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止玄 > 第一章 雪白照不亮天的黑

第一章 雪白照不亮天的黑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止玄最新章节!

    隆冬严严,大雪纷飞。

    临晨时分,九岁的林修就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离开被窝,迎接林修的是阵阵恶寒,他打了个哆嗦,一边裹紧衣裳,一边往厨房里走去。

    水缸里的水都已经冻得结冰,林修不得不把手伸进水缸里,把表面的那层冰盖给拿开。很快,小手就已经冻得通红,但他顾不上这些,阿爹很快就要起床了,他得赶紧把早饭做好。

    直到炉子里的火烧得旺了,林修这才感觉到一阵暖意。他把装着白米和清水的铁锅放上火炉,然后蹲坐在边上,取暖,添柴。

    林修虽然年纪尚小,但从七岁起,他就每天给阿爹做饭,现在已经是厨房里的一把好手。半个时辰不到,一锅香喷喷的白米粥就做好了。揭开锅盖,满屋子里都飘满了米香。林修很喜欢闻这掀开锅时腾起的第一股米香,他满足的笑了笑,然后盖上盖子,又跑到了阿爹的房间。

    林修的父亲林齐此时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林修进屋后叫了声阿爹,接着立刻上去帮阿爹穿好了衣裳,又扶着

    阿爹从床上下来,掺着他小心翼翼的坐上了床边那张木质的轮椅。

    林齐是长安镇上有名的手艺人,他能做木匠,也会编东西,过去镇上有一半的桌椅和箩筐都是经他手做出来的。可是好景不长,大约两年前,林齐在外面砍木材的时候突然从十多米高的树上摔了下来,几乎奄奄一息,好在一名猎户及时发现,林齐这才被救活。命虽然保住了,可是林齐的双腿却成了残废。从那以后,他只能依靠轮椅行走,以前能轻松应对的手艺活打那儿以后也都很不方便。更重要的是,林齐没办法自己去收集木料和竹料,只能花钱从别人手里买。

    手艺人挣的本就是辛苦钱,遭逢这样的不幸之后,林家的生活就更为拮据了。还好林齐的手艺还在,他做生意也一直本份,从不偷工减料,过去那些老主顾还是愿意关照他的。

    日子虽然是苦了一点,但让林齐老怀安慰的是,儿子林修非常懂事。自从自己出了意外之后,当时年仅七岁的林修便扛起了所有家务。煮饭、擦地、洗衣、整理,这些看似细微的事情对一个七岁少年来说,仍旧显得颇为繁重。而且林修还在私塾上学,既要用功念书,又要照顾自己残废的父亲,打理家务,有时候,当林齐看到儿子那小小的身影在屋子里忙活的时候,他忍不住的就会掉下泪来。

    不过林修自己却一点也不觉得辛苦,阿爹出了意外,林修觉得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应该做的。每当阿爹心情不好的时候,林修总会走到阿爹身前蹲下来,然后很是认真的说:“阿爹,咱们现在是辛苦一点,但等修儿长大了,我一定要让您过上好日子,找,嗯……找六个佣人来伺候您,一个给您揉肩捶背,一个给您做饭……”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两父子才会开心的笑起来。

    “阿爹,您快趁热吃吧。”林修把那碗热腾腾的白米粥端到阿爹手中,见阿爹吃了几口,这才去把自己那碗盛了出来。

    “修儿,明天私塾就要考试了,你书都背好了吗?”林齐很关心林修的学业,希望他能早日考取功名,不再被自己拖着过这样的苦日子。

    “都背好了,阿爹您就放心吧,不信您考考我吧。”林修很是自信的笑了起来。

    “嘿哟,臭小子,你知道你爹斗大的字不认得一个,就知道挖苦我。”林齐轻轻的用手指敲了下林修的小脑袋,接着说:“那你就念一首诗来让阿爹听听,也让阿爹斯文斯文,呵呵呵。”

