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五十八章 本侯将踏月而来

第五十八章 本侯将踏月而来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公孙白率着赵云和众白马义从四处溜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驿馆的所在。

    驿馆门口不时的有衣甲鲜明的袁军将士进进出出,门口的黑山军守卫不过七八人。袁军多达两三百人,自然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这七八个守卫不过象征性的在大门口值岗而已。

    公孙白远远的打量了一下驿馆四周的环境,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挥了挥手,便率着众将士纵马而回。

    奔回临时驿馆前百米之外,就见一名黑山军小头领迎了上来,急声道:“亭侯总算回来了,我们家小姐已在大堂内恭候亭侯多时了。”

    公孙白神色微微一愣,问道:“你说的莫非是张墨小姐?”

    “正是。”

    公孙白满脸的疑惑之色,难道这年代的女子这么不矜持,见到帅哥就主动送上门来,还在屋内等候?不过,真是这样,本侯倒是很喜欢。

    随着那名头领的带领之下,公孙白奔到临时驿馆前,下了马,向大堂之内走去。

    刚刚踏入大堂,张墨的那张精致的俏脸便映入他的眼帘,只见这个长得祸国殃民的九分半女,背着长长剑筒,正跪坐在大堂正中的案几后,满脸的焦躁之色,不时的朝大堂门口望去,刚好看到公孙白踏入门来。

    张墨一跃而起,迎着公孙白一拜:“民女张墨,拜见广宁亭侯!”

    公孙白急忙还礼笑道:“墨姑娘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请恕本侯有失远迎。”

    张墨神色一愣,随即似笑非笑的望着公孙白,缓缓的说道:“亭侯,此间寒舍好像是我家的,至于蓬荜生辉,那也是因为亭侯的光临。”

    公孙白的脸色瞬间僵住了,我勒个去,说实话的美女也不是那么可爱的。

    公孙白打了个哈哈,干笑道:“不知墨姑娘有何吩咐,莫非是前来收房租的?”

    张墨扑哧一笑,笑靥如花,随即又板起脸来,神色严肃的再次对公孙白拜礼道:“民女此来,是来向亭侯求医的。”

    “求医?”公孙白一愣,随即哈哈笑道,“姑娘恐怕走错门了,若是求医应找郎中才对。”

    张墨淡淡笑道:“亭侯能死生而肉白骨,若是郎中能医好的病,民女就不冒昧求助亭侯了。”

    我去,你叫我救,我就得救啊,怎么也得吊吊胃口,否则若是有求必应,宠坏了你的脾性,岂不是日后得把搓衣板跪穿?

    公孙白又打了个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本侯得有祖传秘方,专治疑难杂症和各种不服,什么伤风感冒、头重脚轻、腹痛腹泻的,管保手到病除,绝无后遗症。”

    张墨微笑道:“亭侯不用如此大动干戈,只是民女有位姥姥,患了区区腿疾而已,相信对于亭侯来说,必然是手到病除。”

    公孙白望着张墨那如花的笑靥和滴溜溜的黑眼珠,心中莫名一寒,这明显是实力坑老公的表情啊,所谓区区腿疾而已,肯定不是那么简单,忙问道:“姑娘可否叙述更详尽一点?”

    张墨轻描淡写的说道:“只不过膝盖以下,近二十年不能动弹而已,亭侯不必担心。”

    公孙白瞬间只觉得牙痒痒的。

    二十年不能动弹,我去,这不是15点健康值能搞定的,更重要的是,你未来的老公不是这么轻易坑的。

    他收敛起笑容,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眼中充满犹豫和为难之色,缓缓的沉声道:“太久了,太久了……二十年不能动弹,二十年啊……几乎已无治愈的希望了……唉,回天乏术啊,回天乏术……”

    张墨脸上那祸国殃民的笑容也凝注了,呆呆的望着公孙白,神色黯然,满眼的失落之色,许久才低声说道:“既然亭侯也无能为力,民女打扰了。白日之事,多谢亭侯出手相助那对可怜的母子,民女在此再次道谢。”

    公孙白望着这名原本骄横而霸气的小蛮女,突然满脸的哀伤之色,不禁心中一疼,终于不忍的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唉……”

    张墨眼中露出亮光出来,惊喜的问道:“只是如何?”

    公孙白淡淡的说道:“不瞒墨姑娘,本侯稍懂点小仙术,或许可治愈,只是却要消耗本侯的寿元。”

    张墨眼中的神色瞬间又黯淡了下去,接着又亮了起来,问道:“可否耗用民女的寿元?”

    她白日领教过公孙白的神奇,自然是深信不疑。

    公孙白望着她那决然而充满希冀的神色,心中再次不忍,不再调戏她,笑道:“虽然要消耗寿元,但是并不多。本侯对墨姑娘一见如故,既然是墨姑娘的姥姥,就是本侯的姥姥,少不得一定要将姥姥的病治好,还请墨姑娘放心。只是本侯白日已消耗寿元和法力,须给本侯半日时间恢复即可。”

    张墨被他这一番话震动了,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公孙白那白皙如玉的脸庞,心头怦然而动。

    姥姥说,会有一个英武而俊俏的小郎君,穿白袍,骑白马,带着一驾四匹白马拉车的金马车,前来迎娶她,在后面还跟着三千名白马骑兵,前来迎亲,会是他么?

