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九十八章 突围

第九十八章 突围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突围

    叩嗒嗒~

    马蹄声如雷,千余名白马义从在平原上疾奔。

    这只百战精兵一多月来,突袭了上百个邑落,将整个右北平郡乃至辽西郡东部都搅得天翻地覆,狠狠的打压了乌桓人的嚣张气焰。

    经过这次历练,那些新进的白马义或许本身的单兵作战能力有所差异,但是从已与那些百战老兵配合得极其娴熟,步调基本能保持一致,令公孙白非常满意。

    虽然一路东奔西逃打游击,经常睡眠都不能保证,但是却依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累现象,只是公孙白却暗暗叫苦,他的兵甲币被消耗了15000多,而一路上虽然杀敌不再少数,系统却只计算那些被杀的乌桓兵,对于那些被迫反抗的乌桓人被杀不予奖励兵甲币,这样一来他的兵甲币就只剩下22415了。

    不过,能让右北平郡乃至辽西郡的乌桓人暂时停止劫掠汉人,减少汉人的灾难,消耗再多的兵甲币,他也是觉得值了。

    一骑斥候飞马奔来,气喘吁吁的禀报道:“报~启禀亭侯,前方有大队乌桓骑兵来袭,约有数万人。”

    希聿聿~

    公孙白立即一勒雪鹰宝马,停住马脚,身后的众将士也跟着缓缓的停了下来,骏马的嘶鸣声此起彼伏。

    公孙白疑惑的问道:“数万乌桓骑兵?可有看错?”

    那斥候急声道:“确未看错,此队乌桓人是能臣抵之的部曲的数倍。”

    话音刚落,一阵隆隆的闷雷声自天际响起,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乌云自地平线上涌起,遮蔽了天际。

    骑兵,足足三四万人的骑兵!

    一杆天狼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大旗之后,密密麻麻的枪戟如同黑色的森林一般斜刺苍穹,令天日都黯淡了下来。

    数万骑兵,汇聚成黑色的浪涛,铺天卷地而来,在那杆天狼大旗的指引之下漫卷而来,如同江河决堤一般滚滚倾泻。

    上十万只马蹄叩击着地面,整个地面都似乎在颤抖,在shen吟。

    作为一向以白马义从精骑为荣的公孙白,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骑兵,心中充满震撼。

    虽然白马义从极其精锐,又有马镫和高桥马鞍辅助,再加上阵列配合,轻取两三倍的骑兵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今是数十倍的精骑奔袭而来,就算敌军不用动手,直接纵马冲撞而来,都能白马义从瞬间淹没。

    塌顿终于来了,三郡乌桓倾巢而出,就像历史上的白狼山之战一样,塌顿倾数万精骑与曹操会战,但是那时曹操可是兵多将广,光虎豹骑就有数千人,此时的他岂能相比?

    此刻,即便是武勇无敌的赵云,也露出了惊骇之色,急声道:“亭侯,快撤!”

    公孙白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手中游龙枪一举,战意高昂而起:“不过三四万骑兵而起,何足挂齿!老子马快,他奈我何!”

    说完带头调转马头,打马就跑。

    逃个跑也这么有气势……赵云等人满头黑线,立即率着众白马义从跟着他往后疾奔而逃。

    眼看疾奔了两三里地,白马义从马快,背后的乌桓骑兵又消失在了地平线之后。

    就在此时,前面的地平线上突然又涌起了大群的乌桓骑兵,足足近万人,正是能臣抵之的部曲朝他们奔袭而来。

    腹背夹击!

    这次连公孙白的脸色都变了。数万人的前后夹攻,白马义从再勇,恐怕也要损失惨重,甚至是全军覆没。

    公孙白仔细观望了两侧,发现右边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坡,虽然不高,但是却不能纵马翻过去,左边虽然宽阔,但是一两里地之后也是起伏的山坡。

    很显然,这次敌军是有备而来,要将他们堵截在这处狭隘的平原之上。

    这恐怕是公孙白出道以来遇到最危险的一次了,他第一次感觉到肩头如此大的压力,任何一个决断都将关系到兄弟们的生死。

    公孙白眯缝着眼睛朝左侧望去,远远见到山下有一处毡帐密布的乌桓邑落,尚在冒着炊烟,心中一横,高声道:“向左!”

    马蹄声隆隆,众白马义从在公孙白的率领下朝左面的乌桓邑落滚滚而去。

    邑落中的乌桓人不过两三百人,在白马义从突如其来的冲袭下,很快一个个放弃了抵抗,众人也不杀他们,直接将他们赶了出去。

    很快,数千的牛马被众白马义从聚集在一起,乱哄哄的鸣叫着,挤满了营地之外。

    轰隆隆!

    两边的追军已经越来越近,马蹄声如同巨浪滔天一般滚滚而来。

    公孙白冷眼张望了一下那连绵遮蔽天际的乌桓骑兵,手中一扬,地上出现一大堆白色的丸子,而且数量在逐渐增加。

    迷烟弹!

    公孙白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将一只迷烟弹榜上长箭,厉声喝道:“每人一颗迷烟弹,绑在弩箭上,待接近敌军即放箭!”

