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九十章 大获全胜

第九十章 大获全胜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第九十章大获全胜

    白马义从哪里肯舍,在赵云的率领之下,一路追杀落水狗,只杀得乌桓兵哭爹喊娘,血流遍地。

    噗!

    奔在队伍最前的赵云追上一名乌桓人,长枪一撩,便刺中那名乌桓人的后背,然后高高的挑起来,狠狠的摔落在地。

    然而此刻,后面乌桓人的大军也逐渐轰乱的涌来。

    赵云长枪一挥,止住后面的白马义从,喝道:“撤!”

    训练有素的白马义从急忙回马就跑。

    后面汹汹而来的乌桓军正要群起追之,却被能臣抵之大声喝止住。

    因为他知道,若是就此追下去,又会重蹈覆辙。

    这一次,他又损失三四百名骑兵,更重要的是,白马义从几乎毫发无损,他们又被小挫一次。

    而背后的赵云却对郭嘉的战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小白脸军师,平时一副浪荡子模样,这战术还真是神奇啊。亭侯的识人之能,简直天下无双。”

    赵云那石破天惊的一枪,彻底击溃了能臣抵之的信心,虽然赵云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能够在马背上稳坐如山,但是他却知道即便平地相斗,他也在赵云手上撑不过几个回合。

    “重新列阵,持盾者在前,余者在后,保持队列前进!只要靠近白马义从,即可围而杀之,如果其奔逃,则向前追袭公孙白极其步卒。”

    能臣抵之厉声吼道。此刻的他,脑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整体马速不如人,弓箭不如人,单兵战斗力不如人,要想快速击杀白马义从根本没可能,而他只需向前推进,赶上行进缓慢的北平军步卒,击杀公孙白即可。

    轰乱的阵型逐渐稳定了下来,只见两排乌桓骑兵执盾挡在阵前,背后乌桓人整齐的排列在盾兵之后。随着能臣抵之的一声喝令,缓缓的朝白马义从涌来。

    对面的白马义从也已止住脚步,换好马匹,在赵云的喝令下,依旧排成两列,杀气腾腾的望着对面的乌桓人。

    连续多场几乎零伤亡的大胜,使这群白马义从士气爆棚、战意滔天,那蜂拥而来的乌桓人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屑一顾。

    “备弩!”

    随着弩机声,八百把弩箭再次高高的举起。

    对面的乌桓兵依旧在能臣抵之的率领下,小心翼翼的缓缓向前推进。

    整个草原一片宁静,只听见杂乱而缓慢的马蹄声,乌桓人越走越近,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步伐,不敢冲锋。

    一百五十步!

    一百二十步!

    一百步!

    双方都陡然紧张了起来,上一次射击就是在这个节点。

    然而赵云依然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乌桓军继续稳步向前推进。

    赵云嘴角浮现出一丝鄙夷的笑容,虽然对面的乌桓人兵力两倍于己,但是这些乌桓人其实和步兵无异,就算直接硬战,乌桓人也必输无异。

    只是如此一来,他的部曲也会受到损失,这只骑兵是他的命根子,自然不会如此硬抗。

    八十步!

    七十步!

    六十步!

    背后的白马义从有点焦躁不安了,因为再近的距离,对面的乌桓人也能放箭射到他们了。

    果然,对面的乌桓人已经弯弓搭箭了,准备施射。

    赵云依旧屹立不动如山,百步穿杨那得他这样的高手才能做到,对于拿着劣质弓箭的乌桓人来说,只有在五十步内才会有杀伤力。

    能臣抵之已经搭起了长箭,对着赵云迎面一箭射来。

    咻!

    箭如流星,赵云只是轻轻挥戟一拨,那箭便飞了出去。

    五十步!

    赵云手中长枪终于高高扬起:“放箭!”

    咻咻咻!

    一千余把等待多时的弩箭齐齐发出激响,随着漫天弩箭破空的响声,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弩箭如蝗虫一般射向乌桓人。

    六十步的距离,威力足足比百步之外高出一倍。

    啪!

    一名乌桓兵手中蒙着牛皮的木盾射得四分五裂,正中那名乌桓兵的胸口,那名乌桓兵来不及惨呼便跌落于马下。

    噗!

    一枝弩箭破盾而入,正中乌桓兵的咽喉,那名乌桓兵捂着咽喉处的犹在颤动的翎羽,喉头咯咯直响,轰然坠落。

    不过刹那间,数百名盾兵纷纷被射倒,剩余的盾兵十不存一,整个队形哗然大乱。

    眼看距离白马义从不过三四十步远,能臣抵之嘶声大吼:“杀!”

    被射得七荤八素的乌桓人,这才齐声吼叫着,催马往前狂奔,可惜白马义从早已调转马头逃之夭夭。

    希聿聿~

    眼见队伍又要追散,能臣抵之急忙勒住马脚,示意众军停下来。

    “他娘的,这群白马义从太无耻了,不敢堂堂正正一战。”

    这一刻,能臣抵之深深的感到绝望和无奈。

    “将军,怎么办?”一个乌桓人急声问道。

    “撤!”能臣抵之咬牙切齿的吼道。

    撤?

