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止玄 > 第三章 水混自有明眼人

第三章 水混自有明眼人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止玄最新章节!

    朦朦胧胧之间,林修只感觉曾院长那只干枯的手死死的抓着自己往前跑,那速度似乎极快,甚至像是在飞纵一般。

    刮过脸上的北风如刀子一般,但奇怪的是,曾院长的手心中,竟然传来一阵让林修周身舒畅的暖流。

    另一边,走出考场的何家少爷何坤那是风采无限。大冷的天,他也不知道从家中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了一把白扇,装模作样的一边摇晃,一边漫步走在大街上。

    身后,两个家丁高举着他和林修的试卷,前面还有一个黑黑瘦瘦的家丁在高声呐喊:

    “看啰,林家小童林修,今日剽窃我家何坤少爷考卷,被王博老师当场抓住……”

    这家丁将私塾里发生的事情郎朗喊出,配上锣鼓,各种细节更是被他描绘得入声出色。街上围观的人多了,有人没听清,那不要紧,还有四五个家丁会上来给你细细解释。不到半个时辰,林修考场剽窃何坤试卷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长安镇。

    很快,在铺子里赶工的林齐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是大惊失色,愕然道:“我家修儿怎么会剽窃他人?这不可能啊。”

    林齐放下手中活计,立刻推着轮椅轱辘,挤进了人群当中。

    “你们给我住口!”看到何坤那帮人,林齐立刻大喊,他推车到人群中央,冲镇上众人喊道:“我家修儿冤枉,他,他聪明伶俐,肯定不会剽窃别人,这,这些王博老师都可以作证。”

    何坤听完大笑,“哈哈哈,王博老师作证?你可知道,你儿子剽窃我试卷的时候,正是王老师把他给逮住,你要找他作证,尽管找去吧。”

    “什么?”林齐愕然的看着何坤。

    “哎哟,那林修白白瘦瘦,生着双狐狸眼,早就看出他不学好了,这书啊是白念啰。”

    “就是就是,真是个不懂孝顺的家伙,老爹都这样了还尽干这类下作的事情。”

    “他这样的人,要是以后敢去参加大考,我肯定第一个就举报他。”

    “以后千万别让林修这样的小孩儿再去私塾上学,免得祸害了我家孩子。”

    “哼,老的是废物,小的将来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

    周围人说得越来越难听,林齐却打死也不信林修会干出那种事情。林齐如何解释,那些相熟的镇里人也都不信,还不停的用手指着他,对林修一阵数落。林齐胸中郁气上涌,后腰的老毛病此刻又是大作,两相之下,林齐嘴角不禁涌出一抹鲜血。此时也不知是谁推了一把,林齐当即从轮椅跌落坠地。

    “嘿呀,你们看看,这林家人好生无奈,自己儿子干了下作的事情,还想冲本少爷赖死赖活。”何坤冷冷的冲地上的林齐吼道。

    “我,我儿子不会干这种事情,你们,你们冤枉他……”说完这些,林齐就再也没有力气吐出半个字了。

    而周围那些人仍旧恶语相向,好似恨不得将林家父子赶出长安镇一般。

    “诸位诸位。”何坤又冲着人群大喊,“今日是我父亲五十大寿,大家莫要为这种人坏了心情,我请大家去堂上喝杯好酒,愿意给我爹祝寿的,本少爷每人打赏五十个铜板。”

    何坤话音落下,镇上的人立刻欢呼雀跃,纷纷涌向了何府。转眼间街上便再也没有了半个人影。

    过了许久,林齐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摔倒几次之后,这才坐回了轮椅。

    腰伤难忍,但林齐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自家修儿。糟了这么大冤枉,林齐不禁担心那孩子会不会干出傻事来。

    推着轮椅往家里赶,还没到门口,林齐就伸长了脖子冲屋里喊道:“修儿,你在家吗?修儿……”

    屋里没人回应,但门却是开着的。林齐心中大感不妙,连忙推着轮椅冲了进去。往里面一看,林齐当即愣住。

    只见堂屋里坐着一个衣着整齐的老者,却正是私塾的曾院长。

    看到林齐,曾院长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淡淡的说道:“别担心,你家林修在里面睡着了。”