    公孙白心中在滴血,一颗迷烟弹需要消耗20兵甲币兑换材料,除去之前兑换的200颗迷烟弹,刚才又制造了850多颗,花费了17000多兵甲币,这样他的兵甲币已然只剩下5000多了,可是这生死关头,还是保命要紧。

    对于公孙白的仙术,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当即轰然应诺,依言而行。

    轰隆隆!

    马蹄声越来越近,十多万只马蹄的响声如同铁锤一般叩击在众将士心中,饶是这只看淡生死的百战精兵也已然变了脸色。

    “换马!”公孙白大吼。

    众白马义从立即换上了另外一匹战马,连公孙白也换上了另外一匹八尺的战马。只有赵云依旧骑在照夜玉狮子背上,这匹九尺高的骏马,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跟着这群七尺五高的战马奔跑,犹如闲庭漫步,毫无疲态。

    迎面而来的能臣抵之的部曲已然奔近了邑落营地的三四百步之外,众乌桓将士已然可以看到前面邑落里的白马义从。

    “公孙白今日必死在此地,杀!”能臣抵之蓦然大吼。

    “杀!”

    “杀!”

    “杀!”

    这只上万人的乌桓精骑,近一个月来被白马义从引得绕来绕去,非但连白马义从的毛都没挨到一根,反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屠戮和凌辱,早已被撩拨出了真火,齐齐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吼。

    同样的喊杀声从白马义从背后也响了起来,更是排山倒海一般,塌顿所率的三万多骑兵也已然在六七百步之外,对这处邑落隐隐形成半包围之势。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能臣抵之眼中露出残酷而快意的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公孙白被他擒拿在手,再予以阉割的情景。

    这一次,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公孙白小贼了!

    所有乌桓人都这么认为,一个个眼中露出饿狼一般的凶狠之色,一双双发光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恐怖。

    多年以来,右北平郡的乌桓人一直痛恨公孙瓒,可谓是恨之入骨,可是到现在,他们早已忘记了对公孙瓒的仇恨,比起公孙白的狠毒来,公孙瓒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道德的。

    就在此时,对面的白马义从终于动了,不过比他们先动的是数千的牛马,一匹匹牛马被白马义从戳伤了屁股,发疯一般的朝迎面而来的乌桓骑兵冲了过去。

    轰隆隆!

    轰隆隆!

    疯狂的牛马瞪着血红的眼睛,凄厉的嘶鸣着冲上疾奔而来的乌桓骑兵,在他们背后是如影而随的白马义从。

    此刻,就算是神骏的白马义从也只能勉强跟上这群发了疯的牛马,被甩下了几十步远,足见这些受惊的牛马的冲势。

    “快让开!”能臣抵之大惊。

    千算万算,算不到公孙白居然来了这一招,这一撞上去,绝对是大暴击的伤害,无论是这些发疯的牛马,还是迎面的乌桓将士,遇到的伤害都将是秒杀式的。

    然而为时已晚,只听砰砰的剧烈的冲撞声此起彼伏,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肉横飞,乌桓骑兵瞬间大乱,被撞得稀里哗啦的。

    未被撞上的乌桓骑兵已经吓得掉偏马头,齐齐让出一条道来,让数千悍不畏死的牛马奔腾而过。

    叩嗒嗒~

    上千白马义从紧紧的跟在这群狂躁的牛马背后,从那道被撕裂的口子之中冲了过去。

    “围上去,别让汉贼跑了!”能臣抵之眼见汉人要突围,急的嘶声大吼,指挥着众乌桓精骑从白马义从两翼围杀过来。。

    咻咻咻!

    就在此时,一枝枝弩箭从白马义从手中激射而出,倾泻入了两翼攻袭而来的乌桓骑兵群中。

    嗤嗤嗤!

    迷烟弹落地则释放出一股股浓浓的白烟,冲在最前面的乌桓骑兵瞬间被射倒一片,接着又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烟雾之中。

    浓烈而呛人的迷烟不但呛得众乌桓骑兵咳嗽不止,而且双眼也被熏得眼泪直流,看不清方向,就是那胯下的骏马也被熏得嘶鸣不已,四处乱窜,瞬间乱成一团。

    等到众乌桓骑兵奔出迷烟之外时,众白马义从已跟在那群受惊的牛马背后,有惊无险的突围而去。

    嗷~

    熏得眼泪流满一脸的能臣抵之,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吼:“追上去,不死不休!”

    你能想象出,一个十年没沾女人的囚犯,不但自己的裤子都脱了,连身旁的美女裤子都脱了,眼看要翻身上马的时候,突然那美女跑了,这是多么撕心裂肺的疯狂?能臣抵之此刻就是此般抓狂的心情。

    近万的乌桓骑兵,其中不乏跨骑八尺以上的骏马的,十数名马快的乌桓骑兵已然呼啸而出,奔驰在最前面,紧紧的追向前面奔驰而去的白马义从而去。

    咻咻咻!

    一连三箭飞来,三名奔在最前面的乌桓骑兵应声而落,惊得背后的十数名乌桓骑兵齐齐停住了马脚。

    赵云冷冷的收起了长弓,一催胯下照夜玉狮子,掉头而去。

    ps:今天还是一章,勿等,见谅!晚上又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