    将近两倍兵力居然主动撤兵!

    乌桓人心中不服,却又不得不服,照此形势下去,他们如果不撤恐怕就得被白马义从慢慢的耗死在草原上。

    尤其是他们都是一人单马,而白马义从是一人双马,再不撤退可能后面马力不继想逃命都难。

    乌桓人只能接受现实,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跟着能臣抵之缓缓撤退。

    “哈哈……赵将军请看,乌桓人退了,兵力数倍于我等居然率先撤退,真是孬种!”管亥指着缓缓撤退的乌桓人哈哈大笑。

    “哈哈哈……”众将士跟着轰然大笑。

    “想跑?不能容这么便宜他们,要杀得他们胆寒,像当年的羌人一般,见白马即走!”赵云眼中杀机凛冽,长枪一举,率先催动胯下骏马飞奔而去。

    “追!”

    众白马义从将士豪气大发,紧紧的跟着赵云身后如下山猛虎一般冲杀了过去。

    白马义从个个都是骏马,又一人双骑轮换着用,马力消耗不大,很快就最近乌桓人百步之内。

    “射!”

    随着赵云的断喝,弩箭如雨,对着乌桓人的背部倾泻而出。

    乌桓人后军大乱,惨叫声震天,纷纷纵马拼命的向前冲去,又撞乱了前军的阵型,整个队伍乱成一团。

    “调头,调头,迎敌!”能臣抵之气急败坏的大吼。

    可是乱军如潮,将他都不知挤到哪里去了。

    咻咻咻!

    背后又是一轮箭雨,致使乌桓军更加混乱不堪。

    等到能臣抵之砍杀了几名乱冲的士兵,将阵型逐渐整顿好时,白马义从已经在他们后面激射了三轮,乌桓死伤又达三四百人,这样乌桓军的兵马又损失了上千人,而白马义从几乎是毫发无损。

    “杀!跟他们拼了,不死不休!”能臣抵之双目尽赤,凶戾之气,歇斯底里的吼道。

    吼!

    乌桓人齐齐大吼,迎向白马义从玩命的冲了过去。

    咻咻咻!

    咻咻咻!

    等到乌桓人冲到白马义从近前五十步内时,白马义从又已激射了两轮弩箭,这才调转马头狂奔而走。

    “追!不要停!”能臣抵之已经陷入了疯狂,提着长刀嘶声吼道。

    ……

    残阳斜照,鲜红的霞光照在草地上,将整片草原照得红通通的,像血一般。

    夕阳之下,数千骑兵在草原上纵马狂奔,打得那马都快飞了起来,在他们背后一队身穿白袍银甲的骑兵如影相随,不时的射出一枝枝弩箭。

    仔细看过去,那群追兵正是赵云所率的白马义从,而前面奔逃的自然就是能臣抵之及其部曲。

    六千多乌桓精骑被杀得只剩下四千五六百名的骑兵,而那些坐骑不满七尺的骑兵基本都被杀得干干净净。

    噗!

    一枝弩箭激射而来,又一名乌桓人被射落于马下。

    咴~

    一匹骏马悲嘶一声,臀部上中了一只弩箭,痛得它前蹄扬起,将背上的乌桓兵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然而乌桓人头也不回,只顾拼命的鞭打着马背,那些骏马都被他们打的飞了起来,仍剩四千五百人的乌桓精骑,战意彻底崩溃了,根本没有勇气回头再战,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跑得越远越好,彻底离开这群白色的魔鬼。

    赵云眼见乌桓人已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之夭夭,已离公孙白的驻地达到三四十里远,这才勒住马脚,高声喝道:“追击到此为止吗,不可离开亭侯太远,否则恐有危险。”

    众白马义从这才缓缓的勒住马脚,满脸惋惜的神色。

    ……

    暮色逐渐降临,迎接凯旋而归的白马义从的公孙白,满眼的幽怨,赵云等人奔杀了一天,消耗了他上万枝利箭,带回来得一千多匹马,只有两三百匹七尺骏马,还有有近千匹战马在七尺以下,不过好在没几个受伤的,这趟兵甲币还是赚了一千左右。

    赵云拜见了公孙白之后,立即对郭嘉深深的施了一礼道:“先生大才,此袭扰之战术,虽然简单却极其有效,赵某深为佩服!”

    郭嘉眼见赵云如此谦卑,神色也动容,急忙向前一把将赵云扶了起来。

    一直以来,郭嘉在众人眼中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吃喝嫖的浪荡子,很多将士都看他不顺眼,不明白公孙白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高看一眼,但经过此两战之后,众人不觉深感服气。

    大军就地安营扎寨,这次赵云又带来上百匹死伤的战马,足够众军士大快朵颐了,营地上响起一片欢呼声。

    ps:今天周一,大家给把力,把推荐票砸一砸,让虎哥冲个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