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兵甲三国 > 第一章 公孙庶子

第一章 公孙庶子

作者:湘南笑笑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兵甲三国最新章节!

    第一章公孙庶子

    夜已深,孙白望着指向两点的闹钟,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电脑也懒得管,连洗漱都省了,直接掀开被子上床睡觉。

    “老天啊,赐予我一个漂亮的妹子吧。”

    作为一个每天坐在电脑前写着枯燥的代码的程序猿,作为一个从未牵过女人的手的单身狗,每天睡觉之前都要神经兮兮的念叨一句。

    然后,他的梦想成真了!

    一觉醒来之后,他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妹子,一个漂亮的妹子!

    墨珠般的秀目,长长的睫毛,如画的眉黛,艳艳的嘴唇,一张白皙的脸蛋嫩得能挤出水来,美得像画中的江南采莲美女。

    作为一只从未沾过女人的单身狗,他有着能对着老干妈的头像开撸的ji渴劲,自然两眼都放出光来,恨不得一把将面前的美女扯上床来弄得她呲牙咧嘴才罢休。可是他终究是一只理智的色狼,脑袋里隐隐传来的头疼欲裂的感觉告诉他,此刻他多半是住在医院,面前这个八分女多半是个小护士,他敢对这美女动一下爪子绝逼会蹲号子。

    唉,多好的护士啊,可惜他只会属于高富帅的。

    他心中哀叹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呀……公子,你醒了?”

    耳旁那柔软得令人心疼的声音令他心中一激灵,蓦然再次睁开眼睛。

    公子?!

    他再次惊讶的细细的打量了面前的女子,却发现这个女子是身着淡绿色布衣,宽袖交领,窄腰曲裾,居然穿的是古装。

    他望着那双喜极欲泣的美目,不合时宜的冒出一句:“我这是在哪?请问美女你是?”

    那满脸的喜色顿时黯淡了下来:“公子受伤这么重,居然连小薇都不记得了……”

    孙白彻底懵了,急忙张眼望四周扫视了一圈,望着屋内一应的古色古香的设施,有藤织的坐榻,有青铜案几,有高脚青铜酒樽,有石质的墨砚,还有那栅栏一般的直棂窗,他终于明白一件事:特么的,老子穿越了!

    穿越,一直是他的梦想,而这一刻梦想终于成真。

    有个八分美女称自己公子,屋内的设施虽然简陋,在古代也绝非普通人家,这绝逼是穿越成富二代了。

    他的心思一下热乎起来了,没事带几个狗奴才,架鹰走犬,上街寻衅滋事,调戏良家妇女的幸福生活即将取代那每天写代码的苦逼日子,真是苍天有眼啊。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四周祥瑞万道,彩霞满天,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舒爽起来,装模作样的对那疑似丫鬟的小薇姑娘色眯眯的笑道:“咳……那个……小薇啊,本公子不知为何,一下什么都记不清楚了,你给本公子说说,这都是咋回事?”

    接下来,通过与丫鬟小薇的了解,孙白的心逐渐沉了下去。

    他此刻叫公孙白,今年十五岁,是广阳太守、奋武将军、蓟侯公孙瓒的儿子,说是儿子,其实他只是公孙瓒众多小妾所生的庶子之一,地位并不高。

    公孙瓒有一个嫡子和八个庶子,嫡子公孙续是公孙瓒的正妻刘氏所生,自然是高高在上。然而即便在八个庶子之中,他也是最不受宠的一个庶子。生性怯懦,沉默寡言,岂会被那以武称雄,纵横疆场的白马将军所看重?非但父亲经常遗忘了还有自己这么个儿子,就连其他庶子也经常欺负他。

    而他的二兄公孙邈,就是欺负他最厉害的一个。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怯懦无能的主子,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婢女,而且公孙白虽然怯懦,却处处维护着这个美婢,不让那帮缺心眼的兄弟有任何可乘之机,自然令这些凶狠的兄弟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折腾他。

