雪,请太守多多关照。”

    刘和倒也不再纠缠,直接问道:“你说,你有办法让太傅进食?”

    舞雪笑道:“自然,如若不行,愿受责罚。”

    刘和大喜,道:“好,只要你能让太傅进食,赏钱一万。”

    那舞雪姑娘朝他抛了个媚眼,娇滴滴的笑道:“多谢太守!”

    刘和也不废话,转身喝道:“来人,去厨房再端一盘热酒菜来,给舞雪姑娘。”

    旋即,一名家将端来一盘热气腾腾的酒菜,递给舞雪,然后朝舞雪做了个请的手势。

    舞雪接过酒菜,朝刘和嫣然一笑,转身风情款款的跟着那家将走了出去。

    刘和满头雾水,终觉此女不是很靠谱,也跟随而去。

    厢房内,刘虞躺卧在床榻之上,望着房顶出神,脸色灰白而苍老。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人悄悄的走了进来,将一盘热气腾腾的酒菜放在他床榻边的案几上。

    “拿出去,滚!”刘虞暴怒的喝道,连看都没看来人一眼。

    话音未落,那人突然扑通一声跪倒了下去,哭声喊道:“民女拜见太傅,还请太傅一定要救民女一家性命,民女将永世铭记太傅的大恩大德!”

    刘虞大惊,急忙转过头来,只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跪拜在他的床榻边,满脸的泪痕如同雨打梨花一般,身子不住的微微颤抖,显得极其楚楚可怜。

    他急忙端坐起来,由于饿了两天,身子无力,差点摔倒,那女子急忙起身一把将他扶住,接着又流着眼泪跪拜了下去。

    刘虞坐定,沉声喝问道:“你有何难处,尽管对本官道来!”

    那女子哀哀的哭道:“民女舞雪,原本跟随父亲在城内做点小本生意,不料今日突然被太守将我全家抓起,说我父是乌桓人的奸细,要将民女全家问斩,还请太傅救我!”

    说完又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磕得额头都青肿了一块,惊得刘虞急忙一把将她拉住,已然气得七窍生烟:“公孙白,鼠辈敢尔!”

    舞雪哭道:“公孙太守说,如今土垠城由他做主,他想杀谁就杀谁,就是太傅也阻拦不了,不过民女如果能答应他的条件,即可放出民女全家老小,否则杀无赦……”

    刘虞气得咬牙切齿,怒声问道:“什么条件?”

    舞雪停住了哭声,定定的望着刘虞道:“公孙太守说了,只要民女说服太傅进食,则可赦免民女一家老小无罪,否则……”

    刘虞的脸色瞬间凝注了,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舞雪见刘虞不语,当即神色惨然,哭道:“听闻太傅爱民如子,如今也不过虚得其名,既然太傅不愿相救,民女也不活了,撞死在太傅面前好了……”

    话音刚落,便腾身而起,朝屋内的柱子撞了过去。

    刘虞大惊,急声道:“且慢,本官答应你就是。”

    舞雪的身子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硬生生的在屋柱前半尺远的地方戛然而止。

    转过身来,已是满脸激动之色,迎着刘虞跪拜了下去:“民女多谢太傅,太傅大恩大德,民女永世难忘!”(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推荐票,上架11小时,均订500,作者已经很满意了,希望各位大大能继续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