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九荒天 > 第七十章 去找我们的护身符

第七十章 去找我们的护身符

作者:扶欢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九荒天最新章节!

    出得石楼,莫小九回头看了看顶层栏前站立的少年和聂伏尹,然后将面具重新戴在脸上走进了街道,先是去了一趟鸿来客栈,而后才返回了住所。

    进得破碎的院门,等在房门前的倪儿便迎了上来,见他身上无伤小脸上明显可见的担忧才逐渐散去,问道:“怎么样?他们答应了没?”

    莫小九揉了揉她的头,心中却在想着刚才与武小剑的谈话,他之所以找武小剑,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从机关城中活着出来,因为若是聂伏尹的人发现了城中对那扇门的指引之物后肯定会毫不迟疑的下杀手。

    “合作到是谈成了。”走进屋内,他从戒指中取出了回来途中购得的许多的箭矢,然后拿起一支在箭身上刻画隐遁符咒,说道:“后天便可前往机关城,不过你不能去。”

    “为什么?!”倪儿爬上凳子,不喜的说道:“凭什么我就不能去?”

    莫小九看了她一眼,将手中刻画好的箭矢放在了一旁。合作是他一个人去谈成的,倪儿要是去了很可能会发生意外,聂伏尹的人必定会以这个小女孩为人质威胁他交出完整的地图,他道:“聂伏尹的人会用你威胁我。”

    倪儿在桌上坐下,蹙眉道:“可我总觉得要是不去,你可能进不到机关城的最里面。”

    莫小九停下手中动作,侧头道:“我手上有机关城的内部机构图,为什么进不去深处?”

    倪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这种感觉很强烈。”

    莫小九皱眉,聂伏尹乃是六道灵轮强者,进出机关城无数次,就算没有地图也应该摸索出了一些路线,可却在长达几百年中都未能成功入得城中深处一次,再想想倪儿到此之后的莫名感应,便觉得这小丫头或许与机关城真有着关系。

    可若是带上倪儿又该如何才能做到不被威胁?思考良久不得所获,他不由起身踱步,就在刚走出一步之际他偶然心中一动想起了那个胖女人,虽不知道那女人与聂伏尹的关系,但身份绝对不一般,若是能将她抓在手中岂不是就有了保命的筹码?

    想至此,他嘴角微扬的转身,说道:“带你去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先去找一个人。”

    “找人?”倪儿见他笑得阴险便知道其口中说的人肯定不是武小剑,于是问道:“找谁?”

    莫小九收起箭矢转身出了门,待得走到院中后才说道:“去找我们的护身符,也就是你娘。”

    倪儿一听小脸上就浮现出了一片怒意,跳下桌子追上去便扑到了莫小九的背上,双手抓着他的两只耳朵猛扯道:“她是你媳妇!”

    莫小九吃痛,赶忙承认道:“好好好,是我媳妇。”

    倪儿话一出口便顿时觉得不对,怒道:“他不是我娘也不是你媳妇!”

    莫小九掰开她的小手,侧头疑惑道:“那她是谁?”

    “我管她是谁!”倪儿哼了一声,双脚缠在他的腰上双手扯住他的头发道。

    莫小九反手欲将她提下来,但却未能成功,不得已也只能任由其趴在自己背上,说道:“她既不是你娘也不是我媳妇,但她却是你我的护身符!”

    倪儿不解,说道:“什么护身符?”

    莫小九背着她出了院门向着右方走去,说道:“那女人的身份不一般,只要我们抓了她聂伏尹就不敢妄动。”

    倪儿细细思考,说道:“可要是她与聂伏尹有关系为什么身边没有护卫跟着?还有就是你抓她做过一次人质,再去会成功么?”

    莫小九自然想过这个问题,最初见到那胖女人时她身边就没有护卫,他猜测原因有二,一是护卫着实受不了她的长相和那血盆大口中使人作呕的臭气而不敢跟随,但这显然不成立,因为聂伏尹是这座城的城主没人敢违逆其意,至于二,则是她不喜欢有人跟着。

    “肯定会成功。”

    “为什么?”倪儿不知他为何这样笃定。

    两人转入一条巷道,莫小九抹了一把地上的灰尘弄花了脸,又将头发挽进了后襟当中,向着石楼外围的一片房屋走去,说道:“少爷我说能成功就能成功,哪有什么为什么。”

    见他故作神秘倪儿不悦的撅了撅嘴,然看着他侧脸上偶尔掉落的灰尘道:“你不担心被东方世家或者青龙帝国的人发现?”