    所以昨天晚上,他路过后花园中的荷花池边上时,便被公孙邈使人从背后一脚踢下了荷花池,灌了大半肚子水,捞上来之后便发起了高烧,不省人事。

    原以为就此逆袭成了高富帅,却是个爹爹不疼、姥姥不爱的小妈生的,命苦啊……孙白不觉又叹气了。

    这一年是初平二年,春,公元191年。

    董卓刚刚火烧雒阳,挟持汉献帝刘协退往长安城。十八路诸侯已散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接下来,袁绍将诱使父亲出马攻袭冀州,然后袁绍借口相助趁机占了韩馥的冀州,却没给父亲丝毫好处,于是父亲对袁绍宣战。

    界桥之战,三千白马义从几乎损失殆尽,而在后面的龙凑之战、巨马水之战,双方战成均势,经董卓遣天使调解而握手言和。

    此后,公孙瓒一直走下坡路,斩杀了刘虞之后使他得到了整个幽州,却因此丧失了民心和大义,而且日益骄矜,不恤百姓,记过善忘,睚眦必报。再后来更是疏远身边的谋臣猛将,以致后来四面皆敌,最终在198年兵败zi焚。临死之前杀光自己的妻妾和儿女,这其中被杀的儿女恐怕就包括他公孙白。

    七年,自己这个伪富二代、官二代的生命只有七年了!

    刹那间,孙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特么的这个穿越梦没做好,老子还是穿回去好好写代码吧。

    他开始狠掐自己的大腿,然而大腿上那真切的疼痛感告诉他,穿越这玩意,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此刻,他就是公孙白,公孙白就是他。

    他现在能够选择的,要么混吃混喝等死,要么挣扎一番,争取死的好看一点。

    望着脸如死灰色的公孙白,小薇一阵心疼,以为他还在想着兄弟们欺负他的事情,怯生生的说道:“公子饿了吧,小薇去膳房给公子取点吃的来。”

    公孙白依旧在发愣,对小薇的话浑然不觉。

    穿越成一个在历史上都未留下名字的无名小卒,他能干什么?

    虽说那武勇的父亲武力高达86,手下的白马义从更是威震塞外,令胡人见白马即走,但是这些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感觉自身的武力绝逼不会超过60,手下能够供他驱遣的就是婢女小薇和门口两个半死不活的家丁。而他只是一个程序猿,又不是万能理科生,炸药、火枪、大炮啥的都会造,他只会写代码而已。

    想到家丁,他抬起头朝门口两个家丁望去,耳朵里却清晰的传来嘀咕声。

    “他娘的,老子倒霉,跟了这么个不中用的主子,一辈子翻不了身了。”

    “是啊,你说这个傻子,怯懦无能,偏偏脾气还倔,一个婢女而已,续公子看上了,换上别的庶子早就双手奉上了,他却偏偏守住像个宝似的。续公子可是嫡子啊,一个庶子也敢和嫡子争锋,真是愚不可及也。”

    “续公子倒没说什么,只是可恶邈公子看他不顺眼了,对白公子下了狠手。我看啊,这事还没完,这个邈公子也是够无耻的,唉……”

    “唉……白公子为人老实啊,可是这年头人善被人欺啊。”

    ……

    两个家丁,高的叫梁宏,矮的叫李烈,似乎跟着公孙白吃了多大亏似的,却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却让公孙白听得清清楚楚,似乎有意为之。

    刹那间,公孙白整张脸都黑了,七年之后的事情如何,且先不用想,至少先想想这七年怎么过吧,别说装什么高富帅了,至少也不能装孙子吧。

    虽说自己前世也好歹读过几年大学,却绝逼是个小混混出身,街头打架这事没少干过,如今转世重生,还能被这群孙子欺负?