    可惜,他终究只是为两家联盟而来,不是真心为了她。也罢,只要这个男人能治好姥姥的腿,若父亲应允他的婚事,就与他相伴一生,铺床叠被,报此大恩,若是父亲最终选择了袁家,就算是挣破樊笼,与他私奔,也要报答此份恩情。

    张墨扬起头,双目坦然的迎向公孙白那墨玉般的双眼,缓声道:“如此,则今夜初更之时,民女再自来请亭侯相助。”

    公孙白忙道:“不劳墨姑娘亲来,只须吩咐门口守卫带路即可。”

    张墨也不再坚持,双手一抱拳道:“好,今晚民女就在府中恭候亭侯大驾!”

    公孙白微微一笑,极力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风度翩翩的模样,哈哈一笑:“本侯今晚将踏月而来,不见不散!”

    张墨点了点头,转身飘然而去。

    公孙白回过神来,拉开了兵甲系统,点选了神秘技能系统。

    “命疗术2级,熟练度357/500。”

    看来,今天下午在黑山城内将会多出一百多名幸福的山民……

    ***************

    月色如水,照耀在群山丛中的黑山城内,虽然这初冬季节显得很清冷,但是却明亮如昼。

    月色下的临时驿馆,公孙白头戴白玉冠,一袭白袍,腰佩长剑,手中摇着一把鹅毛羽扇,端坐在白马背上,显摆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在数十名黑山军的簇拥下,往街道口奔去,身后只跟得赵云一人。

    眼看就要奔到街道口,前面带路的黑山军将士突然停住了,公孙白愕然的朝前面望去,不觉心头一沉,脸上露出一丝杀气。

    只见前面戈戟如林,数百名袁军士兵杀气腾腾的堵在街道口,队伍的最前面,袁昱和高览一前一后勒马而立,不怀好意的望着人群中的公孙白。

    “放肆,这里可是咱黑山军的地盘,你等想干什么?”那带路的黑山军首领怒喝道。

    袁昱阴测测的笑了:“对不起这位兄弟,本公子欲找广宁亭侯去驿馆中畅谈一夜,还请诸位兄弟借过。”

    公孙白不禁气笑了:“袁昱小儿,你敢害我?”

    袁昱脸上露出狠毒的神色,哈哈笑道:“勾引女人之道,本公子的确不如亭侯,如今既然墨姑娘深夜邀公子入府,这花前月下的美事,本公子原本不该打扰,只是如今事关重大,不得不在亭侯面前放肆了。”

    卧槽,这逼货居然把治病救人这么正能量的事情,想成约炮了,特么的有这么高调的约炮吗?

    公孙白身后的赵云闻言不禁大怒,纵马挡在公孙白身前,手中的龙胆亮银枪一抖,冷声喝道:“一群土鸡瓦狗,也想挡广宁亭侯的去路!”

    高览也纵马而出,高声喝道:“听闻赵将军曾与颜将军大战一百回合不分胜负,我等甚为佩服,只是将军再勇,恐怕也难敌我等数百之众,不如请亭侯配合一下,随我等回驿馆,本将保证绝不敢伤亭侯一根毫毛。”

    很显然,高览和袁昱已感到深深的危机,一旦结亲任务失败,袁昱将再无出头之日,而高览也难以交差,所以才决意拼个鱼死网破。

    赵云眼中厉色一闪,就要大喝一声纵马而出,拼杀个痛快,说实在话,这两百多人还真没放在他眼里。

    就在此时,一阵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只听一人大喝:“何人敢在黑山城放肆,备弩,准备放箭!”

    接着便听到一阵噶啦啦的弩机声响起。

    众人大惊,抬头朝袁军背后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黑山军,至少四五百名人,前面两排士兵,正平端着大弩,一枝枝利箭阴森森的瞄准了前面的援军,大军之前,一人手执大刀,端坐于马上,正是杜长。

    高览和袁昱等人刷的变了脸色,高览急忙回头道:“杜将军,这一切都是误会,我等原本欲请广宁亭侯去馆中饮酒,既然亭侯不愿赏脸,我等就此别过。”

    说完一挥手,众袁军立即随着他和袁昱呼啦啦的退出街道口,往驿馆方向撤去。

    杜长哈哈一笑,高声道:“高将军和袁公子慢走,恕不远送。”

    公孙白这才吁了一口气,朝杜长拱了拱手,正要道谢,却听杜长哈哈笑道:“亭侯,速速去吧,好好把握此次良机。”

    ps:重要的事情每天说,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虎哥只求到1.14新书期结束,再说马上推荐票就到一万了,大家速速出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