    林修放下碗筷站到阿爹身旁,把身子挺得笔直,随后对阿爹朗朗念道:“久居寒舍杯无酒,月下孤影几多愁。莫笑清苦无人问,来年定是花满楼。”

    林修郎朗之声甚是好听,阿爹不禁学者那些读书人的样子,酸溜溜的喝了句:“好诗,好诗。”

    诗里说的什么意思,林齐是半点也没听懂。他并不知道,这首出自于诗圣李杜的早年之作,正是写出了林修心里那满满的憧憬。

    在私塾里,林修或许不是最聪明,但绝对是最用功的。几年下来,林修的功课已然是私塾四十多个少年中最为优异的。私塾的王博王老师见林修如此刻苦,便许诺林修父亲,说等到林修满过十五岁之后,就保举他去县里参加朝廷的大考。

    吃过早饭,林修便拿好课本准备去私塾。此时天还未亮,但早起温习功课已然成了林修的习惯。从上私塾那天开始,林修一直就是天还没亮就出门,在私塾里温习一两个时辰之后,再看着其他同学打着哈欠,懒洋洋的从外面走进来。

    出门的时候,林修突然听到阿爹“哎哟”了一声,回过头时,只见阿爹扶着自己的后腰,疼得牙关紧咬。

    林修知道,那是阿爹身上的老病,那次意外之后,不仅让阿爹双腿残废,也给他后腰落下了病根。每逢大雨或是肃寒时节,阿爹的后腰都会止不住的抽痛。

    “阿爹,您没事吧?要不我先送您去大夫那里?”看到阿爹痛苦的样子,林修心里非常难受。

    阿爹摆了摆手,拼命装出一副笑脸,“没事,过会儿就好了,修儿,别耽搁上学,你赶紧去私塾吧。”

    “可是……”

    “没事,阿爹还硬朗着呢,呵呵……呃……。”

    知道阿爹是在强忍着,林修心中顿时酸楚无比。穷苦人家是病不起的,去镇上找大夫,一次就要花费至少五十个铜板,这些钱已然足够林家三个月的开销了。林齐一直做手艺,小钱是有一些的,但他舍不得把这些辛苦钱花在自己身上,都留着准备将来给林修讨个好媳妇。

    走在雪地里,林修心里一直挂念着阿爹的腰伤,此刻天色黑暗,路上的人家大都还没起来,只有满地的白雪勉强照亮前方的道路。因为担心阿爹,林修一不留神,脑袋便撞在了一个软趴趴的东西上面,弹了一下,林修便一屁股倒在了雪地上。

    举目一看,林修才发现前面正站着一个比自己高出三个头的大胖子,林修刚才正好撞上他撇撇的肚子,那身肥膘滋养得好,一下就把清瘦的林修弹在了地上。

    此人林修认得,正是他在私塾里的同学何坤。何坤是镇里有名的大财主何雄的儿子,生来好吃懒做,养得膘肥体健。在私塾里,其他同学都是何坤欺负的对象,如林修这般瘦弱,何坤一只手就能提起来给扔地上。不过林修在私塾里备受王博老师喜爱,何坤平时里也就没怎么公然欺负林修。

    此刻,何坤身上穿着狐裘袍子,望着地上的林修,他鼻子里哼哼着说道:“林修,走路怎么也不长眼睛啊,撞坏了本少爷这身狐裘,你那残废老爹就是编一万个竹楼也赔不起。”

    林修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只冷冷的看了何坤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何坤一把便揪住了林修的衣裳,冷笑道:“哟呵,本少爷跟你说话你竟然敢不搭理,你真以为有王博罩着你就了不得啦?告诉你,老子要是愿意,就算把私塾拆了,那王博也不敢说什么。”

    林修又看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忽然,何坤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不仅把手松开,还满脸堆笑的对林修说道:“别生气啊,本少爷跟你开玩笑呢,嘿嘿,你看这天这么冷,本少爷打从娘胎里出来,还是头一回起这么早,你瞧这把我给冷的,我都在这儿等了你半个时辰了。”