    听到这话,林齐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大气,但旋即他又来到曾院长面前,失声呼喊到:“曾院长,我都听说了,我家修儿他冤枉啊,他自小用功,肯定是不会剽窃别人试卷的。曾院长您一定要查清楚,可不能把我修儿赶出来啊……”

    说着,林齐从轮椅上下来,就是要跪在曾院长跟前。

    他膝盖还没着地,却被曾院长一把给摁了回去。

    “好啦好啦,我又没说要赶走你家林修,你跟我急什么?”曾院长说着本想喝口水,但似乎又嫌桌上的杯子脏,最后不耐烦的挥了挥长袖。

    “那……”林齐看到曾院长出现在自己家里,本以为他多半是想将林修赶出私塾,却不想曾院长的反应和外面所有人都不同,一时半会儿,林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曾黎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林齐,忽然笑道:“你呀,老实本份,但活在这世上,像你一样老实那是要吃亏的。不过这次的事情也怪不得你们父子,都是那何坤跟那王博搞出来的。”

    这时,刚刚苏醒的林修从里屋走了出来。

    “阿爹。”看到阿爹嘴角残留血迹,林修立刻跑了上去,“阿爹,您怎么会流血?是不是那何坤欺负您?”

    看到儿子安然无恙,林齐也终于笑了出来。

    “没事,是阿爹自己摔的,修儿啊,你怎么被那些人冤枉了?”想起镇上那些人的恶毒言语,林齐的眼眶不禁又红了起来。

    “阿爹,是何坤跟王博害我,他们……”话到嘴边,林修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如何,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来冤枉自己。

    曾院长笑了笑,淡然道:“那是些不入流的道术,哼,王博那小子,没想到居然还会这一手。”

    “道术?”林修心中疑惑。

    像林修这般家境的少年,大多是不敢妄想求仙问道的。对于纵横天下,似乎比皇帝还有气派的那些玄门仙者,林修也只是听街上老人胡乱吹嘘过一些罢了。在林修脑海里,修道之人多半都是会腾云驾雾,一伸手就能点出黄金的仙人,他哪里敢把之前的事情跟道术联系在一起。

    而眼前的曾院长似乎也不愿跟林家父子多解释什么,只说道:“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啦,林修没做过那种事情,我是一清二楚的,以后还是像平常那样来私塾,但记住,莫要再跟王博那种败类来往了。”

    “哎呀曾院长,我家修儿受了这么大委屈,现在全镇上的人都在背后说他,您要是不主持公道,我们两父子以后怎么在长安镇活呀?”说着,林齐又是打算给曾院长跪下。

    “啧。”曾院长单臂一伸,便再次把即将坠地的林齐给摁回轮椅,“公道,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公道。”

    说着,曾院长看向了林修,“林修你记住,能给你公道的人只会是你自己,永远不要相信他人,这个世上,比王博下作百倍,比何坤无耻万倍的人太多了,你要想将来活得自在一些,就要时刻提防着这样的人。”

    曾院长这一席话听得林修后背有些发寒,但经过这次,林修已经明白,这人的好坏不是那么容易分辨,也不是那么绝对。过去这位曾院长在林修眼里一直都是个暴脾气,动不动就会骂人,林修对他一直是敬而远之,却不曾想今日唯一能明辨是非的,竟是这个老学究。

    可是为何曾院长明明知道真相,却不愿站出来替自己说话呢?林修望着这位花甲老人,忽然想到:“王博若真是用了道术来冤枉自己,曾院长又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

    那曾院长的眼神也好生犀利,似乎一眼便看出林修所思所想,顿时一脸温怒的说道:“林修,这件事情你可不能对别人说,要是让王博知道,小心他拿道术来祸害你们父子。”

    林修阿爹顿时皱起了眉头,“曾院长,要是照您这么说,我家林修怎么敢再去私塾?王老师可都是会道术的仙人,他万一……”

    “他算个狗屁仙人。”一句脏话从曾院长嘴里冒出来,把林家父子都看傻了,只听曾院长一脸不屑的说道:“放心,他不敢怎么样。总之这件事你们不要跟别人说起,有人背后说闲话就让他们说去,你又不会掉一块肉下来。就这样,我走啦。”

    说完,曾院长甩着两只长袖,风风火火的就离开了林家。(写书不易,求个收藏,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