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三十八章 刀下留人(格式乱重发)

第三十八章 刀下留人(格式乱重发)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卧槽,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

    调转马头的公孙白,昂然望着哀鸿遍野的黄巾军,心头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用白马义从这样的无双精骑,冲杀一群衣不蔽体、兵器落后且仓促迎战、阵型混乱的黄巾军,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碾压和收割人头。

    刚才这一轮冲杀,他只是纵马疾奔,手中的长枪随便乱扎了两下,便撞飞了十几个黄巾军,顺手刺杀了四五人。

    这样的战斗,简直就是刷血刷人头啊。

    敌群之中,管亥纵马扬刀一边大肆砍杀着北平军,一边嘶声吼道:“不要慌乱,我们人多,跟他们拼了!”

    然而黄巾军虽然有十万之众,却被白马义从的滚滚铁流彻底击溃了战意,再加上接踵而来的北平军的涌入,更是令众贼军士气降低到零点,全无战心,四处逃窜溃散。

    只有不到千人的亲兵跟随在他身旁,顽强的抵抗着汹涌如潮的北平军。

    完了,完了,完了……

    管亥望着四散奔逃的黄巾军,只觉心头一片绝望。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随着那摄人心魄的口号声,河岸边的那片如云的雪影又如同白色的巨浪一般席卷而来,马蹄过处,血流成河。

    白马义从中的公孙白眼见左侧前面不远处一名身材魁梧的黄巾军将领在大杀四方,忍不住查询了一下此人的属性。

    “管亥,统率69,武力80,智力34,政治10,健康89。”

    我去,这就是青州黄巾第一猛将管亥了。

    就在此时,突然见一道绿影如风而来,随着如雷般的吼声,马背上的猛将身着鹦哥绿战袍,面若涂朱,长须飘飘,如同天神下凡一般,长刀所向,绝无活口,铁蹄过处,血雨纷飞。

    公孙白望着那柄如同人头收割机一般的青龙偃月刀,眼神都看呆了。

    武圣关羽,简直太帅了!

    管亥眼见众黄巾军毫无战心,知道大势已去,原本已萌生退意,突然见一人单骑而来,直奔他的亲卫军丛中如入无人之境,不禁勃然大怒,提刀纵马疾奔而去,高声喊道:“红脸贼,安敢欺我,纳命来!”

    公孙白眼见管亥提刀相迎,不禁心中一凉:完了,这二逼要像演义中一样被二爷斩了,老子还生擒个毛毛啊。

    果不其然,等到他在敌群之中再次冲杀回来之时,大势已去、底气不足的管亥比起演义中的表现还不如,不到十个回合就险象环生,破绽百出。

    嗷~

    一声爆喝在人群之中响起,惊得周围众人魂飞魄散。

    公孙白一听这吼声,就知道完了,这显然是二爷要放大招,出暴击了,不及思索就一声大喊:“二叔刀下留人!”

    随着那声气贯长虹的爆喝,光芒一闪,那柄重达八十二斤的巨刀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管亥劈头砍来。

    没人能形容那一刀的速度,

    没人能述说那一刀的力量。

    当你还在沉醉于那一刀的风情,

    当你还在惊诧于那一刀的锋芒,

    当你还在震慑于那一刀的气势,

    死神,

    已与你触手可及。

    那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

    管亥惊骇至极,面对那夺命的光芒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锋朝自己的脖颈劈来。

    这时耳旁突然传来公孙白的吼声,接着只听手中的长刀猛然一震,一股巨力震得他双手再也无力拿稳,长刀脱手而出,接着头顶风声凛冽,一道电光从眼前掠过。

    下一刻,他只觉背上又被一股巨力击中,身子便轻飘飘的从马背上掠起,摔落在地,接着他就看到一道凛冽的刀锋出现在他眼前。

    “拿下!”随着关羽一声爆喝,身后紧紧跟随而来的军士一拥而上,将管亥扭住,五花大绑起来。

    被强行架起来的管亥,狼狈的抬起头来,双眼迷茫的朝那救了他一命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袍小将正朝着他没心没肺的咧嘴笑着。

    “叮咚!生擒管亥任务已完成,宿主获得200兵甲币的奖励。”

    公孙白笑得更开心了,对着管亥笑道:“管将军,本公子念你是条汉子,不忍杀之,你就降了吧。”

    若是他人,在黄巾军中对管亥如此赤裸裸的招降,管亥肯定早已破口大骂,可是此刻面对这个满面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的少年,竟然无言以对,只是缓缓的转过去。

    嗷~

    又是一声暴烈的大吼,这声大吼更甚于关羽的吼声,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天空中的云朵似乎都震动起来。

    就连公孙白也被这声大吼震得吓了一跳,不禁一阵腹诽:卧槽,二爷这是想吼死人啊,胆子小一点的岂不是要变成夏侯杰了。

    接着黄巾军丛中惊呼声四起。

    “卜将军被一个黑脸贼杀了!”