    林修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但他也知道,能跟这何坤扯上关系的,肯定不会有好事。

    何坤很是亲热的拉住林修,贼眉鼠眼的又往四周看了看,这才说明了来意。

    “明天私塾不是要考试嘛,你也知道,本少爷天资聪颖,仙根饱满,一直都打定主意要去仙门洞府拜师修仙,私塾里那些破玩意儿我是懒得看。啧,可是赶巧了,明天也是我老爹五十大寿,我不想扫了他的兴,所以呢……”

    原来,何坤次来的目的是想找林修帮着自己在明天考试的时候作弊,何坤想以此来为他老爹何雄祝寿。何雄年轻时也是个读书人,早年间,有仙门上人曾亲口说过何坤仙根饱满,十二岁便可进入仙门,但是何雄却也希望何坤能够知书达理,就算日后真的入了仙门,也显得他何家后人更为优秀。

    只可惜何坤天生好吃懒做,别说考试,书上的字都还没认全呢。往年何坤的成绩都让何雄颜面扫地,以至于何雄曾对何坤骂道:“书要是都念不好,你也就不用去修仙了。”

    话是这么说,但修仙求道乃是世上最难得的机缘,一般人家就是求也求不来,何雄又如何能让儿子不去修仙呢。他这话也只是想激励一下自己这个成天无所事事的儿子,但何坤却也当了真,于是他这才冒着严寒来找林修。

    “嘿嘿,林修,你年年考试都名列榜首,今年就让本少爷我风光一回。”何坤阴笑着,“也很简单,明天老师出什么题你照做,只要在后面留上我的大名就行啦,我也照写,然后留你的名字。怎么样,本少爷这计策妙吧。”

    林修哪里会帮着何坤做这种事情,而且何坤所谓的妙计简直烂到极点。王博老师只要不是傻瓜,肯定能一眼识破。

    这时,何坤突然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锭银子,然后拍在了林修手里。

    “本少爷不会叫你吃亏的,这是二十辆,够你老爹去看大夫看他那老腰了。”说着,何坤很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林修立刻皱眉说道:“你怎么知道我阿爹……”

    话没说完,林修恍然就明白过味儿来,这何坤定然是一直在他家门口等着,所以才知道阿爹后腰抽痛。

    何坤笑道:“大家互取所需,你看如何?”

    “不行。”林修本来就不愿意,此刻,他更是不想再与何坤多言。

    人可以穷,但穷也要有骨气,绝不能因为这样收下别人的银子……漂亮话是这么说,可实际上,林修很想抓起那锭银子,把阿爹送大夫那治病。伤在爹身,痛在儿心。每当想起阿爹后腰抽痛时那种压抑的**,林修心里就跟刀子在扎一样。

    林修继续往前走,何坤却不依不饶的又将他拽了回来。

    “林修,你要是不帮本少爷,那从现在起,咱们都不用去私塾了,反正老子明天考完回家还是要被老爹训斥,干脆就绑了你胖揍一顿,也好出一出这口恶气。”

    被何坤那双大手抓住,林修如何也挣脱不得。何坤虽不是天生神力,但正如当年那位仙门高人所说,他体内灵根的确比常人要高出数倍,尽管只有十一岁的年纪,那力气可是跟一般的成年男子没什么两样。

    虽是如此,林修也不肯在何坤面前低头。也就是他身上那件破袄子质地不怎么好,一拉二拽之下,棉袄顿时被何坤撕裂,林修当即就蹦出老远,然后头也不回的往私塾里跑了。

    何坤力气虽大,奈何身上赘肉实在太多,加上里三层外三层的棉衣绒裤,他哪里追得上林修。跑了没几步,何坤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好你个木匠儿子,本少爷求你你不肯,明天他娘的有你好看。”冲着林修的背影叫嚷了几嗓子,何坤却也只能悻悻的回家了。