    来到某幢房屋后的巷道站定,莫小九将她从背上放了下来,敲了敲其脑袋道:“年纪不大怎么记忆力这么差?我不是给你说过方向都不同么?东方世家以为我在青龙帝国的人手上,只要不临近他们住的地方怎么可能被注意到?”

    倪儿揉了揉被打之处,报以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说道:“那聂伏尹的人呢,你也不怕?”

    莫小九环视了一眼四周,然后敲开了身前房屋的大门,一掌击晕了探头而出正准备询问的人影,窜入屋内再度打晕了另一个闻声而来的人,低头看向她道:“我们都进到这里了还用得着担心么?”

    倪儿哼哼两声转身关上了大门,说道:“那走的时候呢?”

    莫小九仔细查看了一番屋内,找来一根绳子将地上两人捆绑在了桌上,用衣物堵住其嘴,而后沿着靠墙的楼梯而上,来到了二楼,确定其上无人后才走到了窗前看向外面,说道:“人都到手了还担心怎么走么?到时你我趁夜而逃谁知道?若真有人追来,那么我便直接上石楼威胁聂伏尹。”

    倪儿没再问,拉过一条凳子于窗前,站在其上看向窗外道:“那现在干什么?”

    莫小九顺势坐在凳上,说道:“等,等那胖女人出现。”

    倪儿侧头看了他一眼,“要是那胖女人不来怎么办?”

    莫小九闻言恼怒,说道:“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不能祝愿我们顺利的抓住那个胖女人?!”

    倪儿对他的恼怒视而不见,回头继续看着窗外道:“我说的事实,这种情况很可能出现。”

    莫小九更怒,说道:“那女人来与不来各占一半,你为什么就不能说好的一半?!”

    倪儿似觉得站着不舒服,干脆抓着他的头坐在了其肩上,两条晃动的小腿不断打在他胸膛,说道:“凡事要往坏的方面想。”

    莫小九仰头看着一手撑在自己头上一手绕着肩前长发的倪儿,心想这小丫头不过才从雪漠城出来不久,怎么就越来越不像以前了?他一把将之拎下了下来,指着后方的另一扇窗户道:“那叫凡是要往好的方面想!你给少爷我去守着那一扇窗。”

    倪儿也不说话,转身就向着另一扇窗走去,不过一只小手却是抓住了凳子的凳腿,然后用力一拉,然后某人就砰然摔在了地上。莫小九揉着屁股爬起身,刚欲教训教训这丫头片子,可抬头却见对方已经在对面的窗前将凳子立了起来,双手环胸的坐在其上看着窗外,对他不理不睬。

    他微有抓狂的扯了扯凌乱的衣衫,这小丫头片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来不敲打敲打是不行了,可正当他大步向前时又想到那两次被揍的情形,不禁瞬间泄下了气来,这丫头的修为和自己相同,又是女孩,且还是小女孩,自己能下得去手么?

    能下得去手么?能下得去手么?他这样自问片刻,然后便是一挑眉一咬牙继续向前,当然能下得去手,这丫头片子不知道在棺材中躺了多少年,除了能肯定性别外能肯定实际年龄么?是不是小孩能确定么?说不定比自己还大呢!再则,这里又没其他人,就算欺负了她谁会知道?

    于是抱着这般邪恶的想法莫小九几步逼近了倪儿的身后,紧接着恶狠狠的抬手便向着后者的小小肩膀抓去,可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他只觉得视线中两道灵轮一凝眼前人影一晃,落下的手便抓在了凳子上,而后还不待反应过来就觉得身体一沉,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倪儿骑在他的背上,第三次将小小的两只拳头化作了狂风骤雨,没有溅起尘埃,但却溅起了一片不绝于耳的声响以及痛叫。

    片刻之后,莫小九灰头土脸的靠在墙角,脸上青红交加,身上衣衫要么如纸皱要么破开了几条口,头发也是如乞丐一般乱成了一窝,他一手揉着生痛的后背一手摸着高高肿起的面颊,看着身前无声捧腹的倪儿恨恨不已,但同时又为这丫头手上还拿着的一张符咒而震惊,问道:“你怎么可能会隐遁符!”

    倪儿看着他的模样终于是未能忍住咯咯直笑了起来,待得许久后笑声渐止才得意的扬起了小脸,说道:“你那破书又不难,学一学就会了。”

    又不难?莫小九有种撞墙的冲动,这简化的隐遁符咒是天心亲手交与,那符咒大全上根本就没有,这丫头怎么可能在其上学来?可难不成她是看着自己绘制而学成的?但这怎么可能!这是需要何等天资才能做到的事情?!他知道只有这一种可能,可却不愿承认,于是心中无声的惊叹逐渐演变成了悲叹,若此时身下有一条地缝他必然早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