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中文网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谁又容易呢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谁又容易呢

傲世中文网 www.23zw.com,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最新章节!

    周书仁没在户部的期间,户部虽然照常运行又好像少了什么,直到周书仁回来,才明白是主心骨主。

    邱延没拍马屁,实事求是的道:“大人回来整个户部的精神都不一样了。”

    周书仁玩笑的道:“本官不在的时候,他们还能偷偷懒,本官回来可不就要表现给本官看。”

    邱延失笑,“那他们看到你回来也高兴。”

    玩笑后就是汇报了,等汇报结束,邱延才坐下喝茶。

    邱延小声的道:“你回来也知道草原部族进京求粮草了吧。”

    “已经知道了。”

    邱延继续道:“这几年来往京城的草原部族人不少,他们的眼里咱们可富余着呢!”

    “他们还盯着我们的国库。”

    邱延瞄了周书仁一眼,这是顺嘴接的话?应该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试探的道:“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咱们可是国富兵强。”

    这每年投入军中多少银子,他也是有数的,这几年陆陆续续将该换的兵器都换了,战斗力不是以前能比的。

    周书仁喝茶没回答,真聪明人说的就是邱延,“你说得对。”

    邱延松了口气,大人果然是顺嘴接的,跟着吐槽道:“细数几朝,这些部族都是打不死的,隔一段时间就会卷土重来。”

    恶劣的环境又造成民风彪悍,邱延越想眉头皱的越紧。

    皇宫,皇后寝殿内,皇后因为太子回来心情好,昨日只有他们一家四口,皇后面对后宫妃嫔脸上的笑容都没变过。

    刘妃嫉妒死了,这次出行只有太子一人,太子没在宫内也是机会,结果呢,皇上不会单独见哪个皇子,要见一起见,见面不是考校就是读书,培养感情的机会都没有。

    刘妃捏着帕子,“妾身听说太子殿下在章州十分得民心,妹妹这里恭喜姐姐了。”

    “本宫都不知道的消息,刘妃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

    话落下,皇后拍了桌子,“刘妃打听太子行踪意图不轨吗?”

    刘妃傻眼了,不是,太子在章州不是都知道吗?

    刘妃咬着牙跪了下去,“臣妾不敢。”

    皇后懒得看跪着的刘妃,“回去思过到年节。”

    刘妃深吸一口气,“谢娘娘。”

    皇后扫视着其他的妃嫔,眼底讽刺,皇子们都大了,后宫没有皇上宠爱的皇子能依靠的只有亲娘,亲娘在后宫不受宠,皇子的日子也不好过,她是皇后从不会在这上面做文章,她做到了皇后该做的,可宫内的宫女太监,她就管不住想法。

    太子不在宫内的时日,以前消停的也没少蹦跶,结果呢,皇上惦记的始终是太子,嫡次子都要靠后。

    皇后想到小儿子,皇上对小儿子不像父皇对秦王,父皇是真将小儿子疼到了骨子里,皇上却不能,如果秦王也在宫内长大,也会如她小儿子一样吧。

    临近小年,周家该走的礼基本都走完了,竹兰因为书仁回来,这心也踏实了,干什么都有精神头,还有精神核对礼单好入册。

    竹兰看着桌子上厚厚的册子,“咱们家攒了不少册子,还真不方便。”

    纸制的容易生虫子,每年都要仔细的打理才行,还要写出备份,免得原件损坏没法核对,存放十分的麻烦。

    李氏看到册子就头疼,今年的年礼是她安排的,本来有儿媳妇能帮她,可儿媳妇怀孕肚子大,她不忍心自己扛了。

    李氏,“娘,今年多了林家走礼,林家给的礼是厚礼了。”

    竹兰失笑,“今年玉露嫁到汪家,汪家的礼也比每年厚。”

    “汪家不算,以前就走礼的。”

    竹兰翻出林家的礼单,“这说明林家很看重这门亲事。”

    李氏笑着,“二弟妹看到很高兴,我听二弟妹说已经准备好给林小姐的拜年礼了。”

    “那一定是大手笔。”

    以前二房没银钱没底气,花银子没那么大手大脚,现在底气有了家底也厚了,二房两口子都是能花银子的主。

    李氏揉着肩膀,“明腾亲自去给刘家送的年礼。”

    “应该的,明年就成亲了。”

    李氏小声的道:“明腾别看忙,我儿子我知道,那小子对刘佳可上心了。”

    竹兰合上册子,“这是咱们家的风气好。”

    家风太重要了,从小生长的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周家家风好,现在多少姑娘想嫁入周家呢!

    李氏将最后几张单子入册,“娘,我现在依旧会觉得不真实,有几次做梦,我梦到我们还生活在周家村,我看到粗俗的自己都吓醒了。”

    竹兰拿笔的手顿住了,“现在还会梦到吗?”

    “不会了,可能是我不安吧,所以才会去回忆过去的生活。”

    竹兰以为李氏梦到什么了呢,原来是不安,人不安会刺激记忆,在梦里呈现很正常。

    汪家,玉露肚子还不算大,她也在陪着奶奶看走年礼的礼单,陶氏乐的教导玉露,一张张的指出与家族的关系是否亲厚。

    玉露怀孕容易累,还是硬撑着精神认真的听,汪家关系庞大,正好年礼多学多记,免得日后出错。

    陶氏讲的过瘾,小儿子入学后,她也寂寞,现在多了孙媳妇聊天,她是最高兴的。

    当初她儿子娶亲,她还没掌家,她没机会教导儿媳妇,现在不同了,玉露是个好学生,在娘家就有管家的经验,对礼单上的礼品了然于心,什么礼物看着好看,什么礼物才是真心,玉露一眼就知道。

    陶氏省心更愿意去教,起了头就没停过嘴,如果不是重孙子重要,她还想继续讲,“累了吧。”

    玉露有些累,不过还好,“还好。”

    陶氏,“你靠着休息一会。”

    玉露也没矫情,她不是亏待自己的人,“谢谢奶奶。”

    “今日也怪我说的多了。”

    “奶奶别这么说,今日也是我听的有些痴了,光想着多记忆一些了。”

    陶氏心想着,竹兰真会教导孙女,这话就是顺耳,又看向玉露的肚子,眼睛更慈爱了。

    玉露休息一会才慢慢的往自己的院子走,玉露看着树枝上的积雪,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世家大族的女人真不容易,随后又笑了,谁又容易呢,在家是轻松不也要记着复杂的关系。

    汪蔚来接娘子,就见娘子对着树笑,见娘子精神头还不错,松了口气,“笑什么呢?”