    到了私塾,林修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他知道何坤耍起无奈来,整个长安镇除了他老爹,谁也奈何不了他。自己今天这么一跑,就不知道那何坤会干出什么事来。林修倒是不怕自己被欺负,只是担心何坤会找阿爹的麻烦。

    记得去年,何坤就曾经带着一帮地痞,把同学李三郎家里的铺子给砸了,害得李三郎一家不得不搬出长安镇,再也没敢回来。那何老爷虽然当众教训了何坤一顿,但其实也根本没舍得罚他那宝贝儿子。自此,何坤的气焰是一天比一天嚣张,镇里没人敢惹他,一是敌不过他家大业大的父亲何雄,再者,这长安镇谁不知道何坤将来是要去仙门洞府修神仙的啊,连县老爷见了何坤,那,那都得点头哈腰,多说几句好话。

    林修越想,心里就越是烦闷,面前的书是看不下去,只想着现在是不是该去阿爹的铺子里看看,免得何坤一转头就去欺负他老人家。

    这时候,私塾的王博老师走了过来。林修很是诧异,因为王老师今天不是从里屋走出来,而是刚打外面回来,身上一股子呛人的酒气,走路是一步三摇,林修赶紧上去把他扶住。

    “哦……林修啊,你,又,又这么早来温习功课,真,真是我的好学生。”

    王博当年中过进士,还曾做过县令,可是因为家境贫寒,未能上下疏通,做官后不久就给扁了,此后再也没被朝廷招用。晃眼十八年,人这辈子又有多少个十八年呢,不过这人文采超群,又写得一手好字,在这家私塾任教之后,也是颇有口碑。

    当下,林修扶着王老师进了屋,然后取来热水又递到了老师手里。

    喝了几口茶水,王博醉意渐消,他叹了口气说道:“林修,老师的醉态怕是不好看吧。”

    “没,没有。”阿爹犯了老毛病,林修又担心他被何坤欺负,此刻自然是心不在焉。

    “林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来,说给我听听。”王博深知林家的事情,因为看中林修将来很可能会考取功名,王博自然是会对林修多用了些心思。只不过林家这对父子看不透王博的深层用意,全当王老师是天下最好的老师,即便手头再拮据,过年的时候,林齐还是会备齐礼物,带着林修去给王老师拜年。

    除了阿爹,林修觉得王老师是身边唯一能说上话的人,于是便把早上遇见何坤的事情告诉了王博。

    “……王老师,我只怕何坤会去找我爹的麻烦。”林修颇为担忧的说道。

    王博听完之后,用手抹着嘴上的小胡子,思索之时,眼睛也是滴溜溜的转着。突然间,他大发雷霆的说道:“好个何坤,仗着他爹有钱,竟然敢做这等有辱斯文的事情,我,我一定要找他当面理论。”

    “找他当面理论?”林修看了看王老师那双比自己也粗不到哪儿去的胳膊,心里不禁有些打鼓。

    “没错,林修你不用怕他,我王博这就去一趟何府,定要何老爷给出个说法。”说着,王博赫然从床上跳了下来,气势汹汹的朝门外走去。

    这儒生不惧悍匪般的姿态仪表,看得林修目瞪口呆。总算还是王老师会给自己做主,望着大雪中王老师那背影,林修是阵阵心安。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阿爹虽然对林修是百般疼爱,但怎奈现在身子不好,反而是林修一直在照料他。所以,王老师敢于替自己挺身而出,林修心里头怎能不万分感激。

    可九岁的他哪里知道什么是事态人心啊。

    世上真正善良单纯的人就如这满地的白雪,就算浩雪满地,却又如何照亮这昏暗漆黑的天呢。

    说这王博是个天生当老师的料还真就不假,过去呢,他都是教林修诗词歌赋,儒礼文章,而接下来他所做的,那可就是身体力行的给林修上了宝贵的一课。(喜欢的朋友请收藏推荐,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