    “管将军也被一红脸贼生擒了!”

    “大势已去,快逃吧,晚了就没命了!”

    “跑不及了,投降吧!”

    ……

    十万黄巾军彻底放弃了抵抗,逃的逃,降的降,河面上黄巾军早已退到对岸,对岸的黄巾军也逐渐跑了个干净。

    公孙白这才如梦初醒,纵马高声喝道:“速速投降,缴械不杀!”

    他一路纵马而去,身旁的黄巾军纷纷跪了下去,将手中的兵器高高举在头上,口中高喊:“我等愿降!”

    一名手执青铜长剑的黄巾军刚刚喊出“愿降”两个字,便突然发现手上一空,手中的兵器已不知飞往何处。

    公孙白咧着嘴纵马在人群中四处蹦跶,不停的喊着“缴械不杀”,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吸收着黄巾军中的青铜兵器。

    为了遮人耳目,他下的指令是“收集身前一米内的青铜器”,所以没了那种万千兵器呼啦啦的漫天飞舞而来的震撼画面,倒也省了不少麻烦。

    然而,跑着跑着,他便发现不对劲了。

    除了外围四散奔逃的黄巾军,人群中的黄巾军大都已放弃抵抗,扔下兵器投降,可是四周依旧惨叫声不止。北平军的屠杀还在继续,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北平军提着明晃晃的兵器正在黄巾军人群之中大肆砍杀,使得那些原本已弃械投降的黄巾军又纷纷慌乱的四处奔逃,互相拥挤成一团。

    “住手!不得滥杀降卒!违令者斩!”公孙白气急败坏的大喊。

    咔嚓!

    话音未落,身旁一名队率已然手起刀落,将一名黄巾军的人头砍飞。

    公孙白愤怒欲狂,手中长枪一抖,直指那名队率,厉声吼道:“你他娘的没听到本公子的命令吗?”

    那名队率丝毫不惧的迎向他,回声吼道:“我等只听蓟侯的命令,我跟随蓟侯十余年,但凡蓟侯未下令不可杀俘虏的,便是可杀!”

    公孙白恨恨的收回长枪,纵马直奔公孙瓒的大旗而去。

    大旗之下,公孙瓒冷眼望着溃不成军的黄巾军和正在大肆砍杀的部众,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小孽畜,还真非池中之物啊,若非此小子之计,安得此大胜。”他在心中叹道。

    “父亲,父亲!”公孙白气急败坏的吼声将他从思绪中惊醒。

    公孙瓒脸上立即露出宠爱的笑容,问道:“白儿何事惊慌?”

    “黄巾军已败,孩儿请父亲下令停止斩杀俘虏。”

    公孙瓒的原本春暖花开般的脸色瞬间凝注了,随即无奈的笑道:“白儿有所不知,黄巾贼兵十万,而我军不过两万,若是以两万俘虏十万,路上恐生变乱,更何况我等还要回头攻东光城,若是率十万俘虏前往攻城,更会祸生肘腋。”

    公孙白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公孙瓒道:“只要收走他们的兵器,他等手无寸铁,衣不蔽体,不过一群农夫,能起什么变乱?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父亲岂可任意杀之?”

    公孙瓒的不觉怒气上涌,恶狠狠的瞪着他,沉声喝道:“战争,从来就是铁血杀戮,同情和怜悯只会让你的士兵变成绵羊,要想你的部曲都变得猛兽般勇猛,必须以战练兵,以杀戮锻其心智,令其心如铁石般坚定,只有双手沾满鲜血的士兵,才是真正的精兵!你知道为父为何不喜刘虞吗?因为他太仁慈了,对普通百姓仁慈也就罢了,对无恶不作的黄巾贼军,对凶狠毒辣的蛮夷羌狄也是满怀仁慈,如此何以震慑群贼?你是我公孙瓒的儿子,切切不可学刘虞小儿,沽名钓誉,在此乱世,只会成为绵羊,迟早任人宰割!”

    公孙白毫不畏惧的迎向他的目光,斩钉截铁的说道:“父亲,他等不过是无路可走的百姓而已,如今每一分一秒都会有无辜的降卒被斩杀,请速速下令停止杀戮!”

    公孙瓒不禁勃然大怒,厉声喝道:“这军中还轮不到你做主,滚!”

    公孙白愤然回头,转身对公孙瓒身后的一干号手嘶声吼道:“吹号!吹号!吹撤兵号!”

    那些号手呆愣愣的望着公孙瓒,不敢妄动。

    公孙白气急,挥起长枪,高声吼道:“快快吹号,莫非嫌本公子长枪不利乎?违令者杀!”

    话音未落,寒光一闪,公孙瓒的长槊已架上了他的脖子。

    ps:1.本周坚决双更;

    2.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重要的事情我想说千遍万遍,今天周一冲首页新书榜,请您看完本章不要无情的扬长而去,留下推荐票再走,小白于冰天雪地凛冽寒风中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