    正思虑着,突然见小薇跌跌撞撞的从外面奔了进来,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脸色变得煞白。

    公孙白掀开被子,一跃而起,怒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薇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门外:“二……公子……来了……”

    话音未落,却听门外响起一声不阴不阳的冷笑声:“贱婢,竟敢在厨房偷吃大夫人的膳食,这次看你往哪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小薇脸色苍白,哭声道:“我是看白公子身体不适,需要滋补,真不知这是夫人的膳食,大公子恕罪……呜呜呜……”

    公孙白的双眼落到小薇手中的竹篮之中,只见里面有一碟看起来滋味鲜美的肉片,心中瞬间明了,不觉心中最柔软的部位被什么碰了一下。

    多好的白菜啊,多好的女人啊,居然被自己碰上了,好歹没白穿越这一回。

    他轻轻的下了床,穿好鞋子,轻轻的拍了拍小薇的肩膀,挺身向前,走向门外。

    一个十八九岁,衣着华丽、神态极为阴鸷的少年已经站到了门口,身后跟着五六个身强力壮、凶神恶煞的家丁。

    那阴鸷少年原本就要闯进来,见到公孙白走向门口,便停了下来,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笑容:“五弟,昨夜睡得可好,荷花池中的清水可还鲜美?”

    哈哈哈……背后的五六个家丁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公孙白淡淡的笑了笑,不管宿主如何,他自己面对这种一上来就拉仇恨的二五仔,还真没吃过亏。

    他优雅的伸出一只小手指抠了抠鼻子,挖出一大坨鼻屎,对着公孙邈一弹:“托兄长的福,味道还好——”

    那黑色的鼻屎如同闪电一般破空而去,正中公孙邈的脸上。

    刹那间,四周静悄悄的,没人出声。

    丫鬟小薇、梁宏和李烈以及公孙邈身后的家丁,齐齐瞪圆着眼睛望着公孙白,嘴巴都惊得张成一个o型。

    公孙邈脸色大变,他欺负公孙白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公孙白敢这么干,公孙白真要敢这么干,他也不至于欺负公孙白这么多年。

    哈哈哈……

    公孙白得意的大笑起来,这招可是当年的他在街头当小混混的时候,装逼打脸的神招啊。

    “娘的,我一定是睡着了。”梁宏暗道一声,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天啊,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良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公孙邈的狗奴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会料到,公孙白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窝囊废,居然会敢如挑衅。错,不是挑衅,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攻击啊。

    “你!”公孙邈气得七窍生烟,猛的挥起拳头:“你反了你!”

    然而对上公孙白那毫无畏惧的眼神,刹那间他的主意又转变了,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有点意思,难得你这窝囊废硬气一把,兄长也不和你计较。好了,闲话少说,你的婢女偷吃大夫人的膳食,理当问罪,交给夫人处置,别挡道!”公孙邈脸色一沉,声色厉荏的喝道。

    公孙瓒正妻刘氏,原本是涿郡太守刘君的女儿。公孙瓒虽是贵族出身,却也是庶出,只当了个书佐。后来得到刘太守的赏识并将其女下嫁,并在岳父的引见之下拜得名士卢植为师,从此逐渐平步青云。故刘氏在公孙府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就连公孙瓒都要礼让三分。

    公孙邈本身也只是个庶子,地位远远不如嫡子公孙续,对公孙续和刘氏自然是百般讨好,对其他庶子却是肆意欺压,尤其是对性格怯懦的公孙白,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此刻,见到公孙白难得的表现出一点硬气,便用刘氏来打压他。身后的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就要一拥而入。

    屋内的小薇已经吓得脸如土色,全身瑟瑟发抖,很显然,二公子可以得罪,但是大夫人绝对不能得罪。

    公孙白阴测测的笑了,双手张开一拦:“老子的婢女,谁敢问罪?”

    一言既出,不但公孙邈和他身后的家丁们变了脸色,就连小薇和梁宏、李烈三人也禁不住满脸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